第2090章 幻术

    圆形平台上,高挑女子缓缓转身,露出绝美容颜。

    此女拥有一双漂亮的紫眸,犹如夜空璀璨的星辰,让人看一眼都为之心驰神往。

    “你就是百万年前洛神宫的创始人洛神?”

    卓文并没有下跪,而是微抬头,淡淡地看着这美丽的女子。

    紫发女子微微一笑,道:“怎么?你觉得很惊讶吗?是不是外界传言我洛神陨落了吧?”

    卓文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外界传言你在百万年前就陨落了,洛神宫也彻底成了废墟,弟子死伤无数,时间过去这么久,早已成了传说了。”

    “传言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子虚乌有的!”

    紫发女子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卓文目光闪烁,沉声道:“我听这位逆道者说你找我,难道有什么事吗?”

    紫发女子那好看的紫眸,深深地盯着卓文,嘴角微翘,道:“你前来阴晴圆缺的目的是什么?”

    卓文眉头微蹙,道:“此事与你无关吧?”

    紫发女子微微一笑,并没有生气,而是玉手轻轻放在圆台中央的高台上,从中取出一株神药。

    这株神药外形酷似一根青草,长一尺,共只有两片叶子。

    一片叶子显化月光,一片叶子显化日光,日月虚影悬浮在这神药上方,构成了日月交相辉映的壮观景象。

    卓文却是浑身一颤,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显化日月的神草,整个人愣住了,不由得喃喃低语道:“日月草……真的是日月草……”

    瞧见卓文这幅模样,紫发女子嘴角微翘,笑道:“这的确是日月草,这东西的珍贵程度,我想你比我还清楚吧?”

    说着,紫发女子玉手一挥,这显化日月虚影的日月草,便是悬浮在卓文的身前。

    卓文轻轻地将这日月草握在手里,全身一颤,目光中满是激动之色。

    梦寐以求的日月草,终于是被他找到了,而慕辰雪也终于是有救了。

    看着手中的日月草,卓文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那魂牵梦萦的倩影。

    他想起了当初与慕辰雪的种种,远古洞府的相遇,嘉神学院的相知,焚天宗的相离,最后他们以天地为见证拜堂成亲,而慕辰雪也在成亲第二日,陷入了沉睡。

    他当初发誓,一定要让慕辰雪苏醒过来,给她应该有的幸福。

    现在,他的誓言马上就要达成了。

    “辰雪……”卓文低声喃喃。

    紫发女子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诡异的弧度,与那青年对视了一眼,继续道:“你还需要什么吗?洛神宫里面底蕴深厚,你想要的,我基本都能够给予你。”

    卓文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中激动的情绪,旋即看向紫发女子,沉声道:“我前来阴晴圆缺的目的就是日月草,现在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其他的我就不需要了。”

    “但是,我知道这天上是不曾会有馅饼掉下来的,你将日月草给我,肯定不是白白交给我的吧?”

    虽然卓文此刻激动难耐,但还没因此失去理智。

    紫发女子微微一笑,道:“你说得对,我洛神宫的东西可以任你挑,但我却需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那就是天域星空髓!”

    卓文目光微眯,倒并不吃惊,之前那逆道者找到他,点出他身上的天域星空髓的瞬间,卓文就已经有所猜测了。

    见卓文沉默下来,紫发女子笑道:“我也不需要很多,只要你身上的二分之一的天域星空髓,我想日月草对你来说比其他人更珍贵,拿出你身上二分之一天域星空髓不算过分吧?”

    卓文目光蓦地变得锐利无比,心中却逐渐冷了下来。

    卓文他身上的天域星空髓可是足足有数十桶,而且还是半人高的那种大桶,储量可谓是极为的丰厚。

    原本卓文以为这紫发女子只是想要几滴天域星空髓而已,却是没想到要他身上的二分之一。

    难道这紫发女子真的拥有读取人心的本事,知道他卓文身上天域星空髓具体的储量?

    卓文感到一丝古怪,之前这青年就曾说过指名要他卓文前来,现在这紫发女子更是开口要他身上二分之一天域星空髓,而不是具体数量,这一切都透着些古怪。

    “怎么?不愿意了吗?若是你觉得亏的话,本座可以拿洛神宫任何东西与你交换,如何?直到你满意为止。”紫发女子不急不缓地道。

    卓文却是一拂袖,道:“哪能呢?日月草对我太重要了,不亚于我的性命,这可是关乎着我妻子的生死,区区天域星空髓又怎能与之相比呢?”

    说着,卓文袖袍一挥,便是取出十多桶天域星空髓,放在身前。

    站在一边的逆道者双目放光,露出一丝异样之色。

    紫发女子倒是淡定许多,但其眸子深处,依旧难掩狂喜之色。

    “爽快啊!”

    紫发女子嫣然一笑,对着逆道者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是满脸堆笑地走到卓文面前。

    “卓兄,你可真是慷慨,这些天域星空髓,我们就笑纳了!”

    逆道者说着,右手探出,摸向了面前那堆放着的天域星空髓。

    不过,当逆道者的右手恰好碰到天域星空髓的瞬间,他脸色大变,一股无形涟漪犹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将逆道者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阵盘?”

    逆道者不由得退后数步,他目光落在了那天域星空髓的大桶下方。

    只见每个大桶下边,都有着一块阵盘,阵盘错落摆放着,形成一种奇异的规律。

    “你这是什么意思?”逆道者目光幽冷地道。

    站在平台上的紫发女子,一双紫眸猛地爆发出恐怖的杀机。

    旋即,一股比星系爆炸还要恐怖的气息,自紫发女子体内暴掠而出,充斥在整个洛神宫内。

    这股气息太恐怖了,偌大的洛神宫居然剧烈颤动,上方无数碎石落下,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坍塌一般。

    卓文脸色微变,这股气息太恐怖了,比上次追杀他的幽无死还要恐怖许多,难不成这紫发女子真的是那传说中的虚天九登的洛神?

    “还不快快解开阵法?不然的话,洛神大人发怒起来,你将死无葬生之地!”

    逆道者连忙出言,神色露出一抹恐惧,仿佛真的很害怕那紫发女子。

    卓文目光闪烁,却并没有如逆道者所说,解开阵法,反而是一步跨上台阶,朝着那紫发女子掠去。

    “你想找死嘛?”逆道者忽然大喝出声。

    一掠上台阶,卓文只觉得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碾压在身体之上。

    这股威压太恐怖了,卓文只觉得全身血肉骨骼都被压成碎片、齑粉一般,仿佛他只要再上前一步,这股威压就能够将他彻底压垮。

    紫发女子冷冷地俯视着卓文,淡淡地道:“你就这么想找死嘛?不过能够承受住我虚天九登的威压,你倒也不错,不过,你若是再向前踏上一步,我不会在留手了。”

    卓文咧嘴一笑,旋即在紫发女子僵硬的目光中,猛地再次踏上一个台阶,随后缓缓地向上走来。

    紫发女子目光一凝,继续道:“看来你真的是找死啊,还不速速退去,不然你真的性命难保。”

    卓文反而轻吁一口气,仰天哈哈大笑,道:“让我退去?你们还真的是上演了一处好戏啊,逆道者,一开始那就谎话连篇,什么洛神大人,什么日月草。”

    卓文缓缓转过头,看着那被困杀这困住的脸色难看的逆道者,继续道:“这些都不是真的吧,还有这洛神恐怕也只是个空皮囊,你所创造的谎言,其实漏洞百出。”

    说着,卓文猛地一跃而起,落入了圆台上。

    此刻,紫发女子美眸露出恐惧之色,不由得退后数步。

    “滚吧!”

    卓文右手取出紫耀星河神剑,斜斩而出,剑光如水,化作无数的紫色剑光,纷纷汇入紫发女子身上。

    剑光穿过紫发女子身体,并没有对紫发女子造成任何伤害。

    但卓文嘴角却是露出浓郁的弧度,他知道这紫发女子根本就是个幻影,不是实体。

    而且这紫发女子所散发出来的那恐怖的威压,恐怕也是幻术。

    卓文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日月草,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日月草的真实触感,若是他没有怀疑的话,绝对不会以为这日月草是假的。

    与此同时,卓文心中更是震惊,这幻术也未免太厉害了吧,一开始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这里面的一切都是假的。

    而这一切,都是那被困杀阵困住的逆道者自编自导的而已。

    目的,就是卓文身上的天域星空髓。

    只是卓文疑惑的是,这逆道者到底是如何知道他卓文身上拥有天域星空髓的呢?

    而且也是如何知道他卓文名字以及其他的一些信息呢?

    掠上圆台上,卓文强大的神识不再保留,猛地扩散而出,更是运转诸生无相和诸星冥想图。

    神识化作狂暴的飓风,席卷在原地,随后周围的景象犹如布帛一般,尽数都被撕成了粉碎,化作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