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1章 相遇

    环顾四周,卓文发现周围那里还有那恢弘庞大的洛神宫,就连洛神宫周围那些整齐浩大的建筑也都消失不见。

    呈现在卓文面前的,则是一片废墟,而那所谓的圆形平台,也不过是一块破烂不堪的岩石而已。

    “好强大的幻境!”

    卓文捏碎手中那株普通的药草,目光幽冷地盯着那被困在困杀阵中的逆道者。

    他知道,方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眼前这逆道者所释放的幻术。

    卓文的神魂已经足够强大了,一开始根本看不出那一切都是假象,一切都那般的真实。

    若不是这逆道者和那所谓的洛神言语之中有些漏洞的话,卓文还真的可能会上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逆道者平静地问道。

    卓文冷笑道:“你施展的幻术很真实,我根本看不穿你的幻术,但你以及你变化出来的洛神之间的对话却漏洞百出,我想你是在这里面待太久了,人情世故都忘光了吧?”

    逆道者点点头,目光略有些迷茫,沉声道:“原本我还想好好待你的,让你在美好的谎言中,逐渐的死去,可惜的是,你太不配合了,既然如此……”

    轰轰轰!

    话还未说完,逆道者猛地直起身体,一股恐怖的气息暴掠而出,随后困杀阵便是传来源源不断地爆鸣之音。

    卓文瞳孔微缩,他凝视着那困杀阵中处于暴走状态的逆道者,心中动容。

    这逆道者实在不简单啊,居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

    当然,他也知道这逆道者擅长幻术,这气息恐怕也蕴含着幻术加持。

    只是他见识过了殉道者的可怕,这逆道者明显比那殉道者还要高级,卓文实在不敢与他正面相对。

    卓文环顾四周,目光顿时落在了后方尽头处,一座占地面积极大,但已经残破犹如废墟的建筑。

    “这应该就是洛神宫遗址了,进去看看!”

    卓文身上有这遗址的地图,知道这占地面积巨大的废墟,就是真正的洛神宫遗址。

    右脚一蹬,更是展开烛龙之翼,飞快地朝着那遗址掠去。

    逆道者也瞧见卓文的动作,脸色微变,只见他右手猛地在胸口撕扯,顿时撕开一大块的血肉。

    当然,逆道者全身血肉都是透明的,唯一有颜色的便是那些密集的血管,这些血管被他扯了下来,鲜血纷飞,极为血腥。

    “血龙缠丝!”

    逆道者怒啸一声,被他撕扯下来的血光,犹如蚯蚓一般,相互缠绕,化作了一条惊天动地的巨大血龙。

    嗷呜!

    血龙仰天咆哮,巨大的龙尾猛地一甩,便是带着巨大的龙躯,朝着卓文追逐而去,

    这逆道者的血丝极为诡异,穿透力极强,居然可以无视困杀阵,纷纷掠出,瞬间就追上了卓文。

    卓文立马祭出四十八柄无始魔金剑,迅速在半空中勾勒出复杂的纹路,轰向了血龙!

    砰!

    让得卓文脸色难看的是,这血龙极为强大,一个摆尾就将无始魔金剑所形成的杀意漩涡给轰散。

    散开的无始魔金剑,在卓文强大神识的指挥下,纷纷汇聚在卓文周身,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御。

    而卓文右手持着紫耀星河神剑,左手紫意浓郁凝聚出另一把紫剑,七重道意立马使了出来。

    只见卓文双剑齐出,开始一招一式使出了毁道剑术,恐怖强大的剑光,犹如流水一般,倾泻而出。

    从第一招的剑刺荆棘,一直到第七招的剑游太虚。

    在七重道意的加持下,七式剑招的威力整整提升了七倍。

    砰砰砰!

    七式剑招尽数落在血龙身上,原本势如破竹的血龙,也在这一刻,庞大的龙躯也停滞了下来,表面猩红的血光,此刻反倒变得黯淡了许多。

    “剑龙斩天!”

    在血龙暗淡的瞬间,卓文乘胜追击,双手紫剑猛地一斩而出,恐怖的紫色剑气,洋洋洒洒地挥洒而出,最终凝聚成两条惊天动地的紫色巨龙。

    两条紫色巨龙一左一右,猛地将血龙夹击在中间,怒张着恐怖的龙嘴,将中间的血龙狠狠地撕扯成两半。

    剑龙斩天是毁道剑术九招剑术中的第八招,威力比第七招的剑游太虚要强大许多,而且还是双剑齐出,更是在七重道意加持之下。

    这一招剑龙斩天的威力之强,绝对是达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即使是逆道者所使出的血龙,依旧被其轻易湮灭。

    剿灭血龙,卓文背后烛龙之翼猛地一扬,便是在原地留下数道残影,没入了那洛神宫废墟内部。

    “啊!这个混蛋,决不能让此子找到那天道之血,一旦被其找到,洛神宫将会不复存在,而我这个逆道者以及殉道者都将会烟消云散。”

    逆道者咬牙切齿,右拳猛地轰在困杀阵上,只见他那拳头中密集的血管纷纷爆裂,随后他的拳头便是爆发出令人恐惧的能量。

    轰隆!

    顿时间,困杀阵犹如强弩之末一般,寸寸崩溃,而逆道者则是化作一道旋风,涌向那后方的洛神宫废墟。

    “咦?那是逆道者?这逆道者想要进入那洛神宫废墟,莫不是发现了我们,想要将那天道之血藏起来吧?”

    此刻,姚雄和帝灵走出了无相大阵,一眼就瞧见了不远处,破开困杀阵,犹如失控的猛兽一般的逆道者,朝着那洛神宫废墟而去。

    “姚兄,你这话是何意?这逆道者知道天道之血藏在何处?”帝灵诧异地问道。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决不能让这逆道者进入洛神宫废墟里面。帝兄,赶快去拦住那逆道者,一旦让这逆道者进入洛神宫废墟内部的话,这家伙将会变成不死之身,打都打不死!”

    姚雄说着,便是从灵戒之中取出一个数尺长的铁盒。

    与此同时,他又是取出一枚符箓贴在这铁盒表面,猛地将其一抛。

    只见那符箓表面的符纹顿时亮了起来,随后一条条不规则的光线,衍生开来,将铁盒全部都布满。

    当光线将铁盒布满后,这铁盒凭空消失在原地。

    当铁盒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那逆道者头顶上空。

    逆道者也注意到头顶上的铁盒,眉头一蹙,刚想要随手将这铁盒轰开的时候,这铁盒猛地爆开,里面衍生出密集的铁链,每根铁链表面充斥着耀目的光线。

    铁链犹如灵蛇一般,环绕在逆道者周身,猛地一缩,便是将逆道者团团捆住。

    逆道者猝不及防,身处于半空的身体,狼狈的摔倒在地面。

    “两个混账东西……”

    逆道者怒吼出声,随后体内血管不要命地爆开,其周身的锁链纷纷碎裂。

    在逆道者轰开锁链的瞬间,帝灵和姚雄两人也已经赶来。

    两人不由分说,立马使出神通和神器,毫不客气地朝着这逆道者招呼而去。

    两人知道这逆道者擅长幻术,在后者使出幻术之前,他们就必须要以雷霆手段攻过去,让这逆道者来不及施展幻术。

    果然,逆道者应付地疲于奔命,颇为勉强。

    特别是姚雄,他从灵戒中取出一柄通体被繁复的符纹涂满的巨斧。

    此巨斧极为克制这逆道者,每次轰来都吓得逆道者不敢与这巨斧正面相碰,连忙躲开。

    一时之间,逆道者反而落入了下风,被帝灵和姚雄死命地压制着。

    “姚兄,这逆道者也没有你所说的那么恐怖强大,现在在我们两人的联手之下,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帝灵略有些轻蔑地道。

    姚雄却是摇摇头,道:“帝兄,你是没有感受过这逆道者的幻术,一旦你陷入了这逆道者的幻术,就相当于你进入了他所主宰的世界,想要清醒过来是很难的。”

    “陷入幻术后,你的生死完全被这逆道者所主宰,若是不及时醒过来,只有凄惨而死的一途。”

    “我们还是比较幸运,这逆道者不知为何,好似幻术被人破过一次,短时间内,还无法再次施展强大的幻术。”

    帝灵点点头,现在逆道者完全被两人压制住,所以帝灵倒也颇为轻松,便是向姚雄询问了心中的疑惑。

    “姚兄,之前你曾说过,不能让这逆道者进入那洛神宫废墟内,是因为那洛神宫废墟之内藏着的天道之血嘛?”帝灵好奇地问道。

    姚雄点点头,凝重道:“天道之血,乃是洛神宫创始人洛神所留下,这天道之血到底是这洛神从何处得到,一直都是谜题,但传说中,这天道之血与洛神晋级虚天九登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这逆道者以及峡谷中我们遇到的殉道者,其实都是因为天道之血而成了那样子的,天道之血孕育出了逆道者和殉道者。”

    “只不过,逆道者算是一种天道之血孕育而出的成功品,而殉道者则是失败品!但无论是逆道者和殉道者,一旦接近天道之血百米之内,都将会成为不死之身。”

    “天道之血可以让逆道者变得万法不侵,无论如何攻击,都是死不掉,而且就算是禁制阵法都困不住不死之身的逆道者,是个难以杀死的恐怖存在。不过,若是我们控制住天道之血的话,这逆道者无论靠不靠近天道之血都将会受到遏制。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天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