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3章 天道之血

    逆道者脸色阴沉,以他的实力,原本不会这般狼狈。

    但一连被卓文破了幻术,又被姚雄和帝灵弄得大伤元气,现在逆道者实力大损。

    而且这印在他胸前的冰莲实在古怪强大,即使这逆道者不断地使用体内血管之力,却依旧被冰莲那恐怖的寒气给冻结的死死的。

    “没想到还藏着这么一道暗门,你的城府还真是够深的啊!”

    黑衣卓文嘴角微翘,旋即右手一捏,在其掌心熊熊燃烧着一簇火焰。

    这簇火焰乃是黑衣卓文渡过了十次火灾之后,所凝聚出的强大火焰。

    虽然这火焰还不足以抵抗那冰莲的寒气,但能够护住卓文不受寒气影响,倒是绰绰有余。

    卓文看了眼前方空地上,那缓慢走来的殉道者,嘴角满是冷笑,随后目光落在了这暗门之中。

    这暗门内含禁制,想要启动这暗门,必须要破解这上面的禁制才行。

    这暗门上的禁制并不算复杂,卓文琢磨了一会儿,便是将其彻底破解,敢在殉道者前来之前,将暗门启动。

    暗门关闭,卓文只觉得一阵失重之感,他知道这暗门正快速上移。

    不一会儿,失重感消失,暗门也彻底停了下来,随后紧闭的暗门重新开启。

    卓文根本没理会那被冰封住的逆道者,而是径直走出暗门。

    只见,暗门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大殿。

    大殿内伫立着十二根巨大石柱,每根石柱都燃烧着蓝色火焰,整座大殿蓝幽幽的,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大殿尽头,有着两个眼睛形状的巨大窟窿,而在两个窟窿中间,则是坐立着一根白玉高台。

    这高台足有五丈高,高台顶端拥有四个尖角,托着金色圆盘。

    卓文的神识探测过去,发现这金色圆盘中间,有着一滴蓝色的液体。

    不过,当卓文的神识接触到这蓝色液体的瞬间,卓文的神识瞬间崩溃。

    瞬间,卓文延伸出去的神识尽数崩溃,甚至卓文的神魂空间内的神魂星系,居然也接连崩溃。

    卓文吓得喝了一口天域星空髓压压惊。

    但让卓文冷汗直冒的是,即使他服下天域星空髓,将神魂重新恢复巅峰后,那崩溃的力量依旧在他神魂空间内肆虐。

    无奈之下,卓文只得继续喝天域星空髓,并且强忍着神魂崩溃所带来的剧痛。

    这种崩溃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才逐渐地消失,而卓文则是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额前冷汗直冒,背后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恐怖!”

    卓文心有余悸,心跳更是紊乱不已。

    方才神识探测那蓝色液体的瞬间,他发现那液体中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

    这股能量并不是实质性的,而是蕴含着一种规则。

    而且这种规则极其霸道,比当初黑衣卓文渡第二十次雷灾遇到的那星空规则还要恐怖。

    “天道之血?”

    卓文目光虚眯,低声喃喃。

    天道之血这个词,还是黑衣卓文化作尘埃,隐藏在洛神宫入口的时候,听那逆道者口中所说的。

    至于天道之血到底是干什么的,卓文却是一无所知。

    不过,在感受到这天道之血内蕴含着如此恐怖的规则的力量,卓文知道这东西绝对不同寻常。

    卓文甚至猜测,姚雄和帝灵两人千里迢迢地进入这洛神宫遗址内部,应该就是为了这天道之血。

    “本尊已经进入洛神宫内部寻找日月草了,这天道之血我就先收起来,至于其具体的用法,看看能否从那姚雄身上探到一些消息。”

    黑衣卓文目光闪烁,决定先将那天道之血收起来再说。

    当然,这天道之血上面的规则力量实在太恐怖,卓文想要取下这天道之血,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深吸一口气,黑衣卓文缓缓地朝着那白玉高台走去。

    “好强大的规则力量!”

    卓文瞳孔微缩,在接近白玉高台的瞬间,卓文就发现那天道之血所逸散出来的规则的力量,犹如万千巨山,碾压在他的躯体之上。

    卓文在行走的过程中,更是运转玄黄不灭,只见他全身黄光弥漫。

    玄黄不灭乃是卓文从太清仙境的藏经阁内所得,当然变相的说,其实是太清送给他的顶级炼体虚天神通。

    此神通共分五个境界,分别是后天、先天、千钧、万象和玄黄不灭。

    卓文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境界万象的程度,只见他周身的黄光显化出一道道神象虚影,密密麻麻,足有近万之多,数都数不过来。

    噬的肉身配合玄黄不灭,使得卓文此刻的肉体之强,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

    但即使是这样,卓文的肉身在这天道之血的规则力量碾压下,全身咯咯咯地响着,仿佛他全身骨骼都错位粉碎了一般。

    卓文目光坚定,丝毫不惧全身骨骼崩碎的疼痛,脚步坚定不移地向前走去。

    随着卓文不断接近白玉高台,威压越来越恐怖。

    咔擦!

    只听一声脆响,随后卓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右脚骨骼崩裂,而他则是跪在地上,完全起不了身。

    卓文眉头微蹙,立马服下天域星空髓,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接下来,骨骼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卓文双脚、双手、全身甚至头骨都承受不住那股恐怖的威压,不断地碎裂。

    但卓文却坚定不移,丝毫不为这等疼痛所屈服,而是服下天域星空髓,不断地在骨骼碎裂与恢复徘徊挣扎着。

    这种诡异的循环持续了足足三天,卓文也忍受了这种非人的疼痛三天三夜。

    终于,卓文周身的黄光骤然旺盛了起来,周围显化的神象虚影,长鸣一声,竟是融入黄光之中。

    黄光越来越旺盛,越来越浓郁,最终整个大殿都被这黄光充斥着。

    即使是大殿石柱上的幽蓝火柱的光芒,也被这黄光所掩盖。

    卓文全身骨骼再次恢复,随后重新站了起来,而施加在其身上的恐怖威压,也是在这一刻,却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居然在这天道之血的规则力量的压迫下,我的玄黄不灭终于彻底突破了,由第四层次的万象境界,突破到了第五层次玄黄不灭。”

    卓文双目满是振奋,他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彻底地将玄黄不灭修炼至顶峰大圆满的程度,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长笑一声,卓文一跃而起,很是轻松地掠至高台脚下,他微抬头,仰视着那被高台托着的黄金圆盘,咧嘴一笑道:“天道之血真是恐怖如斯,但依旧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说着,卓文大手一张,一把将那黄金圆盘捏住,便是缓缓地拿了下来。

    与此同时,卓文的右手竟然在不断的崩溃,瞬间手掌就消失了。

    卓文不慌不忙,而是服下天域星空髓,用完好的左手将黄金圆盘拖住。

    这天道之血的恐怖,他早就有所预料,未接近这天道之血都能够将他弄得那般狼狈,他若是用手去触碰这天道之血,能好过才怪呢。

    “不知道噬体内世界能否装得下这天道之血?”

    黑衣卓文目光犹豫,按理来说,噬的体内世界是卓文见过最坚硬的物体,可以承载世间万物。

    只是这天道之血实在不一般,他有些担心噬体内世界会因为这天道之血崩溃。

    但现在除了噬的体内世界以外,卓文还真的没有好的地方可以装下这天道之血。

    不过,这白玉高台能够托着这天道之血如此悠久而无损,恐怕这白玉高台不简单。

    卓文目光落在了白玉高台上,将黄金圆盘放在一边,卓文右手触及白玉高台,发现这白玉高台表面如羊脂般光滑平顺,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先试试看!”

    卓文右手成刀,将白玉高台拦腰斩断,随后截下数尺长宽的一块白玉,右手成爪猛地抓向白玉正面,将其炮制出黄金圆盘那般大小。

    小心翼翼地将黄金圆盘放进白玉之中,卓文又使用其他的白玉做了一个密封的盖子,将这黄金圆盘彻底密封在了白玉之中。

    让得卓文惊异的是,白玉盖子密封之后,天道之血蔓延出的那股恐怖的威压居然烟消云散了。

    “这白玉还真的有用啊!”

    卓文目露惊喜,这白玉他检查了许多遍,发现仅仅只是普通的玉石而已,但就是这普通的玉石,居然可以封住天道之血。

    看来这天下还真的是一物降一物,任何事物都拥有相应的弱点,而这恐怖的天道之血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