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7章 真假

    帝灵满脸狂喜,目光灼灼地盯着那斜躺在地上的卓文。

    “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帝灵强行压抑着心中的喜悦,缓步来到卓文身边。

    不过,帝灵却并没有因此降低警惕,在走来的过程中,强大的神识不断的扫视着卓文,在确认卓文是否真的中毒了。

    在反复确认后,帝灵目光幽冷,右手成爪,猛地对着卓文的躯体抓去。

    砰!

    帝灵一把捏住卓文的身体,随后只听一声闷响,随后帝灵诧异的发现,他手掌心哪里还有卓文,居然是一堆毫无卵用的碎石。

    “幻术?”

    帝灵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立马就是飞退。

    但他还未退出多远,身后传来一道沉闷的响声,接着一股巨力作用在他的背后。

    闷哼一声,帝灵后退的趋势停住,这才发现周围出现了一道道无形涟漪。

    “困杀阵!卓文,你暗算我?”

    帝灵目光阴冷,低吼一声,顿时全身黑雾爆发开来。

    黑雾内涌现出无数的黑色雷电,在雷鸣之中传来声声马蹄之音。

    一匹神骏无比的黑马,自黑雾之中掠出,马蹄上带着滚滚黑雷,气势如虹,声势浩荡。

    帝灵猛的踏上黑马,黑雷充斥周身,竟是化作一道森黑冷冽的黑甲,其右手之中蕴含着炽烈的黑雷,显化出一柄丈许大的方天画戟。

    黑马仰天嘶吼,马蹄如风,瞬间如一道闪电,消失在原地,随后周围无形涟漪所形成的困杀阵,彻底的破碎湮灭。

    在困杀阵破灭的瞬间,帝灵就瞧见迎面掠来的卓文。

    只见卓文右手持着紫耀星河神剑,周身环绕四十八柄无始魔金剑,如电般飚射而来。

    “找死!”

    帝灵冷笑一声,手中方天画戟猛的甩出,而其脚下的黑马更是配合帝灵,迅速掠出。

    黑马的冲力加上帝灵的臂力,使得帝灵甩出的这一戟气势恢弘浩荡,周围的空间都崩碎开来,无数罡风犹如狂风海啸一般,席卷而起。

    噗嗤!

    方天画戟击破紫耀星河神剑,四十八柄无始魔金剑更是轰然碎裂,而方天画戟也是顺势刺入了卓文的胸口处,鲜血喷涌而出,形成一道血柱。

    帝灵右手一带,方天画戟猛的旋转起来,随后卓文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

    而血雾之中,一枚灵戒被帝灵右手一抓,抓在了手中。

    “垃圾就是垃圾,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帝灵目光满是傲意,根本就不再去管那已经爆成血雾的卓文的尸体,目光早就被手中的灵戒给占据了。

    因为,这灵戒之中很有可能存在着天道之血。

    平息心中激昂的心情,帝灵开始炼化灵戒,将灵戒上关于卓文的印记,尽数抹去。

    打开灵戒,帝灵神识探入灵戒内部,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在灵戒之中,他找到了许多连他都为之激动的宝物,里面甚至有九级神丹、神药,还有数十桶天域星空髓。

    这里面每一样拿到外面去,都足以引起整个天域无数老怪物争抢啊。

    “这小杂种在这洛神宫里面得到的宝贝还真不少啊,这次我真的是发了。”

    帝灵激动的双目血红,注意顿时落在了灵戒的偏僻角落内。

    在那里有着一个极为不起眼的黄金圆盘,而在黄金圆盘内,盛放着的是一滩幽蓝色的液体。

    帝灵之所以注意到这角落的黄金圆盘,乃是因为这其中的幽蓝色的液体所散发出的那股恐怖的气息。

    这股气息犹如山崩塌陷一般,竟是压的帝灵喘不过气来。

    在面对这黄金圆盘内的幽蓝色液体的时候,仿佛面对一尊让他只能仰望的举头神灵一般,他只能膜拜,不能亵渎。

    “这……这是天道之血啊!”

    帝灵浑身发颤,目光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只见帝灵颤巍巍地从灵戒中取出黄金圆盘,尽管这天道之血所散发出的威压恐怖之极,但帝灵却不管不顾,执意双手将黄金圆盘取出,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天道之血。

    “天道之血啊!只要未来我晋级虚天八登,我便能够靠着这天道之血,突破桎梏,踏入虚天桥第九阶,明悟生死,超脱天域啊!”

    帝灵持着黄金圆盘,仰天哈哈大笑,却根本没注意到,那黄金圆盘表面衍生出一股股的蓝色血线,附着在帝灵的双手。

    蓝色血线速度极快,顺着帝灵的双手,朝着他的体内蔓延而去。

    帝灵察觉到不对劲,立马发现那遍布双手的蓝色血线,瞳孔一缩,连忙将手中的黄金圆盘抛开。

    但让得帝灵心寒的是,那黄金圆盘犹如在他的双手生根一般,居然甩都甩不掉,牢牢地黏在他的双手内。

    而且帝灵还发现,随着那蓝色血线蔓延他全身的时候,一股彻骨的寒意,充斥着他的全身,使得他全身动作变得缓慢僵硬。

    此刻,帝灵哪里还不知道,他上当了。

    嗖!

    在帝灵全身僵硬的瞬间,一道破风声猛的掠来,速度极快,直刺向帝灵的要害处。

    帝灵全身寒毛直竖,右脚一蹬,身体猛的侧移,一柄紫剑从他的左肋一穿而过,带出一抔鲜血,洒落一地。

    帝灵强行运转全身的神力,这才看清身后手持紫剑的卓文,满脸不可置信地低吼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没死呢?”

    卓文持剑,居高临下俯视着帝灵,冷笑道:“你倒是再看看你双手,看看那上面真的是天道之血吗?”

    帝灵低头一看,猛然发现他双手上哪里还有什么黄金圆盘,反而是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莲。

    这朵皎洁的冰莲,散发着恐怖慑人的寒意,正在不断侵蚀着帝灵的身体,使得帝灵行动迟缓。

    而帝灵的下半身几乎成了冰雕,而且随着寒气不断地上涌,帝灵的上半身也逐渐凝固,出现了许多冰霜。

    “这是什么东西?寒气这般恐怖?”

    帝灵目光紧缩成针,全力催动体内的神力,想要将这附着在双手上的冰莲震开,可惜的是,根本无用,他的双脚更是犹如生根一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桀桀,不用挣扎了,这冰莲有多恐怖,我可是切身体会过的,你实力虽强,但被这冰莲定住,也是妄想挣脱开来。”

    一道阴森的声音传来,帝灵转眼看去,发现全身透明的逆道者缓步走来,脸上满是狰狞和戏谑之色。

    “逆道者,没想到你居然挣脱了姚雄的束缚?”帝灵目光阴翳地沉声道。

    逆道者却是摇摇头,道:“姚雄的束缚?那不过是逢场做戏给你看得而已,若是那姚雄真的想要捆缚我的话,我还真的挣脱不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帝灵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必与他废话这么多了,姚兄马上就要得到那天道之血了,到时候就能够助你解脱,离开这洛神宫了,而我也能得到洛神宫一半的资源,与这心怀不轨的帝灵多说话有什么用?”

    手持紫剑的卓文,脸上满是不耐烦之色,旋即紫剑划破虚空,朝着帝灵眉心掠去。

    蓦然间,马蹄声传来,只见漆黑如夜的黑马,猛的踏来,挡在了帝灵身前,随后黑马仰天悲鸣一声,猛的炸裂开来。

    恐怖的黑雷自崩溃的黑马体内涌现而出,随后钻入了帝灵体内。

    只是瞬间,帝灵整个人被黑雷充斥着,他身上的冰冻瞬间破碎,而帝灵的行动也恢复了自由。

    砰!

    帝灵右脚猛的一甩,重重踢在了卓文的胸前,随后卓文闷哼一声,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你觉得这低劣的反间计有用吗?”

    帝灵冷哼一声,继续朝着卓文掠去。

    虽然他的双手依旧被冰莲束缚住,但他此刻实力暴增,冰莲的寒气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姚兄,赶快出手!”

    卓文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不由得大喝出声。

    帝灵身形一颤,目光变得阴森恐怖,他才不信那姚雄真的会与这卓文以及逆道者联合,毕竟之前他和姚雄合作过几次,知道姚雄的性格。

    砰!

    可惜的是,帝灵还未掠至卓文面前,一道恐怖的掌风呼啸而来,带着崩天的气势,重重地砸在了帝灵腰间。

    帝灵瞳孔一缩,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不由得砸在侧边的岩壁上。

    帝灵目光寒意森森,盯着那忽然出手的身影。

    这身影穿着金色锦服,帝灵实在太熟悉了,正是姚雄。

    帝灵双目赤红,死死地盯着缓缓走来的姚雄,嘶吼道:“姚雄,你居然一直都在利用我,你简直找死!”

    帝灵低吼一声,全身气息猛的爆发出恐怖的地步,而在帝灵的胸口处,更是浮现出血色的图案。

    显然,帝灵应该是使出了可以短时间增幅自身力量的秘法。

    而他的双手上的冰莲,也被他强行挣脱开来。

    轰!

    帝灵一脚踏出,整个岩壁碎成齑粉,而他犹如猎豹般朝着姚雄掠去。

    姚雄目光淡漠,丝毫不惧此刻发了疯般的帝灵。

    帝灵与姚雄只有十米左右的瞬间,帝灵猛的腰身一扭,强行弯折方向,朝着左边空隙掠去,瞬间就消失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