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0章 渔翁得利

    帝灵却是冷笑一声道:“发生什么事情?你自己不是心知肚明吗?居然还来反问我?”

    姚雄眉头微蹙,心中意识到不对劲,刚想出口的时候,那帝灵双手掐诀,猛的砸在他自己的胸前。

    只见帝灵胸前浮现出血色的纹路,而帝灵的实力更是成百上千的增加着,瞬间突破虚天七登,达到了虚天八登的恐怖境界。

    姚雄脸色大变,低吼道:“你疯了,居然使用秘法提升实力,到时候你我都要两败俱伤,你这是自寻死路!”

    帝灵嘴角满是冷然之意,笑道:“我想那卓文和逆道者就藏在不远处吧?等我解决掉你之后,那两人本座也不会放过的。”

    帝灵确实是有这个自信,身上还拥有一滴天域星空髓,他就还有一次机会恢复巅峰。

    相对于卓文、逆道者来说,帝灵更忌惮于眼前的姚雄。

    只要解决掉姚雄,并且得到姚雄身上的那金色大刀,使用秘法又如何?

    他得到那金色大刀后,实力必然暴增,到时候在服下天域星空髓,那卓文和逆道者算什么,在他手里都将会成为挥手就能杀死的蝼蚁。

    姚雄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帝灵一脚踏在地上,顿时地面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

    “九曲鬼戟!”

    帝灵暴喝一声,手中方天画戟分出九道戟影,每一道戟影扭曲幻化出一道鬼影。

    九道不同的鬼影环绕在帝灵周身,一股阴森森的寒意扑面而来,仿若让人置身于鬼蜮一般。

    “这个不要命的疯子!”

    姚雄心中破口大骂,瞧着那暴掠而来的帝灵,不得不上去迎战。

    只见姚雄右手金色大刀抡起,金光犹如倒悬的瀑布,腾地上涌,在高空形成一道犹如夜空中银河般的巨大匹练。

    姚雄迅速斩出九刀,每一刀都精准地斩在帝灵周身的九道鬼影身上,金光爆裂,九道鬼影纷纷崩溃。

    但姚雄也深受影响,闷哼一声,不由得连连后退,每挥出一刀他都退后一步。

    在虚空上,他总共退后九步,终于是止住了身形。

    在这一刻,姚雄无疑是最虚弱的时刻,也就是在这一刻,帝灵双目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他手中一紧戟身,腰身一扭,带动方天画戟,对着姚雄身体刺去。

    姚雄已经力竭,还未缓过神来,眼见帝灵方天画戟刺来,他低吼一声,勉强挥舞金刀,将方天画戟的轨迹偏移了三十度。

    噗嗤!

    鲜血狂飙而出,方天画戟从姚雄左肋处刺入,从其背后钻出。

    “死吧!”

    帝灵目光癫狂,脸色却苍白之极,他这秘术很强大,但副作用同样恐怖,现在他能够感觉全身无力之感。

    姚雄目光更是露出狠辣之色,这帝灵都要杀他了,他如何会不反击?

    姚雄从灵戒之中取出一块不起眼的黑色石块,猛地将其抛向帝灵。

    这黑色石块在他脱手之后,表面竟是亮起无数金色的纹路光芒,随后这些金色纹路脱离而出,化作金色细线,缠绕向前方的帝灵。

    帝灵瞳孔微缩,目光闪烁,却并没有拔出方天画戟,反而发狠了一般,恐怖的神力传输进入戟身。

    顿时间,方天画戟表面爆发出无数的幽光。

    幽光犹如世间最恐怖的利刃,瞬间刺穿姚雄身体,随后在姚雄体内毫不留情地到处席卷撕扯。

    噗嗤!

    姚雄心中开始慌了,原本他以为这帝灵会拔出方天画戟抵抗他扔出的那黑色石块,却是没想到这帝灵不管不顾,就是要先把他给杀了再说。

    姚雄这个想法刚升起,方天画戟的力量已经在他的体内爆发,随后他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

    在姚雄爆成一团血雾的瞬间,黑色石块内剥离出来的金色丝线层层叠叠地将帝灵整个人包裹进去,随后猛的缩紧。

    在金色丝线包裹他的瞬间,帝灵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天域星空髓,将其含在口中。

    轰隆!

    金色丝线猛的爆发开来,紧接着便是连续不断地爆炸,越来越剧烈,越来越恐怖。

    整个阴晴圆缺大部分的地区都明显能够感受到这股恐怖的爆炸带来的震动。

    爆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便是被连绵不绝的戟影破去,随后在破碎的金色丝线中,帝灵缓缓走出,手持方天画戟,淡漠地看着那开始不断重组身体的姚雄。

    此刻,姚雄整个身体都成了一团血雾,根本没有个人样。

    一道巨大的虚天桥悬浮在姚雄上方,一股股能量犹如海纳百川,涌入那团血雾之中,使得姚雄的身体开始逐渐恢复,已经有了一丝雏形。

    “帝兄,这一切都是误会,你可别乱来!”

    漂浮在身体雏形上的姚雄神魂,瞧见那安然无恙从金色丝线中走出的帝灵,吓得六神无主。

    在姚雄看来,那金色丝线的恐怖,足以杀死重伤中的帝灵。

    但现在帝灵不仅没死,而且还安然无恙,姚雄实在想不通这帝灵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帝兄,你若是要这柄大刀,我给你,此刀名叫无上曜日刀,无限接近于次破天神器的兵器。”

    姚雄连忙将那金色大刀丢给帝灵,而他则是带着虚天桥缓缓地后退。

    现在他的肉身还在虚天桥的力量下重组,根本没什么战力,若是这帝灵执意要破坏他的虚天桥的话,他必死无疑,现在他只能拖延时间。

    帝灵接过金色大刀,随意舞了个刀花,哈哈笑道:“好刀!”

    “帝兄说的是,此刀也唯有配得上帝兄这等风姿绰约的天才,在姚某手中简直就是浪费啊!”姚雄连忙道。

    帝灵不置可否,旋即目光幽冷地看着那还在恢复的姚雄,冷笑道:“姚兄,不是帝某不给你面子,而是你不仁在先,所以……”

    姚雄连忙道:“帝兄,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之前我一直都在过道里面寻找天道之血,刚才还是第一次与你相遇,根本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帝灵却摇摇头,右脚一蹬,犹如流光般朝着姚雄掠去。

    姚雄厉啸一声,便是朝着远方逃窜离开。

    可惜的是,姚雄现在实在太虚弱了,连受伤的身体还远未恢复,速度又怎么比得上这帝灵呢?

    帝灵一步跨出,踏在了姚雄的虚天桥上,右脚一蹬,那虚天桥表面居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帝灵,你不得好死!”

    姚雄怨毒的声音传来,随后姚雄的虚天桥爆发出恐怖的能量,随后轰然爆开。

    炽烈的白芒冲天而起,帝灵来不及躲避,便是被这虚天桥自爆的能量笼罩进去。

    待到爆炸最终收敛后,帝灵身形狼狈地落在地上,衣衫褴褛,脸色苍白。

    “这姚雄还真是够果断的,居然虚天桥自爆了!”

    帝灵目光满是阴冷,虽说姚雄修为不如他,虚天桥也是点亮了六个台阶,自爆的威能也是很恐怖的。

    帝灵硬生生承受了这么一击,身心俱损,伤势可不轻啊。

    “嘿嘿,不过此次也算是赚到了,姚雄的这口无上曜日刀以及他身上的灵戒,受点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帝灵右手一摊,瞧着手中的灵戒以及无上曜日刀,咧嘴一笑,目光满是笑意。

    “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啊!”

    忽然,一道清脆的脚步声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道略带着讥讽的声音。

    帝灵脸色微凝,抬起头瞧着那带着逆道者走来的卓文,手中方天画戟一紧,冷笑道:“你来的真迟,姚雄已经被我彻底解决掉了,你过来根本无用。”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恰恰相反,我觉得我来的刚刚好,那姚雄已经死了,接着就是你了,我想有你陪葬那姚雄也不会太寂寞。”

    帝灵却是冷笑,道:“就凭你?就算你与那姚雄联合起来,我也不惧,更何况你这区区虚天三登的垃圾。”

    卓文兀自点点头,自言自语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的修为确实是太弱了……”

    “你知道就行了,给我死吧!”

    帝灵狞笑一声,暗自提起一口气,右脚一蹬,朝着卓文直掠而来。

    卓文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笑意,只见他右手拿出一块黑色心脏。

    这黑色心脏是卓文从七毒傀儡取下来的,实际上是七毒傀儡的毒囊,里面是七毒傀儡毒气的主要来源。

    卓文一把捏碎毒囊,顿时间,墨绿色的毒气犹如飓风一般,朝着四周扩散蔓延。

    帝灵却是满脸冷笑,区区毒气对他有什么影响。

    他暗自调动神力,屏住全身的气孔,余势不减地朝着卓文掠去。

    不过,当帝灵抵达卓文十米左右的距离,身形一颤,猛地跌落在地上,全身抽搐,脸上青绿交加。

    “这是怎么回事?”帝灵一边抽搐着,一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卓文。

    “天域星空髓好用吗?”卓文缓缓来到帝灵身前,笑着道。

    帝灵瞳孔一缩,死死地瞪着卓文,低吼道:“你……你怎么知道天域星空髓的?”

    “因为那两滴天域星空髓是我特意放到那里,目的是故意让你寻到,若是你伤势未痊愈的话,又怎么敢面对那姚雄。”

    “当然,为了让你更自信点,坚定你报仇的念头,所以我拿出两滴,这样你拥有保障之后,更加没有后顾之忧了。”

    卓文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却让帝灵气得吐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