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1章 奴仆

    帝灵气得牙痒痒,现在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双目赤红,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卓文,低吼道:“那姚雄……”

    “之前你所看到的姚雄是假的,而真正的姚雄不是被你杀了吗?”卓文淡笑道。

    帝灵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是给气得,他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被这卓文当枪使。

    怪不得之前那姚雄总是一脸迷惑的样子,原来帝灵他彻底误会了那姚雄。

    卓文默默地看着身中剧毒的帝灵,心中却升起一丝寒意。

    当初他拿出来的那两滴天域星空髓中,掺杂了那姚雄给他的圣禁神丹。

    那圣禁神丹据说可以提升一个小境界,极为稀有,但卓文曾经在石室中发现了另一具毒发身亡的尸体后,就知道这圣禁神丹的恐怖。

    圣禁神丹本身无毒,但是沾染上七毒傀儡的毒气的话,立马就会演变成一种剧毒,然后让服下圣禁神丹的修士立刻毒发身亡。

    当初卓文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将圣禁神丹磨成粉末融入天域星空髓里面。

    帝灵毕竟是虚天七登的修士,在卓文看来这圣禁神丹毒性再强大,顶多也就只是让帝灵行动受制。

    现在看来,卓文还真的是小看了这圣禁神丹的毒性。

    这帝灵毒发身亡起来,居然这般痛苦。

    想起先前他若是没发现那具尸体,从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下这圣禁神丹的话,卓文知道他必定要受那姚雄牵制。

    那姚雄要他卓文死,只需要使用七毒傀儡的毒气,就能让他卓文毒发身亡,痛不欲生。

    想到这里,卓文目光冷光闪烁,若是那姚雄没死的话,卓文说不定还要让那姚雄受点苦头。

    “我恨啊!”

    帝灵怒火中烧,仰天怒吼一声,竟是祭出虚天桥,居然打算自爆。

    帝灵很清楚他自身的状态,他身上的毒性太恐怖了,几乎将他全身麻痹,无法动弹。

    随着时间推移,这毒性只会越来越恐怖,最终就会毒发身亡而死。

    就算不毒发身亡,帝灵也知道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所以还不如自爆虚天桥,跟这卓文同归于尽。

    “我手中有解药,难道帝兄你想就这样死掉不成?”

    卓文忽然说了一句,原本打算自爆的帝灵,身体一颤,目光盯着卓文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不杀我?”

    卓文微微一笑,道:“帝兄,你乃是虚天七登巅峰的强者,差一步就能够晋级虚天八登,成为宗门老祖的级别的强大存在,你苦修这么多年,难道就打算这么死掉吗?”

    帝灵目光闪烁,露出犹豫之色。

    帝灵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频频的机遇以外,也离不开他的天赋和努力。

    帝灵修炼足有数万载,今日若就这样死了的话,这数万年的苦修也就毁于一旦,帝灵又怎么会甘心呢?

    “你不杀我应该有什么特殊条件和要求的吧?”帝灵冷静下来,沉声道。

    卓文微笑道:“自然是有条件,不然我为何要不杀你呢?”

    “什么条件?”帝灵冷冷地道。

    “做我的奴仆!”卓文淡淡地道。

    “痴心妄想!”帝灵目光杀机毕露道。

    卓文却不急不缓,继续道:“我可不是要你永远成为我的奴仆,而是当我一千年的奴仆,千年时间过后,你就自由,随你去哪儿。”

    帝灵犹豫了,以他高傲的个性自然不会轻易当别人的奴仆。

    但相比于这数万年的修为,帝灵却是犹豫了,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而且也不是永远成为别人的奴仆,只是当一千年的奴仆而已。

    千年对帝灵这样的强大存在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弹指间就过去了。

    “若是你还是觉得不妥的话,那大可以选择死亡,你要自爆我也不拦着你,反正我身上的天域星空髓可不少,就算你自爆数次,只要我的天域星空髓没用完,我依旧没事。”卓文淡淡地道。

    帝灵目光一亮,他看向卓文沉声道:“我要一瓶天域星空髓,那我就答应当你一千年的奴仆,如何?”

    “你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成为我的奴仆之后,你必须要遵从我的命令,不可有半分违抗,不然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卓文冷冷地道。

    帝灵目光眯起危险的弧度,但卓文却丝毫不退让,最终帝灵点头道:“可以。”

    “现在你先放开神魂,我要在你的神魂中种下奴印,到时候我才会给你解读。”卓文道。

    帝灵眉头微蹙,轻叹一口气,最终还是放开神魂,他知道现在他只能这样做才有机会活命。

    见帝灵乖乖地放开神魂,卓文暗自点点头,旋即强大的神识在虚空凝结出一道奴印,旋即印入了帝灵的眉心深处。

    只见在帝灵的眉心之处,出现了一块月牙状的金色印记,这是奴印的标记。

    只要帝灵身上拥有这奴印,那么就无法反抗卓文的意志,否则的话,就会受到奴印反噬,其中的痛苦绝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够抵抗的了。

    “这奴印在千年后,就会自行消失,我想你也应该感应的出来吧。”卓文淡淡地道。

    帝灵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道:“解药呢?”

    卓文却是一摊手,道:“先将姚雄的无上曜日刀和灵戒给我。”

    帝灵冷哼一声,便是将这两样东西同时交给卓文。

    卓文看了眼无上曜日刀,目光中露出惊艳之色。

    这无上曜日刀乃是无限接近于次破天神器的兵器,威力超越任何一件虚天神器,威力绝伦,未来将会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收起无上曜日刀,卓文打开姚雄的灵戒,低声喃喃道:“这毒药是姚雄调配的,我想解药应该在这姚雄的灵戒中。”

    帝灵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他再次感觉到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但他还是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火,默默地看着卓文在翻找姚雄的灵戒。

    不一会儿,卓文从灵戒中取出一个红色罐子。

    卓文的神识极为强大,稍微一扫,基本都知道这灵戒中存在的东西是什么。

    而且那帝灵身上的剧毒,卓文更是研究过,所以在灵戒中翻找一会儿,他很快就找到了手中这红色罐子内装着的就是解药。

    “拿去吧,这里面就是解药!”

    卓文将红色罐子丢给帝灵,而后者疑惑地将其接在手里,犹豫片刻,便是将其服下。

    不一会儿,帝灵便是发现他身上的毒素开始褪去,看来这红色罐子里装的还真的是解药。

    剧毒解开后,帝灵一声不吭地站在卓文身后,沉默不语。

    卓文却并不在意帝灵这沉默的表现,而是目光落在逆道者身上,道:“洛神宫除了天道之血之外,应该还有许多好东西吧?可是我在这废墟之中,好似并无任何的发现啊?”

    逆道者目光闪烁,却是笑道:“大人你有所不知,洛神宫其实在当年大战中化作一片废墟了,大部分宝贝几乎都残缺了,就算剩下来的,在经过这么多年来,也基本都变成了废物,所以……”

    卓文却冷冷看着逆道者,道:“原来如此,就算是没东西,我还是想要进入那洛神石像里面看看,你觉得意下如何呢?”

    逆道者脸色微变,他知道之前帝灵和姚雄大战的时候,这卓文应该是看出了一丝端倪出来了。

    毕竟,整个洛神宫都被帝灵和姚雄的大战余波给轰成废墟,唯独那洛神石像周围却布置着强大的禁制。

    若说这洛神石像里面没有好东西,谁会相信?

    虽说这卓文已经在洛神石像中得到了天道之血这么逆天的宝贝了,但以卓文的心智,他知道洛神石像应该不仅仅只放置着天道之血,应该也放置着洛神宫的底蕴。

    轻叹一口气,逆道者只得硬着头皮道:“大人,其实洛神石像里面还有一处空间,那里我也不曾去过,所以未曾对你提及过。”

    “那就带我去!”卓文面无表情地道。

    逆道者点点头,便是默不作声地朝着洛神石像走去。

    上次逆道者进入的是洛神石像的左脚的暗门,此次逆道者走去的却是洛神石像右脚,在洛神石像右脚上,同样坐落着一座暗门。

    一行三人进入暗门后,这暗门竟是猛地朝着下方坠去,与右脚的上升竟是呈现相反的方向。

    下坠仅仅持续了半柱香时间,暗门便是平缓了下来。

    暗门打开,出现在卓文面前的是一片漆黑无比的空间,唯一的光线就是空间前方尽头的一块光球。

    那光球散发着白光,犹如星辰一般,默默地散发着光芒。

    “这里是什么地方?”卓文蹙眉地问道。

    逆道者低头沉声道:“此地我是第一次来,以前虽然知道此地,但从来没进入过此地。”

    “为何?”卓文好奇地问道。

    “洛神大人有说过,这里是禁地,即使是洛神宫内部的高层,都不被允许进入这里面,而我生前也是洛神宫的一份子,自然是谨遵洛神大人的吩咐。”逆道者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