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4章 魂杀

    逆道者嘴角满是苦笑,他看着被禁锢住的无脸女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卓文不简单啊!”

    无脸女不断地挣扎,但却根本挣脱不开,恼怒地发出尖利的声音:“若不是我受损太严重,此子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卓文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无脸女,他知道这无脸女应该就是操控那蓝光细线袭击他的真凶。

    “逆道者,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还撒谎的话,那真的抱歉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卓文不再理会那无脸女,而是满脸杀机地看着那被方天画戟定在地上的逆道者。

    逆道者脸上的苦涩越发的浓郁,最终轻叹一口气道:“我说,我会把所有的都说出来的。”

    “小逆,你要背叛主人不成?”无脸女有些焦急地道。

    逆道者却意兴阑珊地道:“极西之地早就被那洛神下了强大的诅咒了,这是虚天九登的洛神以生命为代价种下的诅咒,主人根本来不了这里的。”

    “我们的等待只是徒劳而已,祭女,你还是不要抱有什么幻想了。”

    无脸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是被卓文强行封住嘴巴,难以开口。

    “说吧!”卓文淡淡地道。

    逆道者看了卓文一眼,目光中复杂之意越发的浓郁,从头到尾,他都在算计眼前这青年。

    但每一次的算计,居然都是以他失败为告终。

    他知道他的算计都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眼前这青年实在太谨慎了,其心智更是如妖般恐怖。

    “我想你也猜到了一些了吧?逆道者和殉道者并不是因天道之血而产生的,而是祭女的力量培养出来的。”

    “而我也不是洛神宫的弟子,而是大梵天宫的弟子,当初洛神离开大梵天宫后,跟随着洛神进入洛神宫的。”

    逆道者娓娓道来,便是将当年的往事重新述说了一遍。

    大致的内容与之前逆道者所说的并无太大的差异,唯一的区别就是逆道者的身份不同,以及那所谓祭女的身份。

    逆道者和祭女两人都是大梵天宫的弟子,而且也是大梵天无数年来,唯一的两名真传弟子。

    其中逆道者是比较正常的修士,倒是那祭女却是极为诡异,天生是个无脸人,一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后被大梵天带走。

    祭女自小就有一种特殊的能量,那就是神魂异常的强大,而且祭女对于神魂的运用更是达到连大梵天都啧啧称奇的地步,甚至可以将自身寄生于修士的神魂之中。

    当初洛神应大梵天要求带走逆道者,而祭女则是寄生于逆道者的神魂之中,一同进入了洛神宫。

    在洛神晋级虚天九登之后,大梵天其实就已经打起了洛神的天道之血主意。

    当初洛神出关的时候,就因为修炼了大梵天所给的秘法而走火入魔。

    那时候,逆道者立马通知大梵天,同时祭女则是从逆道者的神魂内掠出,带着大梵天留在祭女体内的能量,一举偷袭那洛神。

    祭女也是在那个时候,被洛神封印在那光球之中。

    随后,大梵天便是出现,并且对洛神出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基本一样,最终洛神陨落,极西之地成了诅咒之地,而大梵天也从此不敢踏入极西之地。

    从此,极西之地就成了真正的无主之地。

    虽说大梵天也曾派出过不少的修士进入极西之地,但都未曾寻到那洛神宫遗址的真正位置,最终就不了了之了。

    “这祭女在神魂上造诣很深厚?”

    卓文看向那被禁锢住的祭女,不由得想起此女控制的蓝光细线,目光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那蓝光细线就是针对神魂的,现在仔细想想,那蓝光细线就是神识所化。

    此女若不是处于重伤状态,卓文的神魂再强大也不一定是此女的对手,毕竟此女对于神魂的运用比他卓文要强大许多。

    逆道者点点头,道:“祭女天生在神魂上有着得天独厚的造诣……”

    “原来如此!”

    卓文低声喃喃,右手成爪,猛的将祭女的脑袋抓在手里,随后开始强行侵入祭女的神魂空间。

    噗嗤!

    祭女和卓文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卓文甚至七窍流血,脸色煞白。

    “想对我搜魂?你真的以为自己的神魂强大就能够擅自入侵我的神魂空间吗?神魂强大有什么用,你也要会运用神魂的方法才行。”

    祭女嘴角满是嘲弄之色,虽然她全身被禁锢,但卓文神识侵入她的神魂空间,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卓文却是不怒反喜,服下一滴天域星空髓,笑道:“那就再来!”

    瞧着那因为服下天域星空髓而瞬间恢复的卓文,祭女俏脸彻底凝固了下来,心中暗骂这卓文实在浪费。

    只见卓文一次次尝试着神识侵入祭女的神魂空间,但一次次都败兴而归。

    不过,卓文却并不气馁,而是继续一次次地以神识入侵祭女的神魂,同时推演着祭女使用神魂的方法。

    轰!

    两个时辰后,祭女身形一震,七窍流血,脸色煞白。

    卓文双目精芒闪烁,神识毫不客气的灌入祭女的神魂空间深处。

    祭女毫无反抗,身形颤抖,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卓文强行搜魂的痛苦。

    搜魂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卓文的神识重新收了回来,目光流露出明悟之色。

    这祭女确实是天赋异禀,她的记忆中可是记录了许多关于神魂的强大运用之法。

    若是卓文学会了这些神魂运用之法的话,他的神识的威力起码会提升数倍不止。

    一旦卓文与敌人对战的时候,忽然释放出神识攻击的话,对手必然会猝不及防,若是碰上神魂弱小的修士,倒是有可能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而祭女便是将这神魂攻伐之术命名为魂杀。

    卓文又是强行搜刮了祭女神魂中的记忆,使得祭女几乎口吐白沫,在发现确实没有其他有用的记忆后,卓文便是将祭女的神魂给彻底抹去。

    这祭女与普通的修士不同,身上并无虚天桥,只修炼神魂。

    神魂越强大,靠着魂杀之术,倒也足以杀死大部分的虚天修士,可以说,这是个很古怪的怪胎。

    当然,卓文也是个怪胎,他的神魂同样是强大无比,只是并没有像祭女这样,有着一套自成体系的魂杀之术。

    逆道者瞧着那已经陨落的祭女,浑身一颤,却是不敢出声,生怕惹恼了卓文。

    卓文目光并没有放在逆道者身上,而是放在了这片空间中的那无穷无尽的资源,目光中满是炽热之色。

    只见卓文袖袍一挥,竟是召唤出一道吞噬漩涡,从吞噬漩涡内,走出数道身影。

    “文儿,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为首一人是一对夫妻,正是卓文的父母龙晓天和凤夕瑶,在两人身后,则是吕寒天、舞蝶以及袁弘文等当初天铠大陆的绝世天才。

    经过卓文这些年不断投入大量的资源,他们修为增长很快,特别是吕寒天和袁弘文,两人居然已经突破虚天达到虚天一登的境界。

    而龙晓天、凤夕瑶以及舞蝶则是要差些,则是三灾真神巅峰,其余一些高层也都是真神的修为。

    现在天铠星内的真神数量极多,就是虚天修士比较少,只有两位。

    而且噬的体内世界中的紫微星系也慢慢发展起来,许多修士开始移居紫微星系其他生命星球。

    原本紫微星系被雷琦灭掉后,已经变得冷清之极,现在倒是热闹了许多。

    卓文笑着看着龙晓天等人,指着周围恐怖的资源道:“我们龙家以及天铠星恐怕要真的发展起来了,这些资源足以培养出许多虚天修士了啊!”

    龙晓天等人环顾四周,身体一震,尽皆都愣在了原地。

    “那个莫不是神药药园,好多神药,里面还有八级神药,甚至有九级神药。”

    “这是虚天神器吗?而且还是极品虚天神器啊!”

    “好多的极品神石啊,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极品神石啊,我不是在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