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日月草

    整个星辰大陆的修士都因此呆愣在原地,就这样抬头看着那不断旋转飞舞的九千多柄古剑,大张着嘴巴。  .

    嗖嗖嗖!

    卓文悬立在古剑墓上方,运转秘术千剑雨,他通过那王剑,竟是对那九千多柄古剑产生了一丝联系。

    仿佛卓文只需要意念一动,就能够通过王剑控制这九千多柄古剑。

    卓文知道,这并不是他的能力,而是王剑的功劳。

    帝灵震惊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他灵戒也开始颤动,只见原本那被他在古剑墓收服的巨剑,此刻猛地脱离了他的控制,进入了那由王剑控制的剑雨之中。

    不仅仅是帝灵,整个星辰大陆内,但凡当初有在古剑墓中得到古剑的修士体内的古剑,也都是纷纷无法操控,脱离而出,进入了那剑雨之中。

    “我的古剑,这是怎么回事?”

    “回来,给我回来!”

    “……”

    一时之间,星辰大陆变得混乱不堪。

    卓文站在王剑身边,凝视着周围诸多古剑所环绕形成的庞大剑雨,目光露出兴奋之色。

    这九千多柄古剑,每一柄都威力绝伦,他现在能够通过王剑,一下子控制这么多的古剑,倒确实是可喜。

    而这千剑雨也将成为卓文的又一大强大的底牌了。

    星辰大陆上,许多修士只能无奈地看着身上的古剑被召唤回去,讪讪地看着这一幕。

    这白衣青年能够驱使那古剑墓所有的古剑,可见此人不好惹。

    再加上白衣青年身边还有一个帝灵这样的恐怖的虚天八登的高手,谁敢找死上前主动招惹这白衣青年。

    卓文右脚一蹬,落在了古剑剑身之上,对着帝灵说了一句:“走!”

    随后,古剑化作一道流光,托着卓文瞬间朝着阴晴圆缺深处掠去,而九千多柄古剑,则是化作恐怖的风暴,席卷而来,所过之处,满是纵横剑气,甚是恐怖。

    在阴晴圆缺内,大部分冒险的修士,都只看见庞大的剑光风暴划过,便是吓得连忙退避三舍,心中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在指挥着这剑光风暴。

    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阴晴圆缺内也谣传了传说。

    此传说是关于古剑墓的,具体内容便是古剑圣王的后人,前来古剑墓,取走了古剑墓所有的古剑,而后便是消失在了阴晴圆缺深处。

    在大部分修士看来,那白衣胜雪的青年,便是古剑圣王的后裔,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驱使得了古剑墓所有的古剑呢?

    阴晴圆缺深处,卓文踏着王剑,周围九千多柄古剑形成恐怖的剑光风暴。

    阴晴圆缺确实是危险重重,特别是越往深处,星空巨兽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卓文靠着周围的恐怖剑光风暴,几乎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但凡前方挡路的星空巨兽,尽数都被剑光风暴扫荡干净。

    “星空巨兽越来越多了,若是我一人前来的话,恐怕要与这些星空巨兽纠缠很久吧!”

    站在剑光风暴之内,卓文凝视着周围悍不畏死,前仆后继的无数星空巨兽,心中微震,而帝灵则是早被他收入剑光风暴之中。

    帝灵脸色也有些难看,外面的星空巨兽数量实在太多了点,他们两人若是不靠这剑光风暴的话,还真的在这股恐怖的兽潮中寸步难行。

    “主人,那日月潭还有多远,这越深入星空巨兽的数量越多,而且实力也越恐怖,不知道这剑光风暴还能挡住多久?”帝灵略有些担忧地道。

    卓文取出玉简,查看了下,沉声道:“快到了!”

    大约一个时辰后,卓文和帝灵降落在一处面积并不算大的大陆上。

    这片大陆外形与月牙极为相像,而在这月牙大陆另一边,与之相连的则是圆形如太阳的大陆。

    在这两块大陆中央,则是有一座面积很大的水潭,在潭面同时倒映着月亮与太阳的倒影。

    卓文目光一亮,这日月潭景象与日月草倒是颇为相像,看来那逆道者所说的并非空穴来风。

    “这日月潭不简单,主人小心点!”

    帝灵环顾四周,发现之前那恐怖数量的星空巨兽,在他们抵达此地后,纷纷消失的一干二净,好似此地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让他们恐惧。

    卓文也发现了不对劲,收起王剑与其他古剑,旋即对着帝灵道:“你在这外面等我,我要深入那日月潭中寻找日月草,若是有什么情况传音给我。”

    帝灵点点头,自然全部都应承下来。

    又是嘱咐了几句,卓文便是跃入了日月潭之中。

    日月潭的水并不清而是呈现乳白色,仿佛这潭水中不是清水,而是牛奶一般。

    而且日月潭的潭水更是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清香,竟然让卓文不由自主地流出涎水。

    卓文眉头一蹙,觉得这潭水颇为古怪,立马屏蔽了五官,而是以神识代替眼睛,一头扎入潭水深处。

    日月潭很深,卓文在里面下沉足足有三个时辰,居然还没有彻底抵达潭底,这让卓文心中有些不妙。

    又是下潜两个时辰,依旧没有抵达潭底的迹象,这让卓文越发的阴沉。

    正当卓文考虑是否要返回的时候,他的神识一扫,发现了潭底不远处竟是有着一道白衣女子的背影。

    “怎么回事?”

    卓文心中满是惊奇,他下潜了五个时辰,足足下潜了数万米。

    在这数万米的潭底下,居然发现了一道白衣女子的身影,莫不成是尸体?

    当卓文控制着神识打算去观察这白衣女子的正脸的时候,却是发现他的神识永远只能观察到此女的背影。

    即使他如何的去驱使着神识,结果都一样。

    这诡异的一幕,使得卓文心中一沉,他知道这白衣女子恐怕不是什么善辈。

    但卓文此行目的可是日月草,自然不可能因为这诡异的白衣女子而打退堂鼓。

    卓文又是观察了一遍,发现依旧只能看到这白衣女子的背影,并且这白衣女子在水中随波逐流后,他犹豫再三,并没有主动过去,而是继续朝着下方潜去。

    又是一个时辰左右,卓文终于是抵达潭底。

    这潭底与普通的潭底区别不大,脚下是松软的沙石,周围散落着错落的岩石。

    卓文在潭底搜索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前方的一块方形岩石,因为他发现这块石头恰好坐落在潭中那日月倒影的中央位置。

    目光闪烁,卓文掠至这岩石身前,右手将这岩石取开,随后他发现这岩石下方,竟是有一个极为隐秘的凹槽。

    而在凹槽内部,竟是生长着一株神草,此草散发出的神光,一半显化皎洁的月亮,一半显化炽烈的骄阳。

    “日月草!”

    卓文深吸一口气,嘴唇颤抖地说出了这三个字,目光却充满了狂喜之色。

    他没想到,在这日月潭这般轻易就找到了这日月草,实在是意外之喜。

    “当初逆道者说过,这日月潭比洛神宫遗址还要恐怖,现在想来,除了外面的星空巨兽比较多以外,危险并不是很大啊。”

    卓文取下日月草,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入玉盒中,心中想起之前逆道者所说的话,并不以为然。

    收起日月草,卓文反身朝着日月潭上方游去,但很快他身形一震,犹如石雕般停在了原地。

    只见卓文仰头看着上方,在那里有一道白衣女子的背影,静静地悬浮着,一头长发犹如水藻般,随着潭水四处飘荡。

    卓文浑身一僵,他没想到再次见到这白衣女子的背影,心中升起一丝胆寒。

    此刻,卓文再次以神识探测此女,想要彻底看清此女的真面目,却依旧发现,他只能看到此女的背影,无法看到此女的正脸。

    卓文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默默地饶过此女,朝着上方游去。

    这白衣女子实在诡异,而且卓文又已经得到了日月草,他不想因此惹是生非。

    卓文朝着上方游了五个时辰,心中估摸着也快要抵达水面的时候,却发现他依旧在潭底,而他的双脚更是站在潭底的沙石上。

    在卓文的正上方,那白衣女子依旧漂浮着,背对着卓文,一头发丝缓缓飘荡着,分外地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