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0章 中央区域

    无忧宫所在的陨石,面积与天枢城相差不大,里面楼阁林立,人潮不绝。

    在这块巨大的陨石上,大部分都是外来修士在此地谋生或者定居,而无忧宫则是坐落在中央区域,是这块陨石最强大的主宰。

    天枢城距离无忧宫并不远,大概也就只有三天的路程。

    此刻,无忧宫内,掠出一队队的强大卫兵,甚至连无忧宫的舰队都出动了。

    无忧宫的势力不弱,舰队规模极大,足足有二十多座飞舰。

    这些飞舰体积比卓文的陆神号要小许多,但飞舰上却配备了诸多强大的武器。

    这些飞舰是专门用于战斗的战斗飞舰,而陆神号则是主要是用于运输的,所以在战斗方面有着极大的软肋。

    无忧宫主钱天骄缓缓地落在舰队前方,身后跟着方阳和方震两父子,以及一众无忧宫高层。

    无忧宫所在的陨石上,无数修士都是抬头看着兴师动众的钱天骄,目光中皆是露出诧异之色,议论纷纷,哗然大起。

    钱天骄悬浮在星空上,双目微眯,默默地等待着。

    蓦然间,钱天骄睁开双目,其目光中闪过凌厉的光芒,嘴角露出一抹狞笑之色。

    方阳和方震也是目光微凝,落在了前方虚无的星空之中。

    嗖!

    不一会儿,一道飞舰迅速地掠来,最终停在了舰队前方数千里之外。

    一道白衣胜雪的青年,缓缓走下飞舰,在其身后跟着一名身材高大、气息晦涩的中年男子。

    白衣胜雪的青年自然是卓文,而那中年男子就是帝灵。

    帝灵在卓文的要求下,并没有释放出任何气势。

    此次,卓文准备自己处理这件事情,若非必要,卓文并不打算让帝灵出手。

    帝灵自然是尊重卓文的命令,而且他也并不担心卓文。

    无忧宫宫主钱天骄只是虚天六登的修为,实力比当初的姚雄要差劲太多,以卓文的实力解决掉钱天骄其实并不困难。

    至于无忧宫的舰队威力确实恐怖,但这种舰队只适合大型战争,但想要瞄准强大的修士,实在太困难了。

    特别是卓文的速度之快,达到了缩地成寸的恐怖地步,这飞舰又这般的笨重,能够瞄准击中卓文是很困难的。

    钱天骄眯眼看了眼卓文,旋即又看了眼卓文身后的帝灵。

    帝灵的气息很隐晦,但他却感觉此人不太好惹。

    “你就是卓文?单枪匹马就敢来我无忧宫,你胆子可真够大的。”钱天骄冷笑地道。

    卓文缓缓地走来,目光却落在了钱天骄身后的方震身上,咧嘴一笑,道:“方兄,别来无恙啊!自从离开陆神号后,还未去先天谷拜访,看来此次要去拜访拜访了。”

    瞧着卓文嘴角的笑容,方震心神一震,竟是感到一股深切的恐惧。

    他敢肯定这卓文就是当初假扮无忧公子的家伙,毕竟这家伙说话方式实在太像了。

    只是方震实在想不到,这家伙修为提升的也太快了点吧?

    他记得数年之前,此人也不过虚天二登吧,这才过去七八年,修为再次提升,达到了虚天四登。

    方震天赋算是恐怖了,这七八年过去,也才堪堪将修为稳固在虚天一登而已。

    “虽然这卓文提升速度很快,但也不过是虚天四登而已,现在我身边高手众多,何惧此人!”

    方震心中给自己打了一剂镇静剂,随后毫不避讳地看着卓文,冷笑道:“你的胆子很大的,不仅杀了无忧兄弟,还敢假冒他,将我当傻子一样耍,今日你就得死在此地,还妄想去先天谷嘛?痴人说梦吧。”

    卓文淡然一笑,道:“痴人说梦,我想你很快就不会这么想了。”

    钱天骄脸色难看,这卓文一来就无视他,使得他心中暗恼。

    “小畜生,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敢杀我儿,当初你可知道他是无忧宫的吗?”钱天骄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冷冷地问道。

    “知道啊!只是无忧宫对我来说,只是个小势力而已,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势力的少主,杀了也就杀了,难道有问题吗?”

    卓文缓缓地开口,说出来的话语,却让得钱天骄脸色变得青白交加,他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吼道:“给我出手,将此子给我宰了!”

    “不,折断他的四肢,我要活的,我要他生不如死,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钱天骄几乎失去理智,其身边的十多名高层纷纷掠出,朝着卓文冲掠而来。

    这十多名都不是弱手,最弱的也是虚天三登,强的足有虚天五登,此次乃是无忧宫最强的阵容。

    就算是钱天骄遇上这等阵容,恐怕也会有些头痛。

    十多人速度极快,迅速便是掠至卓文身前。

    其中一名虚天四登的修士,速度最快,已经迎面而来,手中的武器毫不客气地对着卓文要害处招呼而来。

    卓文嘴角流露出森寒笑意,手中不知何时取出紫耀星河神剑,手持紫耀星河神剑的右手猛地横斩而出。

    犹如倒悬瀑布般的剑光,哗啦啦的掠出,旋即在虚空凝聚出一条剑气纵横的庞大凌厉之龙。

    卓文一出手,便是使出了毁道剑术第八式剑龙斩天。

    一剑出,剑气如龙,洞穿星空。

    迎面而来,脸上还带着狞笑的虚天四登的修士,目光顿时流露出恐惧之色。

    只见剑龙冲天而起,重重地轰击在这名修士武器上,随后那武器连一息都未坚持到,便是彻底破碎了。

    而庞大的剑龙,带着恐怖的剑气,将这名修士彻底吞噬进去。

    随后,这名修士整个人爆成一团血雾,其背后显化出的虚天桥虚影,更是碎成齑粉,就这样彻底陨落。

    而跟在后面的剩余修士,纷纷朝着侧面退去,这剑龙太恐怖了。

    噗嗤!

    噗嗤!

    虽然后方的修士有所防备,但剑龙速度太快了,依旧有数名修士被剑龙席卷进去,撕成了粉碎。

    剩余的十名修士,实力颇强,提前退避,倒是避免了陨落的下场。

    只不过,剑龙散发出的那剑气余波,依旧使得这十名修士受了不轻的伤势。

    “此子攻击怎么这么恐怖?这根本就不应该是虚天四登修士应该有的实力啊!”

    那十名修士躲过了死劫后,并没有因此轻吁一口气,而是心中升起一抹恐惧之色。

    一剑出,瞬间杀死数名同阶的修士,甚至击杀十名修为不弱的其他虚天修士,这是需要何等的实力啊。

    舰队前方的钱天骄瞳孔一缩,心中微凛。

    方才那道剑龙攻势太恐怖了,丝毫不弱于他的全力一击。

    而且看那卓文的模样,使出那一剑好似并不是很吃力,这让钱天骄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而无忧宫上下,则是集体当机。

    甚至有些修士开始将卓文使出的那剑龙斩天与钱天骄比较了下,得出的结论钱天骄也不一定能够尽数将那剑龙攻击接下来。

    方震则是瞪大双目,下巴几乎掉下来了一般。

    方才那一击实在太震撼了,他发现自己连那攻势的余波都接不住。

    “震儿,我们赶快离开此地!”

    方震还没回过神来,身边的方阳忽然传音道。

    方震回过神来,他浑身一颤,道:“父亲,你和钱宫主都是虚天六登的强者,难道不是那卓文的对手?”

    方阳苦笑道:“你可知道方才那一击有多恐怖了,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将其接下来,而且看那卓文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那一击恐怕还不是全力一击。”

    闻言,方震也是慌了,回道:“父亲,这卓文如果真的有你说的这么恐怖,你觉得他有可能灭的掉无忧宫?”

    方阳轻叹一声道:“我觉得有可能,此子身后那中年男子不简单啊,其修为只会比这卓文更强,此次无忧宫踢到铁板了,我们必须要立马与钱天骄撇清关系。”

    方震则是苦着脸道:“怎么撇清啊,那卓文之前也说了,要来拜访我们先天谷,恐怕不会放过我们先天谷了。”

    方阳却冷静地道:“未必,此子前来无忧宫,主要原因还是钱天骄抓了他的同伴,与我们关系不大,只要我们给他赔礼道歉,我想此子不会为此与我们先天谷为敌的。”

    方震连连点头,旋即这两父子便是逐渐地退出战场,打算就此离去。

    不过,方阳父子两人还没离开多久,就被帝灵拦截了下来,一股恐怖的威压碾压而下,方阳和方震两父子浑身一颤,心中大呼:“虚天八登……”

    钱天骄的注意,全部都放在卓文身上,根本就没注意离去的方阳二人,也不知道那帝灵暗自展露气息,将方阳父子两人震慑住,不敢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