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2章 玉石俱焚

    此刻,钱天骄目光分外的阴沉,他跌落飞舰的瞬间,便是爆退,同时抛出神器在周围布下强大的防御。

    黑衣卓文淡淡地看着那大张旗鼓的钱天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并没有丝毫动作。

    白衣飘飘的卓文本尊,缓步踏来,走向钱天骄,吓得钱天骄下意识地朝前方移去。

    不过,钱天骄才移动几步,便是意识到前方还有个黑衣卓文,脚步又是停了下来,随后便是停在原地,心中极为纠结。

    “你……你到底还想要怎样?”钱天骄脸色难看地问道。

    卓文缓缓走来,嘲笑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啊!抓了我的同伴,你想要我怎样?”

    “你杀了我儿,毁了我无忧宫,这已经算扯平了吧?”钱天骄沉声道。

    卓文却是不屑一笑道:“你抓住我的同伴,然后引我过来,不就是想要杀我吗?现在见我实力强大,反而说出这种话来,你脸皮还真的是够厚实的啊!”

    虽说钱天骄所说的合情合理,但要知道,这钱天骄可是要杀他卓文的啊。

    若他卓文实力不济的话,今日必定要交代在这里,而任永安、云楚玉他们四人下场恐怕更会凄惨无比。

    但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既然钱天骄要杀他,并且还牵扯到他卓文的朋友,那么这件事卓文就不打算善了。

    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了,若是因为别人一句求饶的话语,就这样轻易放过对方,这可不是卓文的行事作风。

    “那你要怎么样?”钱天骄脸色难看地道。

    “自断一臂,跪在我面前,诚心向我道歉,然后亲自带我去释放我的朋友,我可以饶你不死!”

    卓文慢条斯理地说出这句话,若不是这钱天骄不识抬举的话,卓文还真不会兴师动众地前来无忧宫捣乱,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是钱天骄逼得。

    既然是钱天骄犯下的错事,那就应该有这家伙一力承担所有的后果。

    果然,此话一出口,钱天骄嘴角抽搐,脸色难看。

    而无忧宫外围许多外来的修士,都是面面相觑,看着那犹豫的钱天骄。

    这些外来修士并不是无忧宫的人,只是在无忧宫附近生活,并且依附于无忧宫而存活的普通修士。

    在他们看来,无忧宫高高在上,里面的弟子更是地位超群。

    而这个钱天骄身为无忧宫宫主,平时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在所有外来修士眼中,钱天骄就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不少修士对其敬畏而崇拜。

    现在,这莫名其妙出现的青年,却是轻易的灭掉了无忧宫的舰队和所有弟子,现在更是让这个一宫之主钱天骄自断一臂,下跪道歉。

    这么荒唐的一幕,就这样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同时众人也很想知道,钱天骄是否真的会这样做。

    “若是不想做的话也可以,只不过下场可能……”

    卓文左手轻弹紫剑剑刃,只听叮的一声,剑鸣如空谷回音,在周围回响不断,呼呼作响,一股难掩的杀机,瞬间充斥在这片星空。

    钱天骄脸色大变,他知道若是他不依照这卓文所说的做的话,他必死无疑。

    虽然他修为达到虚天六登,比眼前这卓文还要高上两个小境界。

    但自从见识了卓文那恐怖的战力后,钱天骄知道,若真的站起来,他完全不是此子的对手。

    而且他身后还有那名全身笼罩在魔雾中的黑衣卓文,黑衣卓文的气息同样雄浑可怕,这两人联手,钱天骄知道他必败无疑。

    思来想去,钱天骄最终心中叹了一口气,果断地断掉左臂,随后扑通跪在了卓文面前,沉声道:“我钱天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卓前辈,还希望卓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钱某这一次。”

    随后,钱天骄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声音回荡在星空,不绝于耳。

    围观的外来修士纷纷呆滞在当场,虽说大部分修士都有所猜测,却也没想到钱天骄竟是跪的如此干脆。

    哗然声兴起,外来修士开始剧烈的议论起来,嘈杂声更是滚滚而来,犹如洪水般,绵绵不绝。

    此战过后,卓文恐怕是要声名远扬了。

    不远处的方阳、方震两父子,脸上的苦涩更浓郁了,连钱天骄都屈服了,他们两人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

    “走吧!带我朋友出来!”卓文淡淡地道。

    钱天骄起身,微低着头,随后便是率先在前面带路,而卓文则是缓缓地跟在后面。

    “主人,需要我跟去嘛?”帝灵传音道。

    卓文摆摆手,回道:“看好他们两人,我去去就回!”

    收起黑衣卓文,卓文跟着钱天骄进入了无忧宫内部。

    无忧宫很大,但现在却是空无一人。

    卓文知道,方才一战,无忧宫的弟子大部分都被他杀了,现在这无忧宫与空壳子无异。

    经过七弯八拐的回廊,钱天骄终于停住了脚步。

    这里是无忧宫最深处,是一个巨大的石牢,这石牢表面漂浮着金色的符纹,显然是布置了颇为强大的禁制阵法。

    “打开!”卓文淡淡地道。

    钱天骄没答话,而是打出印诀,那布置在石牢表面的金色符纹便是轰然溃散,随后石门悄然打开。

    沉重的机括转动之音传来,露出了石牢内部的景象。

    只是石牢内部实在太黑暗了,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钱天骄沉声道:“卓前辈,那四人就被关押在这里面。”

    卓文目光微眯,他强大的神识将这石牢扫了一遍,确实是在这石牢深处发现了四道蜷缩的人影。

    “你先进去!”

    出于警惕,卓文让这钱天骄先进入里面。

    后者也没有抗拒,径直进入石牢内部,朝着深处走去。

    卓文默默地跟在后面,眉头紧锁,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他的神识在此处扫了数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心中虽然疑惑,但也没有想太多。

    终于,两人抵达石牢深处,随后卓文目光阴沉地看见了被粗重锁链捆缚住的云楚玉、尹冰云四人。

    而且四人伤痕累累,恐怕是遭遇到了残酷的刑罚。

    咯吱!

    兴许是发现有人前来,尹冰云轻声呻吟一声,便是缓缓苏醒了过来,随后他看见了钱天骄,美眸顿时如火山爆发般,恼怒异常。

    但很快,尹冰云便是注意到钱天骄身后的卓文,美眸一震,竟是有着些许雾气迷蒙。

    “卓……卓文!”尹冰云干涩地叫了一声。

    “没事了,你们都没事了!”

    卓文将黑衣卓文释放出来,时刻紧盯着钱天骄,旋即便是走上前来,彻底解开了四人身上的锁链。

    云楚玉和红杉两女也逐渐苏醒,瞧见卓文的瞬间,皆是喜极而泣。

    “任兄怎么了?”

    卓文目光落在了旁边的任永安身上,他解开任永安身上的锁链,发现任永安睁开无神的双目,整个人靠坐在墙角,愣愣出神。

    云楚玉美眸露出愤慨之色,指着前方的钱天骄道:“是这个家伙,他上次对任兄强行搜魂,导致任兄神魂破灭。甚至连修复的机会都失去了,从此彻底成了行尸走肉……”

    卓文脑海一震,胸腔涌起一股怒火,反身一把将钱天骄衣领捏在手里。

    虽说虚天修士的恢复能力很强大,但若是有人强行搜魂的话,对神魂的损伤是永久性的,而且还会破坏灵魂。

    虚天修士可恢复不了灵魂的创伤。一旦灵魂出现损伤,那么这个人此生也就完蛋了。

    就拿慕辰雪来说,她还仅仅只是灵魂阴阳失衡,就彻底陷入沉睡,若不是日月草,苏醒的可能性极低。

    而灵魂损伤是比慕辰雪的情况还要更严重,在这个世上,几乎没有什么神药可以修复灵魂损伤,有也是稀罕之极,难以得到。

    现在任永安因为强行搜魂,灵魂损伤的极为严重,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恢复,成了这幅活死人的模样了。

    想到这里,卓文心中满是愧疚,同时对钱天骄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杀意。

    钱天骄却不在胆怯,他嘴角露出嘲弄的笑意,道:“在进来之前,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活着出去,所以我早就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了。”

    “卓文,你杀我儿子,毁我无忧宫,彻底断送了我的一切,你觉得我真的就这样甘心屈服嘛?哈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引你过来是要你死的。”

    钱天骄状若疯狂,双目充斥着血丝,哈哈大笑。

    轰隆隆!

    随后,整片石牢表面悬浮旋转的金色符纹,竟是在这一刻,爆发出炽烈耀目的金芒,犹如无数曜日升起一般。

    紧接着,石牢便是被这恐怖的金芒包裹进去,轰然爆开。

    若是在外面看,可以看到偌大的无忧宫内部,散发出恐怖的金色光芒,越来越旺盛,最终无忧宫乃至无忧宫所在的陨石轰然崩溃,形成无数的裂痕。

    仿佛在这一刻,无忧宫内部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短时间迅速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