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窦轩

    “卓文,接下来你打算何去何从?”

    飞舰内,尹冰云目光灼灼地看着卓文,同时美眸不着痕迹地看了眼神色淡漠的帝灵。

    在尹冰云看来,卓文修为虽然才虚天四登,但其真实实力应该不亚于虚天七登。

    最主要的是,卓文身边还有个虚天八登的奴仆。

    虚天八登,这已经是星域十大宗门老祖级别了。

    单单这帝灵进入星域的话,恐怕就能够搅动风云,十大宗门都不敢忽视帝灵这等存在。

    可以说,现在的卓文,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在星域立足了。

    以卓文现在的底蕴,就算星域无数修士都知道,卓文身上有天域星空髓,而且数量还不少,但谁敢自不量力追杀他?

    当初卓文被众矢之的,不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无依无靠,又没什么实力的散修嘛?

    若是天域星空髓被那幽幻宗幽无死或者是其他十大宗门老祖得到,还有谁敢这般肆意地追杀,那不是在找死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要你实力过硬,怀璧又如何?

    尹冰云很清楚,现在卓文若是回星域的话,谁还敢动他?

    而且尹冰云也颇为了解卓文的性格,知道卓文可不是什么圣人。

    当初在星域受了那么大的敌对和追杀,这些债卓文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抹去的。

    只见卓文咧嘴一笑,目光中寒芒闪烁,道:“当然是回星域,当初星域中那些欠我的,我卓文现在会讨还回来的。”

    红杉和云楚玉两人面面相觑,皆是从各自眸子中感受到一股欣喜之色。

    当初幽无死追杀卓文的时候,她们就躲在卓文的灵戒之中,很清楚那时候的有多危险。

    而那时候,卓文一旦死了,她们三人也必死无疑,当时三女心中满是憋屈。

    现在卓文咸鱼翻身了,打算回去将所有的债都清算下,她们心中又何尝不想。

    只不过她们实力低微,自然没有这个实力,但卓文可以帮她们出这一口恶气。

    “不过在回星域之前,我需要在这极西之地发展属于我的势力!”

    卓文目光一亮,灿若星光。

    极西之地,是大梵天域内唯一不被大梵天管辖的地方,而且由于此地拥有着庞大的磁场,星域十大宗门也难以将触手伸到此处。

    所以,这里是卓文发展龙家最佳的地点。

    “你的势力?”

    尹冰云三女皆是一震,美眸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虽说卓文现在实力确实是强大,而且还有一名虚天八登的奴仆。

    但毕竟才两个人,而势力可不是有两个高手就能够发展起来的,而是需要庞大的资源、充足的时间以及前仆后继的人才。

    可以说,发展势力是极其麻烦的难题。

    卓文若真的要发展势力的话,恐怕要耗费许多精力,对于三女来说,这并不值得。

    卓文自然也瞧见三女脸上的困惑之色,倒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淡笑道:“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现在我们先回天枢城吧!”

    三女满脸疑惑,不过却也没有多问,她们知道卓文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不一会儿,飞舰便是落入了天枢城上空。

    卓文看了眼帝灵,后者点点头,便是跃出飞舰,悬浮在天枢城上空。

    轰隆隆!

    帝灵肆无忌惮地释放出虚天八登的气势,只见无形涟漪仿若无数大山一般,碾压在天枢城的每个角落。

    原本在天枢城内,来来往往的武者,在感受到这如山岳般恐怖的气势瞬间,纷纷身形一震。

    甚至有些实力比较差劲的家伙,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狼狈之极。

    “怎么回事?好恐怖的气势啊,这比天枢城城主还要恐怖很多啊!”

    “城主可是虚天六登巅峰的强者,此人气势比城主还恐怖,难不成是虚天七登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在极西之地可不常见啊。”

    “看来是来了大人物了!”

    天枢城,无数修士都是目露敬畏地瞧着那悬浮在天枢城上方,衣袖猎猎的帝灵。

    嗖!

    在帝灵释放出气势的瞬间,一道身影自天枢城深处掠出。

    这是一名身穿粗布衣服的老者,一头白发垂至腰部,随风飘荡,别有一番潇洒意蕴。

    老者双目闪过一抹凝重,他掠至帝灵身前,颇为恭敬地道:“窦轩不知前辈驾到,还请恕罪,不知道前辈……”

    窦轩话还没说完,便是被帝灵打断:“你就是天枢城城主?”

    窦轩放低姿态,连忙道:“是的,不知道前辈有何吩咐?”

    此刻,窦轩心中极为郁闷,眼前这出现的中年男子,气势太恐怖了,连他都心惊肉跳,在此人面前,他就仿若一只蝼蚁一般。

    虚天七登的修士,窦轩曾经见识过,但与眼前这中年人比起来,依旧还差了不少。

    “老夫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居然遇上一名虚天八登的强者来找茬?”窦轩心中颇为无奈地胡思乱想道。

    而且窦轩也实在想不起,他何时得罪过这样的强者。

    帝灵点头,收敛气势,淡淡地道:“我家主人有事要与你商谈,希望进一步说话。”

    原本在胡思乱想的窦轩,听到此话,蓦然愣住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眼前这中年男子可是虚天八登的至强者啊,在整个极西之地这样的存在,恐怕也没几个,即使是放眼整个大梵天域,此人都是站在绝对巅峰的强者啊。

    这样的强者,从来都是让别人为奴为婢,受到别人的伺候才对。

    但现在,这样的强者终于是出现在窦轩眼前,但却称呼别人为主人,这让窦轩感到可笑和不可思议。

    在整个大梵天域内,还有怎样的人物,能够让一名虚天八登的至强者当做奴仆的?

    恐怕也唯有那大梵天域主宰大梵天才有这个资格吧?

    只是在传言中,大梵天在与洛神一战后,再也没踏足过极西之地一步,所以窦轩自然不认为这帝灵口中的主人会是大梵天。

    至于到底是怎样的天骄人物,能够让这样的强者为奴为婢呢?窦轩还真的是好奇的紧啊。

    在窦轩期待的目光中,帝灵后方的飞舰上,缓缓走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这是一名面庞颇为清秀的青年,白衣胜雪,犹如皎洁的白莲花。

    在这青年身后,跟随着三名气质各异的美艳女子,缓步走来。

    窦轩愣住了,不是因为青年的气质,更不是青年身后的三名美艳女子。

    而是因为这青年身上的气息。

    “虚天四登?”

    窦轩目露疑惑,他看向眼前的帝灵,仿佛在征询后者那青年真的是他的主人?

    帝灵却根本没理会窦轩,而是对着走来的卓文俯下身,毕恭毕敬地道:“主人,此人名叫窦轩,乃是天枢城的城主。”

    窦轩大张嘴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刻,内心的震撼,将他整个人都环绕充斥着。

    他感觉发生在他眼前的事情,实在太过于惊世骇俗了,甚至不切实际。

    区区虚天四登的小辈,居然会是一名虚天八登的至强者的主人,这一幕,彻底颠覆了窦轩的世界观。

    “窦城主,我叫卓文,有幸与你见面!”

    卓文来到窦轩身前,看着后者那有些出神的表情,微微一笑,便是主动伸出右手。

    窦轩回过神来,连忙伸出手回握,神色竟是充满了局促之色,提心吊胆。

    “卓兄……不……卓前辈,你好,我就是天枢城城主,就是不知道,你找小人有何事?”

    窦轩心中打定,眼前这青年肯定是扮猪吃老虎,隐匿了修为,其真实身份肯定是久不出世的老怪物。

    想到这里,窦轩心中越发的敬畏,语气之中恭敬异常,姿态更是放得极低。

    卓文自然不知道窦轩心中想法,见后者如此识相地放低姿态,他笑的更灿烂了。

    “窦城主,卓某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窦城主能够城主卓某。”卓文笑道。

    窦轩想都不想,拍拍胸脯道:“卓前辈的事情就是我窦轩的事情,卓前辈尽管说吧,不用顾忌我。”

    卓文灿烂一笑,道:“我这个不情之请就是,希望窦城主能够将天枢城转让给我,当然,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会给你开一个满意的价格的。”

    原本豪气冲天,拍胸脯打包票的窦轩,脸色犹如熟透的茄子一般,变得酱紫色,动作更是僵硬下来,犹如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