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8章 冷冽

    时间逐渐流逝,卓文端坐在大阵之中岿然不动,强大的神识犹如雨幕一般,发散出去,找寻着大阵内的诸多破绽。

    这座大阵比一般的八级大阵要强大许多,密不透风,无论卓文使用神识如何的扫视来回,都无法发现大阵内的任何破绽。

    但卓文并不急,而是一遍遍扫视着大阵,以他强大的神识,观察着这整座大阵的纹理和运转轨迹,默默地印证着自身的水平,并且不断地学习和感悟。

    卓文能够清晰地感觉的出来,他距离七级阵道神师已经不远了。

    特别是参悟了峡谷中所有的八级阵法后,他心中的悟性无形之中提升到不可思议的高度,他能够感觉的出来,他距离七级阵道神师只有一个薄膜的距离。

    只要卓文捅破这薄膜的话,那么他就能够彻底的晋级七级阵道神师。

    一个月、两个月……一直到八个月,卓文几乎都盘膝坐在大阵之中,呼吸吐纳,而神识更是无时无刻地在扫视着大阵一切。

    蓦然间,卓文缓缓地睁开双目,在他的目光中迸发出难以逼视的精芒。

    轰隆隆!

    卓文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他的眉心深处,竟是爆发出如火山喷涌般的恐怖气势。

    这股气势连绵不绝,源源不断,犹如海啸般,滚滚袭来。

    而且这股气势并不是实质,而是纯粹的神识的强大波动。

    毫无疑问,此刻卓文的神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程度。

    “终于是达到了七级阵道神师的水平了!”

    卓文双目迸发出神光,嘴角浮现出欣喜的弧度。

    虽然七级阵道神师并没有了不起,但卓文却不一样,他的神魂很强大。

    虽然仅仅只是七级阵道神师,但配合那强大恐怖的神识的话,他远远比一般的七级阵道神师要强大许多,无限接近于八级阵道神师。

    “此次试试,能否因此找到这大阵的破绽?”

    卓文目光闪烁,恐怖如飓风般的神识,瞬间掠出,弥补在大阵周围。

    与此同时,卓文更是在心中不断的演算对比大阵的不同,寻找着这其中的殊同。

    他整整推演了三天三夜,终于是在第三天的时刻,缓缓的睁开双目。

    只见他双脚踏出玄妙的步伐,缓缓地向前走去,最终停在了大阵的尽头。

    卓文右手成剑指,抵在大阵边缘,随后在接触大阵的瞬间,卓文的剑指迅速地变化着。

    轰隆隆!

    沉闷如雷般的声音,连绵不绝地响起,随后整座大阵开始剧烈颤动而起。

    原本虚无的大阵,竟是实质化,其表面出现了恐怖的裂痕,随时都会支离破碎一般。

    大阵颤动的越来越剧烈,以至于整个峡谷都惨烈地震动着,两边峡谷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无数碎石坠落。

    大阵外,帝灵目光凝重,不由得退后数步,低声喃喃道:“八个多月了,终于是有动静了,就是不知道主人能否破掉此阵?”

    峡谷出口前方,一名矮小的老头,缓缓地出现。

    他目光微眯地盯着大阵内,那不断推演破阵的青年身影,轻轻点头道:“真是不一般的小子啊,神魂如此强大,这悟性也很高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峡谷的主人无情老人。

    只见无情老人深处枯槁的右手,虚空猛地一握,原本笼罩在卓文周围的强大阵法,竟是瞬间收敛。

    原本在破阵的卓文,目露疑惑之色,缓缓的步出,随后便是看见了前方站在巨大岩石上的无情老人。

    “主人,你破了?”

    帝灵掠至卓文身后,颇为惊异地问道。

    这座大阵很强大,帝灵完全感受的出来,虽说他知道卓文不简单,但也没想到卓文会这么快就破去。

    “离破阵还有一段距离,是无情前辈解开大阵的。”卓文摇头道。

    无情老人双手背负身后,咧嘴一笑道:“小伙子,挺谦虚的嘛,若是让你再待下去,此阵必破。”

    卓文淡笑道:“现在的结果是,此阵并没有被晚辈破去,而是被前辈拯救出来的,不是吗?”

    无情老人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挺会说话的,进来吧!”

    说着,无情老人佝偻着腰,缓缓地朝着峡谷深处走去。

    卓文与帝灵面面相觑,紧随其后。

    无情老人所站着的巨大岩石后面,乃是一道蜿蜒曲折的小路,弯弯曲曲,犹如游蛇一般。

    小路两边,长着青葱斑竹,看上去极为挺拔多姿。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卓文发现在小路的尽头,乃是一处极为幽静的山谷。

    山谷边上有一处巨大的瀑布,以及一块面积不小的小水潭,除此以外,就是一个精致的小竹屋。

    小竹屋前面,有一个石桌以及三个石凳。

    无情老人自顾自地坐在石凳上,对着卓文和帝灵向剩余的两个石凳努努嘴,示意两人坐下。

    待到卓文和帝灵坐定后,无情老人缓缓地斟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道:“想喝茶自己到哈,老夫可没有伺候别人的习惯。”

    卓文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因为无情老人蛮横的态度而有丝毫的恼怒。

    “你小子也不容易啊,上次被老夫揍成那样了,神智居然还清醒,暗中记住老夫的洞府位置。”

    再次喝了一口茶,无情老人斜睨了帝灵一眼,淡淡地道。

    帝灵点头哈腰,连忙笑道:“因为太仰慕前辈了,所以死也要记住前辈的洞府啊!”

    “哦!那你现在死死给老夫看看。”无情老人浑不在意地道。

    帝灵嘴角僵硬,讪讪一笑,却也不再做声。

    虽说现在帝灵已经晋级虚天八登,若真的打起来的话,无情老人还真的难以杀死他。

    不过,当初帝灵实在被无情老人揍得太狠了,也被揍怕了,心中出现了阴影。

    所以现在看见无情老人,帝灵无形之中觉得低人一等,语气还真不敢太造次。

    “前辈,此次我们前来其实是要与前辈你做一笔买卖的。”

    此刻,卓文开口了,而无情老人目光终于是落在卓文身上。

    卓文身上的气息并不强,只是虚天四登左右。

    这样的修为,在无情老人眼中,与蝼蚁无异。

    但无情老人可没有任何轻视此子,不说那帝灵认此人为主,而且此子还差点破掉了他引以为傲的大阵这一点,他就知道此子不简单。

    “买卖?什么买卖?”

    无情老人语气有些敷衍,显得心不在焉。

    他隐居在此地已经无数年了,早已没有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志向了。

    若说有的话,那就是他对那虚天九登的无上境界,有着难以名状的狂热追求。

    只是虚天九登可不是你说晋级就能够晋级的,必须要有天赋、机缘以及运气,三者缺一不可。

    无情老人已经是虚天八登巅峰,说得好听点,他距离虚天九登其实只有半步之遥。

    但无情老人知道,这半步犹如天涯之隔,极为渺远。

    至于其他的东西,无情老人还真的难以动心。

    “天道之血!”卓文缓缓地道。

    无情老人双目缓缓地瞪起来,瞪得滚圆无比,他死死地盯着卓文,犹如梦呓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卓文嘴角微翘,旋即站起身来,看了帝灵一眼,后者点点头,旋即两人居然朝着山谷外走去,好似要就此离开。

    无情老人呼吸急促,连忙追了上去,拦住卓文的面前,沉声道:“你所说的天道之血,是否是那天道规则所化?”

    “前辈,你说呢?”卓文意味深长地反问道。

    无情老人点点头,右手做了个请字,道:“小兄弟,刚才是我有些怠慢了,请坐吧!”

    卓文微点头,旋即大摇大摆地坐在了石登上。

    无情老人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打算将天道之血交易给老夫?若你真的有的话,老夫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卓文依旧摇摇头,无情老人脸色却变得阴沉,道:“难道你要反悔不成?”

    卓文淡笑道:“天道之血我身上确实是有,不过我并不打算将其交易给你,而是能够给你参悟十天时间。”

    无情老人眉头微蹙,低声道:“只参悟十天?你的条件是什么?”

    “请你出山,替我杀一人如何?”卓文道。

    无情老人目光闪烁,却是摇摇头道:“参悟十天实在太少了!”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道:“那这样如何?你参悟多少天,那就保护我多少天如何?”

    “你要我当你的打手?”

    无情老人目光虚眯,露出一丝冷意,他可不傻,一眼就看出卓文明显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