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4章 自作自受

    论单体实力的话,啮金蜂并不算强大,一般的虚天四登修士都能轻易杀死啮金蜂。

    但啮金蜂可是群居生物,从来不会单枪匹马,一旦出手,便是数百万甚至上千万。

    卓文曾听说过大梵天域北宇,出现过以亿为单位的恐怖啮金蜂群体,所过之处,铺天盖地,犹如蝗虫过境一般,极为恐怖。

    在北宇,那就是一场灾难,许多势力都因此被啮金蜂群一扫而空,彻底成为了废墟,连虚天七登的修士,都在那数以亿计的啮金蜂群中丧命。

    最终还是北宇中的十大宗门中的三大势力半月殿、白玉楼和花蝶谷联合起来,才最终挡住那啮金蜂群的。

    但三大势力在那个年代也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差点被灭宗,由此可见啮金蜂群的恐怖。

    此次张兴言释放出的啮金蜂群足有百万之多,如此多的啮金蜂足以杀死虚天六登的修士。

    张兴言自认为他若是在那房间内,面对这么多的啮金蜂,恐怕也要难逃死劫。

    更不用说,修为只是虚天四登的卓文了。

    卓文默默地看着周围暴掠而来的啮金蜂群,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嘲弄地笑意。

    若是其他的东西,他卓文还真的有些无可奈何,但这张兴言的杀手锏却是这啮金蜂。

    要知道啮金蜂也是星空巨兽,而卓文的分身本体却是噬,星空最强大的种族,可以说是星空巨兽的无上王者。

    在噬面前,这些啮金蜂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卓文招出黑衣卓文。

    只见黑衣卓文全身魔物滚滚,一双猩红的目光,透过魔雾,淡漠地看着涌来的密集啮金蜂群。

    吼!

    只听黑衣卓文猛地嘶吼出声,他周围的魔雾肆意翻滚,竟是在背后形成一头巨大无比的怪物虚影。

    原本嗜血而来的啮金蜂群,在这恐怖的兽吼之下,纷纷停住了身形,目光中竟是人性化的露出恐惧之色。

    黑衣卓文再次一吼,吼声惊天动地,鬼神颤动,整个房间表面,竟是在这吼声下,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嗡嗡嗡!

    啮金蜂群瑟瑟发抖,全部都匍匐在地,表示臣服,不敢在前进分毫。

    “看来那张兴言并没有太大的诚意,那也就不能怪我了!”

    卓文与黑衣卓文并肩走向了房门,一拳轰出,房门破碎,随后他们悠然自得地离开了房间,而那一群啮金蜂群则是紧紧地跟在两人身后,仿佛在随时待命。

    密室内,张兴言目瞪口呆,他只看见这卓文招出一道黑衣分身,猛地一吼,啮金蜂群就纷纷停下脚步。

    再次一吼,啮金蜂群就表示臣服,竟是乖乖听命于卓文,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家伙怎么办到的?”张兴言六神无主,喃喃自语道。

    “行长,我们快走吧!那卓文好像朝我们这边来了。”郭千蕊心惊胆战地道。

    “对!快走,此地不能久留了,此子太强大了,我们必须要离开,并且得告诉十大宗门,就说此子回来了,到时候十大宗门自会收拾此子。”

    张兴言反应过来,连忙称道,旋即便是带着郭千蕊朝着门外匆匆走去。

    不过,张兴言刚打开门的瞬间,一只脚毫不留情地踏在了他的胸前,张兴言猝不及防,闷哼一声,连连暴退,目光惊惧地看着门口的白衣青年。

    “你……”

    张兴言张了张嘴巴,还没开口,卓文身后的无数啮金蜂群便是犹如无数的雨滴,朝着张兴言飞掠而去。

    张兴言出手反抗,却是发现这些啮金蜂群太恐怖了,他的攻势尽数都被这些啮金蜂群给吞噬掉,只能勉强地站在原地抵挡着啮金蜂群的啃噬。

    郭千蕊早就吓得瘫软在不远处的地上,全身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兴言在那里勉强抵抗着啮金蜂群。

    “张行长,这叫做自作自受!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与你们鸿运商行无冤无仇,此次只是回来讨回当初寄拍的天域星空髓的报酬,你就这样对待客人的?”卓文靠在墙边,不急不缓地道。

    黑衣卓文站在不远处,以噬的强大威压指挥控制着啮金蜂群。

    “卓文小友,方才老朽只是试探下小友而已,毕竟外界都在通缉你,老朽也是怕你实力不够,想要试试你的深浅,这样老朽也好去帮你啊,你是错怪好人了。”

    张兴言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的话语中漏洞有多大。

    “哦?原来如此,那我也来试探下张行长的深浅如何?看看张行长能否撑得下这啮金蜂群的攻势,若是撑得下,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撑不下,我想你也知道后果。”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而张兴言则是脸色大变。

    百万啮金蜂群的恐怖,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张兴言虽然实力不错,达到虚天六登,但在这么多啮金蜂群的攻击下,他恐怕性命危矣。

    “不是的,卓小友,你就……”

    张兴言还想要求饶,可惜的是,卓文却根本没理会张兴言,而是右手七重道意捏诀成一柄紫剑,猛地斩出。

    紫色剑气透过啮金蜂群,狠狠地轰在张兴言的胸口。

    噗嗤!

    张兴言猝不及防,瞬间被这剑气正面轰中,脸色苍白,嘴角鲜血直流,而啮金蜂群的攻势更是的剧烈,使得张兴言的颓势更大,随时都挡不住的样子。

    “接下来,你说一句,我就斩出一剑,你想说的话,尽管可以说。”卓文道。

    张兴言全身一颤,不再说话,而是默默地抵挡着啮金蜂群的攻势。

    随着时间流逝,张兴言的气力越来越少,虽然啮金蜂数量也在减少,但它们的攻势却越发的凌厉。

    “不行了,我……”

    张兴言下意识地想要求饶,但意识到卓文之前说过的话语,立马闭嘴。

    可惜的是,张兴言还是慢了一步,一道紫色剑气猛地轰来,砸在他的胸前,飞溅出洋洋洒洒的鲜血。

    张兴言倒飞而出,重重砸在墙壁上,丧失了全部的力气,而啮金蜂群则是一拥而上,瞬间将张兴言整个人都啃的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