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8章 一人一兽

    只见魔雾翻滚速度极快,随后一道庞大之极的恐怖巨兽,便是从那滚滚魔雾之中冲了出来。

    这只巨兽实在太庞大了,稍微站起来,居然都顶到了鲜血雷狱的顶部边缘,使得鲜血雷狱剧烈震颤不已。

    凌斌兵骇然地看着眼前这恐怖的巨兽,不由得低呼出声道:“这是……噬?这家伙的分身本体居然是噬?”

    一边说着,凌斌兵一边缓缓地退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原本卓文的这具分身是雷火真神的时候,他就觉得很难缠了,但他万万没想到,这还不是此子分身的真正实力。

    毫无疑问,显露本体的噬肯定比之前要强大太多,而且再加上这噬掌握了极火和极雷两种极道能量,恐怕就更为的难缠。

    轰!

    可惜的是,噬并没有给凌斌兵更多思考的时间,它咆哮一声,猛地冲来,庞大的利爪,仿佛要撕裂世间万物。

    鲜血雷狱中密集的血雷,轰在噬身上,居然丝毫没有影响到噬,就仿佛在挠痒痒一般。

    凌斌兵猛地抬起手中的青雷锥子,只是他手中的锥子所释放出的不再是青雷,而是鲜艳的血雷,威力比之前的青雷锥子是要强大不少。

    砰!

    利爪重重轰在锥子之上,产生如雷霆咆哮般的恐怖闷响,而凌斌兵闷哼一声,只感觉双手握着的这锥子上,压着一座巨大无比的大山一般,锥子差点就要脱手而出,而凌斌兵本人更是连连暴退。

    “该死!给我退!”

    凌斌兵怒吼一声,手中锥子紧紧捏着,只见锥子上爆发出刺眼的猩红光芒,血雷犹如蝗虫般,冲掠而出,原本倒退的身形,也最终停了下来。

    轰隆隆!

    一瞬间,从凌斌兵内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竟是轰开了噬的那粗壮的利爪,而噬本身则是不由得退后数步。

    “这凌斌兵的鲜血雷狱倒是了不起啊,这家伙可以借助这整个鲜血雷域的力量,足以与噬抗衡,但这鲜血雷狱相当于秘法般,应该是有时间限制才对。”

    身处于噬体内世界的卓文本尊,颇为冷静地分析着,虽然惊讶于凌斌兵爆发出来的力量,但却并不以为意。

    以噬现在展现出的实力,虽然暂时还拿不下凌斌兵,但足以不断消耗凌斌兵。

    一旦这鲜血雷狱达到极限后,凌斌兵最终将会成为他的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宰割。

    轰轰轰!

    想到这里,噬的攻势越发的凌厉,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尽数倾泻在了前方凌斌兵身上。

    而凌斌兵也毫不示弱,借助着鲜血雷狱的强大力量,他倒也与噬大战的旗鼓相当。

    不过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得出来,凌斌兵依旧是落入了下风,毕竟随着时间不断地推移,鲜血雷狱的威力也在不断地削弱着,而噬却是越战越勇。

    鲜血雷狱之外,无数修士都默默地看着那庞大的血色结界,许多修士都尝试着将神识衍生出来,想要查探这鲜血雷狱中的战斗到底如何了。

    虽说众人都看不清鲜血雷狱内部的景物,但他们却听到了之前那自鲜血雷狱中传出的恐怖兽吼,也听到了里面激烈的碰撞与战斗的身影。

    所有人都知道,卓文与凌斌兵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这可是虚天八登级别的战斗啊,平时难得一见,许多修士都心痒痒的,想要一睹为快。

    陈长生、杨宗慧和付友泽三人皆是眉头轻蹙,其中陈长生沉声道:“这都过去半个多时辰了,怎么战斗还没结束?”

    在陈长生三人看来,凌斌兵展现出了鲜血雷狱后,实力大增,应该能够轻易将那卓文压制住并且击败才对。

    但现在都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鲜血雷狱内部的战斗依旧没能停歇下来,而且还愈演愈烈,这让三人心中有些惊讶于那卓文的强大。

    “看来我们都小看了那卓文了,施展了鲜血雷狱的凌斌兵都拿不下此子,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啊。”付友泽神色阴沉地道。

    陈长生点点头,目光中冷意越发的浓郁,道:“此子绝对不能留,此次若是凌斌兵真的没能杀死此子,我们三人出手,将其彻底绞杀。”

    咔擦!

    蓦然间,横亘在星空之中,足有数千万里范围的鲜血雷狱表面,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而且裂痕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恐怖,一股坍塌星空的力量,自鲜血雷狱之中冲天而起,有些离得近的倒霉修士,根本就没想到鲜血雷狱会塌陷。

    他们在靠近鲜血雷狱的瞬间,就被那股恐怖的塌陷力量席卷了进去,尸骨无存。

    “咦?鲜血雷狱碎裂了,难道战斗结束了吗?”

    原本打算接近鲜血雷狱的其他围观修士,在瞧见那些被塌陷力量席卷地尸骨无存的修士后,皆是讪讪地远离,目光却紧紧地盯着开始碎裂的鲜血雷狱。

    陈长生三人也都是神色凝重地盯在鲜血雷狱上,并且他们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轰隆!

    鲜血雷狱彻底的塌陷了,随后众人发现在鲜血雷狱内,一只巨大足有数千万里的巨兽,横亘在无数碎裂的鲜血雷狱中央。

    砰!

    与此同时,一道极为狼狈的身影,直接被轰地倒飞而出。

    众人看去,发现那狼狈的身影不是别人,竟是施展出恐怖的鲜血雷狱的凌斌兵。

    此刻,凌斌兵浑身鲜血淋漓,气息虚弱,倒在虚空中,四肢无力下垂,竟然只能慢慢地蠕动,其四肢居然被废掉了。

    众人转头看去,发现那庞大的巨兽,身上也多处挂彩,足有六成的面积范围的鳞片掀开,露出其中血红无比的血肉。

    不过与凌斌兵那犹如死狗一般的状态不同,这巨兽身体状态要好多了,而且众人还发现,这巨兽身上的伤口,开始慢慢的愈合,其自愈能力极为强大。

    “那不是卓文嘛?这恐怖的巨兽,难不成是那卓文的坐骑?”

    有人眼尖,看到了噬硕大头颅上的一道白衣胜雪的青年,不由得惊呼出声。

    其他人目光顺着此人的呼声,也不由得看向噬那边,果然看见了那站着的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犹如松柏般站着,衣袂飞舞,风姿绰约,绝世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