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3章 乾坤塔

    “有事?”卓文冷冷地道。

    眼前这女子卓文从黄新立的记忆中知道,是黄新立的旧爱绿萱,据说为了资源,投入了外门弟子穆高飞的怀抱中。

    对于这样的女子,卓文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绿萱瞧见卓文脸上的冷漠表情,不由得一怔,当初的黄新立对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冷淡过,即使他对穆高飞投怀送抱,他也不曾给过这样的脸色。

    但现在,黄新立居然这般冷淡对她,绿萱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她冷笑讥讽道:“你一个不成器的杂役弟子,身上能有多少贡献点啊?你看看你自己那副德行,这乾坤塔可不是你这种垃圾无能可以来的。”

    “你敢再说一遍?”卓文目光眯起危险的弧度,冷冷地道。

    绿萱浑身一颤,不由得退后一步,不过想起眼前黄新立不过是个懦夫,绿萱不由得稳住娇躯,冷冷地道:“几日不见,你变得还挺横啊,我说你是垃圾无能,难道有说错?”

    啪!

    绿萱此话刚说完,她的右脸颊就被狠狠扇了一巴掌,出现了一道巴掌手印。

    “你……刚才是谁打我?”

    绿萱眼眶顿时红了,她下意识地以为是眼前的黄新立打她,但她转眼看去,发现黄新立站在原地,根本没动过。

    原本站在绿萱旁边,鼻孔朝天的穆高飞,目光也露出奇怪之色,他同样是没看见打绿萱的人。

    刚才他只感觉一阵风蓦然拂面,随后绿萱脸颊上就出现了巴掌手印。

    “飞哥,你看到是谁打我了嘛?你要为我做主啊!”

    绿萱捂着脸颊,立马扑进穆高飞怀抱中,哭哭啼啼地道。

    穆高飞胸膛一挺,目光不善地看着卓文道:“师妹,我刚才亲眼看见是这废物打你的,你放心好了,飞哥我马上帮你出气!”

    绿萱哭哭啼啼,尽管知道那黄新立根本就没动过,她为了讨好穆高飞,还是频频点头,轻柔道:“飞哥,你真好!”

    穆高飞哈哈一笑,旋即走向卓文,头颅扬起,极为不屑地看着卓文道:“姓黄的,不想死就立马跪下来,从我胯下爬过去,一直爬到绿萱面前,然后让她扇十八掌。”

    卓文实在懒得理会穆高飞这小丑,直接一巴掌呼啸过去。

    这一手掌力道太重了,穆高飞被打得直接抛飞起来,碎牙洒落一地,而他的脸庞更是扭曲,显然脸骨被打碎了。

    穆高飞落在地上,全身抽搐,气若游丝,竟是直接被这一巴掌打废了。

    “飞……飞哥?”

    原本在哭哭啼啼的绿萱,瞧见这一幕,吓得花容失色,惊骇的看着这一幕。

    在绿萱眼里,实力排在外门弟子前十的穆高飞,怎么在那废物黄新立面前,一巴掌就给打倒了呢。

    而且看穆高飞的样子,显然是被那一巴掌彻底废掉了。

    绿萱不是傻子,她立马就想到,穆高飞与眼前的黄新立实力相差悬殊。

    卓文不再理会绿萱和穆高飞这两个跳梁小丑,而是径直朝着乾坤塔而去。

    乾坤塔占地面积极大,周围广场林立,居然还有诸多商铺坐落,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卓文走到乾坤塔门口,便是被守卫拦截下来。

    “区区杂役弟子,可有足够贡献点?”守卫不屑地看了眼卓文身上的杂役弟子的服饰道。

    可惜的是,守卫刚说完,卓文便是抽出王剑,一剑斩出,守卫直接爆成血雾。

    “贡献点?我还真没有!”

    卓文冷笑地说了这么一句,便是径直进入了乾坤塔内部,只留下周围广场一片呆滞的众人。

    “开玩笑吧,刚才那名杂役弟子居然一剑斩杀了乾坤塔守卫?怎么实力这么强?还有那家伙到底是想要干嘛?杀了守卫,进入乾坤塔,这是想要找死的节奏吗?”

    广场在寂静过后,一片哗然,喧闹声不绝于耳。

    乾坤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着大量的弟子,而且层数越高,越是精英弟子。

    卓文一进入乾坤塔的瞬间,他就祭出雷火剑和血仙剑,让他们两人不用留手,杀光乾坤塔内所有的弟子。

    与此同时,卓文更是在乾坤塔门口,布下了七级大阵,但凡是想要浑水摸鱼,逃出乾坤塔的,都会被这强大的七级大阵绞杀而死。

    就这样,卓文缓缓地朝着乾坤塔顶层而去,所过之处,腥风血雨,乾坤塔内的弟子,基本都在卓文手中撑不过一剑。

    只是瞬间,卓文便是登上了乾坤塔八层,而且他发现乾坤宗大部分的核心弟子,基本都在这乾坤塔八层之内。

    虽说有不少核心弟子修为不弱,达到了虚天境,但在此刻的卓文看来,全部都是笑话,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媲美一般的虚天八登了,这些核心弟子,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谁敢在我乾坤塔内撒野,简直就是找死!”

    当卓文在不断收割着第八层核心弟子的生命的时候,终于是惊动了第九层的长老。

    “长老出来了,我们有救了!”

    第八层内,还未丧命的核心弟子,听见这声音,目光中皆是露出希望。

    这是一名黑衣老者,身上精气神极为强大,修为应该在虚天六登左右。

    “在我眼里,你和垃圾没什么区别!”

    卓文右手王剑猛地斩出,使出了毁道剑术第七式剑游太虚。

    玄奥的剑术,犹如流水一般,在卓文的双手之间不断的来回翻涌着,而卓文则是犹如水中游鱼,踏着玄妙的步伐,自黑衣老者错身而过。

    黑衣老者脸色大变,旋即他发现他全身在崩溃,因为有着无数的剑光,充斥在他的体内,开始不断地将他的身体一层接着一层的切割分解,最终他体内的虚天桥,也在那恐怖的剑光攻势下,彻底的崩溃破碎。

    噗通!

    黑衣老者瞬间跌落在地上,气息全无,显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第八层瞬间陷入了呆滞,这黑衣老者在乾坤宗名气可不小,虚天六登的高手,在眼前这穿着杂役弟子服饰的修士手中,撑不过一招?

    “是谁?敢杀我们乾坤宗长老!”

    在黑衣老者被卓文瞬杀的瞬间,第九层闭关的长老,全部都出来了,一股股恐怖的神识,犹如飓风一般,将卓文整个人都包裹进去,仿佛欲要压迫卓文。

    可惜的是,卓文的神魂何其强大,这些神识瞬间被他湮灭,并且卓文还运用魂杀之术,重伤了数名长老的神魂。

    嗖嗖嗖!

    只是瞬间,乾坤塔第九层掠出二十多道身影,将卓文层层包裹在中央。

    为首一人是一名白袍老者,此老面白无须,鹤发童颜,身上的气息极为强大。

    “虚天八登?”

    卓文目光眯起,心中却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这乾坤宗内还有一名虚天八登的强者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