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2章 同族

    吼吼吼!

    尸骨天路之上,庞大的骨梯前面,出现了一道道影影憧憧的身影。

    卓文停下脚步,目光变得凝重之极,他进入这骨梯已经三天了。

    前三天还好,除了那重力倍增以外,骨梯并无其他的危险。

    但今日,骨梯前方竟是出现了亡灵,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卓文左手虚空一抓,凝聚出一柄雷火交加的神剑。

    而这雷火神剑更是在卓文意念控制之下,开始分化出一柄柄极道火剑和极道雷剑,两种神剑密密麻麻,遍布在卓文的周身。

    做完这些,卓文一步步地向前,对于前面出现的亡灵熟视无睹。

    砰砰砰!

    随着卓文不断地前进,周围的密密麻麻的极道神剑展露出恐怖的威势,漫天飞舞,凡是靠近卓文的亡灵,尽数都被极道神剑刺穿湮灭。

    卓文畅通无阻地登上骨梯,亦步亦趋,速度不快,却平稳如山。

    就这样,卓文在骨梯又行走了十天时间,他却发现亡灵数量减少了,但他依旧没有抵达骨梯尽头。

    “这骨梯没有尽头嘛?”卓文眉头微蹙,低声喃喃。

    又是五天,卓文依旧还在骨梯内,看不到骨梯的尽头,而亡灵则是销声匿迹一般,再也没有出现了。

    这一刻,卓文发现了可能他继续走下去,根本就是徒劳。

    卓文深吸一口气,便是盘膝坐在骨梯台阶上,露出深思之色。

    当初那双猩红眼睛出现在他脑海中,并且提示他去尸骨天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现在他已经来了这尸骨天路,反而困在这里面了,这根本不合理。

    “可能是我的方法错了?”

    卓文眉头微蹙,他回想起当初那双猩红眼睛出现在脑海中的场景,缓缓地闭上双眼。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卓文周身开始浮现出诡异的黑雾,将他的身形全部都遮掩住。

    此刻,卓文的脑海之中,那双猩红眼睛再次出现。

    “我已经来到尸骨天路了,但我根本找不到出路,告诉我如何去见你。”

    卓文抬头仰视着这双猩红眼睛,古井无波地道。

    “显露出你的本体,以你的天赋吞噬来开启出口。”

    猩红眼睛仅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是缓缓地敛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卓文睁开双目,他看上骨梯那模糊的尽头,目露清明之色。

    “试试吧!”

    说着,卓文仰天嘶吼一声,旋即他的身躯开始一丈丈地拔高,而整个人形态更是化作了一只恐怖的巨兽。

    此巨兽太庞大了,骨梯与其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噬恢复真身后,猛地一张口,便是吐纳出黑色的吞噬漩涡,一股吞天纳海般的恐怖吸力,自他的口中传来。

    旋即,卓文发现骨梯的尽头出现了一阵阵的涟漪。

    原本模糊不清的尽头,此刻逐渐地变得清晰许多,仿佛这尽头之前沾染了灰尘,现在灰尘都被吸收,所以变得清晰可见。

    卓文目光虚眯,右脚猛地一蹬,噬庞大的身躯便是飞掠而出,竟然轻易地进入了那骨梯的尽头。

    当噬进入尽头的瞬间,周围竟是泛起极为剧烈的无形涟漪,就犹如石子掉入水面一般,波光粼粼。

    而卓文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极为的难受。

    不过当他清醒过来后,却是发现他所处的地方不再是那骨梯,而是一处平地。

    在平地最前方,伫立着一座雄伟的骨制大殿。

    大殿的两边,立着两具巨型的异兽骨架,看上去极为的雄伟壮观。

    噬恢复了人躯后,卓文目光露出警惕之色,旋即缓缓地朝着前方的大殿走去。

    进入大殿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一股古老而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更让卓文惊骇的是,当这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的瞬间,卓文发现他体内的生机也因为共鸣,居然在逐渐的老化。

    卓文吓得立马运转雷火能量遍布全身,这才遏制住了这气息的影响。

    单单这逸散出来的气息就这般的恐怖,卓文心中越发的谨慎。

    “进来吧,不用这么拘谨!”

    一道苍老的声音,蓦然自大殿内部传来,回荡在卓文耳畔,振聋发聩。

    卓文心中一紧,却是露出犹豫之色。

    这骨制大殿实在太古怪了,能够生存在这大殿中的人,肯定不是简单之辈,有可能这声音的主人就是这骸骨界的王。

    “族人,我想你都猜到我的身份了,为何还如此忌惮,进来吧!”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满是不容置疑的意味,一股让卓文心神震颤的威压猛地碾压下来。

    这股威压实在太恐怖了,震颤的卓文心砰砰乱跳,只得硬着头皮进入大殿深处。

    卓文的见识算是不错了,这股威压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太强大了,比无情老人要强大许多。

    若是要比较的话,这威压虽然不如当初的大梵天,但其实相差不是太大。

    卓文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不是虚天九登级别的强大存在也相差不远了。

    而且此人方才的话,也就表明此人的身份应该也是噬,他将卓文当做了同族之人。

    大殿幽深处,空无一物,周围燃烧着绿油油的火焰,使得大殿内部显得阴森森的。

    在大殿深处的空地上,摆放着一个棋盘,一名披头散发的身影,就坐在棋盘的一端,认真地看着棋盘上的棋局,眉头紧锁,好似在思索如何破掉棋盘上的棋局。

    卓文站在棋盘另一端,默默地看着这名邋遢男子,却并不答话。

    “来,小辈你坐我对面!”

    邋遢男子右手一招,其对面的棋盘处凭空出现了一个蒲团,而男子抬头看了卓文一眼,对着那蒲团指了指。

    只是当这男子抬头的瞬间,卓文瞳孔一缩。

    这是一张极为恐怖的脸庞,只见在脸颊表面,遍布纵横交错的突起的脉络血管,而且这些脉络还不断地蠕动,就犹如爬虫一般,看着显得很恶心。

    卓文的意志力算是比较不错,但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惊讶。

    卓文盘膝坐在蒲团上,这才注意到眼前的男子,手上和脚上都缠绕着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