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8章 欺骗

    “小辈,本王的神念恐怕是支撑不住了,等这骨戟部落的火海消失后,你带着噬玺来尸骨天路找我,入口我已经帮你弄好了,只要你持有噬玺就能进入。 ”

    卓文的脑海中,响起噬王那虚弱的声音,但很快就逐渐的减弱,最终消失无踪。

    卓文知道噬王附着在噬玺上的神念,算是彻底的被那火海给消磨光了。

    想到这里,卓文站起身来,立马朝着骨戟部落的废墟掠去。

    当卓文掠至骨戟部落的废墟的时候,那绿油油的火海依旧很猛烈,卓文并没有轻易靠近,而是盘膝坐在外围,布置防御阵法后,便是开始炼化剩余的死气。

    这从七头骨花中所得到的死气,威力极为巨大,卓文知道只要他成功炼化这死气的话,那威力恐怕绝对是杀人于无形。

    只不过让得卓文遗憾的是,这死气所炼化出的细针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说,使用过一次以后,就基本不能再次使用了。

    可以说,这死气细针绝对是卓文的底牌,若是运用得好的话,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杀死虚天八登后期以下的强者,若是在关键时期,更是有可能对虚天八登巅峰的强者造成致命的打击。

    卓文发现信仰之力炼化的效果实在太好了,比神力之火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他打算以后炼化宝物都使用信仰之力好了。

    十天时间,卓文终于是将黑色方块中的死气全部都炼化成功。

    而死气也彻底被炼化出了二十根细针,被卓文藏在了神魂空间之内,当做他的强力底牌。

    炼化掉死气后,卓文抬头看了眼骨戟部落废墟中央上空的火海,发现火海比之前要虚弱了很多,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彻底的熄灭。

    卓文又在此地等待了三天时间,那在上空熊熊燃烧的火海终于是逐渐的减弱,最终消失。

    卓文一跃而起,在火海消失的瞬间,他就掠至那噬玺身边,一把将其抓住。

    此刻,噬玺表面的光华极为的暗淡,气息也比之前要虚弱许多。

    卓文神识扫进去观察了番,发现这噬玺内部的禁制纵横,密密麻麻,与之前噬王交给他的完全不一样。

    卓文知道,原本被噬王炼化出的八千九百九十九道禁制,因为噬王使用了秘术,此刻全部都恢复了原样,里面的禁制依旧回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禁制。

    而且随着噬玺中噬王神念的消失,卓文清楚这噬玺其实已经是无主之物了,若是他卓文现在想要炼化,并且在这上面留下印记的话,也完全可以办到。

    不过,卓文并没有去炼化噬玺,而是取出小庙宇将死灵的灵魂招了出来。

    他必须要先判断这噬王是否对他图谋不轨,若是真的对他图谋不轨的话,那他卓文直接炼化了噬玺也不会有半分愧疚。

    当然,若是噬王是真心实意要放他卓文离开骸骨界的话,卓文绝不会随意拿走这原本属于噬王的噬玺。

    “死灵,你给我指出那夺舍大阵的位置。”卓文淡淡地道。

    死灵也没墨迹,观察了番四周,便是一挥袖袍,瞬间掠至骨戟部落废墟的中央部分,旋即对着脚下的废墟道:“就在这里,你的阵道水平不错,只要稍微推演一下,应该就能够感应到那股夺舍大阵的气息。”

    卓文来到死灵身后,袖袍一挥,死灵脚下的废墟顿时被清空,而卓文则是拿出九个兽骨阵盘,悬浮在周身,开始默默推演这下面的气息。

    半个时辰,卓文猛地睁开双目,他右手一把将死灵的灵魂捏住,冷冷地道:“我并没有感应到任何夺舍大阵的气息,你在骗我!”

    死灵瞳孔一缩,不由得尖声大叫道:“不可能,我之前明明感应到那夺舍大阵的气息的,我绝对不会感应错的,你让我来推演。”

    卓文眉头微蹙,放开了死灵,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后者,道:“那你来!”

    死灵目光凝重,掠至那被清空下来的废墟,双手不断地捏诀,开始再次推演。

    但很快,死灵脸色变得苍白,嘴中喃喃道:“不可能,当初我明明在这里面感应到夺舍大阵的气息的,不可能有错的。”

    卓文将信将疑,正欲要靠近死灵的时候,一道无形涟漪挡在了他的胸前,旋即卓文闷哼一声,不由得连连爆退。

    与此同时,死灵犹如清风一般,迅速地朝着远处飞遁,其速度之快,卓文反应过来之后,就已经看不到死灵的身影了。

    “这混账东西,果然是在骗我……”

    卓文冷哼一声,却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右手一捏诀,原本逃窜的死灵惨叫一声,便是烟消云散。

    这死灵狡猾如狐,卓文一直都在提防着这老家伙,所以在将这老家伙的灵魂收入小庙宇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的在其身上下了手段。

    若是这死灵不耍什么花样的话,卓文自然不会乱来,但这死灵若是耍滑头的话,卓文肯定不会客气。

    “这死灵所说的话应该是七分真,三分假,虽然还不知道那噬王到底是怎样的人,但你还是得多多提防着点。”小黑不知何时出现在卓文身边,沉声道。

    “此事我知道!”

    卓文点点头,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毛头小子了,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和险阻,卓文的心智早已变得极为成熟,经验老道,不会再像那初生牛犊一般了。

    “那噬王若是仁义,我卓文自然敬而远之,若是不仁不义,也别怪我卓文耍些小手段。”

    卓文目光闪烁,旋即祭出噬玺,以信仰之力为媒介,开始不断炼化着噬玺,与此同时,在噬玺中的禁制不断被卓文炼化的同时,卓文以模仿的手段在上面布置相应的禁制。

    不得不说,信仰之力确实是炼化好手,这噬玺内的禁制卓文观察过,手段都极为高明,而且越往后面,那禁制也越复杂强大。

    但信仰之力却轻而易举地就将前面的禁制一一炼化,势如破竹,行云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