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 再次翻脸

    噬王却哈哈大笑,道:“卓小友,你太单纯了!这封印之地封印了我无数年,你真的以为我能够轻易脱困?我实话告诉你,就算这封印有所破损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脱困。 ”

    “之前我说我可以脱困,只不过是稳住你而已,若是我实话实说的话,以你的警惕心,必然会有所怀疑。”

    卓文目光逐渐阴沉下来,这噬王果然没安什么好心,从头到尾一直都在算计他。

    “好了,我也不与你废话了,我并不打算杀你,只是与你神魂互换,到时候你代替我在这封印之地忍受接下来的禁锢,而我则是用你的身份离开骸骨界,然后重新回噬界,夺回我的王位。”

    噬王咧嘴一笑,右手成剑指,缓缓地对着卓文的眉心按去。

    砰!

    只不过,当噬王的剑指即将碰到卓文眉心的瞬间,一股轰隆爆炸自噬王体内连续不断的响起。

    噗嗤!

    噬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不由得连连后退。

    仔细看去,噬王身上随着爆鸣声不断地响彻,一股股血雾爆开,使得噬王极为的狼狈。

    在噬王退后的瞬间,卓文身边出现了一道绿色漩涡,一袭白衣飘飘的卓文本尊暴掠而出。

    九个兽骨阵盘漂浮在卓文本尊周围,不断地旋转。

    只见卓文本尊双手捏诀,九个兽骨阵盘化作尖锐的漩涡之力,轰在了卓文脑门上的那黑色爪子。

    与此同时,卓文神魂更是施展了魂杀之术。

    一内一外同时攻击,那按在卓文脑门上的爪子最终崩溃消散。

    而黑衣卓文脱离了那爪子禁锢,立马恢复了行动,一步跨出,手中凝聚出雷火交加的神剑,猛地朝着噬王抛去。

    此刻,噬王依旧受那噬玺的影响,全身血雾不断地爆开,脸色难看到极致。

    现在又瞧见那抛来的极道神剑,脸色顿时阴沉,他怒啸一声,连忙将噬玺给抛开。

    这噬玺被卓文动了手脚,上面爆发出的力量,他根本控制不了,若是不扔掉的话,只能被动地被这股力量轰在身上,承受着难以承受的压力,索性他就先扔掉。

    噬玺被扔掉的瞬间,卓文袖袍一挥,将那噬玺取了回来。

    这噬玺已经被卓文炼化了一千道禁制,又在上面布置了卓文自己的禁制,所以卓文想要触发这噬玺上的禁制,只需要心念一动即可。

    原本他并不想使用噬玺的禁制对付噬王的,可惜的是,噬王不仁在先,那也不能怪卓文不义。

    轰隆!

    恢复过来的噬王,右手猛地一捏拳,狠狠地砸在前面的雷火神剑之上,一拳将雷火神剑砸成了齑粉。

    “你……你在噬玺上动了手脚?你真卑鄙……”噬王目光阴沉地盯着卓文道。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道:“彼此彼此,我只是对你多了一层防备而已,若是你没有害我的心,那我也不会触发噬玺中的禁制。”

    “混账东西!”

    噬王怒吼一声,一步踏出,蒲扇般巨大的手掌,猛地轰出,顿时间,黑色的雾气滚滚袭来,尽数都轰在了卓文的胸前。

    卓文却是来者不拒,他祭出噬玺,立马启动了其中前一千道禁制,顿时噬玺黑雾爆发,犹如洪荒巨兽般,猛地胀大数千丈,毫不留情地朝着噬王轰去。

    轰隆!

    犹如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卓文闷哼一声,不由自主地退后数步,反观噬王却是被轰的倒飞在地上,显得颇为狼狈。

    这噬王虽然实力强大,但可悲的是,现在被封印封住,实力根本十不存一,再加上他的噬玺都被卓文炼化,它的手段确实是不多。

    此刻与拥有噬玺的卓文碰撞,难免落入下风。

    卓文也知道这噬王的情况,倒也不惧噬王分毫,淡淡地道:“告诉我骸骨界的出口,我并不难为你。”

    噬王阴笑道:“让我放你出去,你想得美!今日我就要你彻底的留在这里。”

    说着,噬王再次朝着卓文冲去。

    卓文眉头微蹙,右脚一踏,手中噬玺被他祭出,滚滚黑雾弥漫,形成恐怖的巨大玉玺,犹如山岳般狠狠地砸了下来。

    噬王再次被砸飞,只不过让得卓文蹙眉的是,这噬王简直就是钢筋铁骨,噬玺居然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不过,想起噬的肉身就已经足够恐怖了,噬王乃是噬族之王,其肉身只会比噬更恐怖,想到这里,卓文也就释然了不少。

    若不是这噬王被锁链捆缚着,难以施展真身来作战的话,卓文还真的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将其压制住。

    砰砰砰!

    随着噬王一遍遍被砸飞又爬起来,卓文却是显得不耐烦了。

    这噬王好似根本不知疲累一般,根本就不停歇。

    “小子,之前那死灵与这噬王对战的时候,那死灵不是说过这噬王有些惧怕信仰之力的吗?你可以试试信仰之力啊!”小黑的声音忽然在卓文脑海中响彻。

    卓文目光一亮,立马祭出了小庙宇,心念一动,小庙宇便是被他悬浮在了那噬玺的上方。

    噬玺再次轰向了噬王,噬王心中冷哼,他的肉身极为恐怖,远远超过一般的噬,这噬玺仅仅只是解开一千道禁制,对他并没有太大的伤害,顶多就是挠痒痒而已。

    噬玺再次轰来,噬王也不是很在意,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卓文身上,心中沉思如何接近卓文。

    他当初在星空断层认出卓文的分身是拥有王族血脉的噬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计划,打算对这王族血脉的噬进行夺舍。

    一旦夺舍成功,以他的经验和才能,完全可以迅速达到当年巅峰的时刻,甚至还有可能更进一步,到时候他就要闯入噬界,挑战新一代的王,将那可恶的新王拉下王座,夺回属于他的王位。

    不过,当噬王按照之前那样以手臂抵挡眼前轰来的噬玺的瞬间,他脸色大变,一股让他极为讨厌的力量侵入他的体内。

    噗嗤!

    噬王吐出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倒飞而出,它坚韧无比的胸膛,此刻已经凹陷下去,看上去伤的极为严重。

    “信仰之力?你什么时候拥有这股力量的?”噬王双目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卓文,低吼道。

    卓文不紧不慢,缓缓地托着小庙宇,根本不等噬王继续说话,再次控制噬玺朝着噬王轰去,并且小庙宇中乳白色的信仰之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笼罩在噬玺表面。

    “混账!”

    噬王不由得爆粗口,双臂抬起,欲要挡住那噬玺。

    可惜的是,噬玺本来力量就很恐怖,再加上信仰之力对噬王有着绝对克制,所以噬王并没有抵挡多久,就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身上的伤势更是严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