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7章 唐无影

    卓文虽然表面平静异常,但内心却汹涌澎湃,他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就听到了时空神匙的消息。

    不过,他很清楚他所得到的那地图终点位置,根本就不是这个危险地带,要知道这危险地带是最近才形成的,是人为造成的,不可能会是他从噬王所获得的地图中的那枚时空神匙。

    那么,这危险地带中的时空神匙,很可能是另外一枚。

    想到这里,卓文心中就充满了激动之色。

    “你们二人在这里也不安全,不如随我一起吧,我带你们离开此地如何?”卓文看着男修淡淡地道。

    男修的意图他哪里看不出来,既然这男修给他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将这对道侣带到危险地带的对岸去也没什么不可的。

    这对道侣顿时狂喜,连忙对着卓文拱手道谢。

    卓文摆摆手,道:“不必如此,危险地带很危险,你们先委屈一下,进入我的灵戒中吧!”

    这对道侣自然不会有意见,纷纷进入卓文灵戒中。

    收起这对道侣,卓文一跃而起,朝着前方的危险地带掠去。

    虽然他明知道唐无锡给的路线图是假的,但他依旧打算沿着这路线图走到底。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引出唐无锡和其两个哥哥。

    他相信唐无锡肯定对那时空神匙知道的并不清楚,主要的线索应该在他的两个哥哥身上。

    进入危险地带的瞬间,迎面而来的星空风刃,犹如蝗虫一般,密密麻麻地席卷而来,砸在了卓文的面前。

    卓文撑开神力护盾,将迎面而来的一道道星空风刃尽数都挡了下来。

    现在卓文的本尊修为已经达到了虚天六登天位合一的境界,实力以一般的虚天七登还要强大些,这些星空风刃虽然强大,但对于卓文并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沿着路线图,卓文缓缓地朝着危险地带的深处掠去。

    随着不断深入,卓文发现周围的星空风刃越来越恐怖,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一般来说,正确的路线图肯定是比较安全的,但现在卓文周围的星空风刃可称不上什么安全啊。

    距离路线图终点还有百米的距离,卓文停了下来。

    此处的星空风刃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密密麻麻,连视线都被这些星空风刃遮蔽,难以看清前方的景物。

    而在卓文前方百米处,一块面积极大的星空塌陷,呈现在他的面前。

    这星空塌陷的中央是一片虚无,漆黑一片,犹如无尽深渊,掉进去好似就出不来一样。

    卓文目光忌惮地看了眼面前的星空塌陷,这星空塌陷绝对是他生平仅见,实在太庞大,太恐怖了。

    他有一种感觉,若是他掉入这星空塌陷的话,根本就别想出去了。

    卓文默默地站在星空塌陷面前,目光中冷意越发的浓郁。

    “哈哈!你还真的按照路线图来到这里了,我还真的有点佩服你的胆量。”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卓文不用猜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那唐无锡。

    转过身去,出现在卓文面前的是三道身影,最左边的青衫中年文士,卓文并不陌生,就是唐无锡。

    此刻的唐无锡,看着卓文的目光,满是戏谑之色,仿佛卓文是他的玩物一般,可以随意拿捏把玩。

    而另外两人皆是身着黑色长袍,其中一人两鬓雪白,目光中透露着沧桑的气息。

    另一人年纪较轻,目光阴翳,此刻正直勾勾地盯着卓文。

    “三弟,你要我们对付的是这个虚天六登的垃圾?是不是有些兴师动众了?”两鬓雪白的男子,目光一眯,有些不悦地道。

    “大哥,你可别小看这小子,他身上拥有大秘密,之前我在庙宇中与此子交过手,他落入下风,你也知道庙宇内可是有重岳大阵,我依旧不是此子对手,可见此子不简单。”

    “而且此子随随便便就拿出七级神丹,可见此子身上有多富裕。”唐无锡连忙道。

    “三弟,你也太废物了吧?虽说你才刚刚晋级虚天七登,但在庙宇中都不是这区区虚天六登的废物的对手,你太让我失望了!二哥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将这废物擒拿下来的。”

    站在一边目光阴翳的男子,咧嘴一笑,全身气势爆发,血腥气味喷涌而出,整个人犹如矫健的猎豹一般,猛地弹射而出,朝着卓文暴掠而来。

    两鬓雪白的中年男子并没有阻止,而是淡漠地看着卓文。

    他很清楚他二弟的实力,修为已经达到虚天七登巅峰,距离虚天八登只差一步之遥。

    眼前这白衣青年就算再不简单,那也不可能比他这个二弟强大到哪儿去。

    卓文目光淡漠地看着那直掠而来的阴翳男子,袖袍一挥,顿时从灵戒中召唤出了雷火剑。

    “小黑,看你表现的时刻了!”卓文微笑道。

    小黑拍拍胸脯,咧嘴笑道:“处理这种垃圾,包在本龙爷身上。”

    说着,小黑化作一道恐怖的剑光,雷火能量犹如落雨一般,环绕在雷火剑周身,看上去恐怖而强烈。

    轰!

    雷火剑速度极快,轰在了那阴翳男子身前。

    阴翳男子原本目光中的不屑,顿时烟消云散,而是变得凝重之极。

    雷火剑上的恐怖气息,让得他实在是心惊胆战,所以他想都不想就使出了本命神器来阻挡这诡异的雷火剑攻势。

    砰砰砰!

    雷火剑瞬间斩出数十剑,每一剑都拥有势大力沉的恐怖威势。

    阴翳男子疲于应付,吐出一口鲜血,猛地倒飞而出,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色。

    “退!”

    阴翳男子发现雷火剑的恐怖,立马就打算退,可惜的是,雷火剑根本就不给他退后的机会,剑光如水,猛地掠出,雷火能量犹如狂风暴雨,尽数都倾泻在阴翳男子身上。

    这下是真的苦了阴翳男子,后者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之色,勉强抵御着雷火剑那恐怖的攻势。

    “方才我记得你说我废物的吧?还说几下就能够将我擒拿下来了,现在都已经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没将我擒拿下来呢?”

    卓文背负双手,俯视着那被雷火剑困住的阴翳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笑意。

    阴翳男子是有苦说不清,他哪里知道这卓文居然还有这么恐怖的神器,居然将他压制的如此狠。

    若是知道的话,他怎么也不可能擅自出手对付卓文,更不会放出方才那豪言,现在想想,那豪言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