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7章 陷害

    童启梅也意识到她问题有点多,尴尬地捋了捋双鬓的发髻,却有着别样的风情。

    不得不说,童启梅确实是难得的美女,丝毫不比慕辰雪差多少,而且其性格表面上虽然冷漠,但卓文发现与其熟识之后,童启梅也是挺好相处的。

    “卓大哥,我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多啊?”童启梅弱弱地道。

    卓文微微一笑,道:“启梅,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现在我就一一给你诉说一遍吧!”

    虽说卓文与童启梅接触的不长,但当初童启梅也帮了他不少的忙,所以对眼前这外冷心热的女子,卓文好感却是不小。

    接下来,卓文便是将自己的经历简略的说了一遍,当然关于一些关系到他自身秘密的东西,他一概略过,没有过多详细地讲。

    卓文说完后,童启梅却是双手托腮,痴痴地看着卓文,其眸子中竟是出现一丝罕见的崇拜之色。

    卓文有些抵抗不住童启梅的这等眼神,连忙道:“启梅,此次我来半月殿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卓大哥,你说吧,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你的,肯定帮你!”童启梅回过神来,大大方方地道。

    卓文沉吟片刻,沉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听说你们半月殿月祖身上拥有八大天域的星空图?”

    童启梅一怔,旋即点头道:“师祖确实是有八大天域的星空图,不过那星空图有些残缺,而且这星空图对于师祖来说,极其重要的东西,卓大哥,你是打算要借用那星空图嘛?”

    童启梅美眸微转,她本就是冰雪聪明,现在卓文问出这个问题,立马就猜到了卓文的目的。

    卓文也不隐瞒,道:“对的,我身上有一张地图,但我不知道这地图到底是属于哪个天域的哪个地方,所以我必须要通过八大天域的星空图来比较才行。”

    童启梅美眸闪烁,道:“卓大哥,此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卓文却是疑惑地看着童启梅,道:“启梅,你不是说过那星空图对月祖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吗?我想你应该很难借的出来吧,你放心好了,我还有办法……”

    卓文话还未说完,却是被童启梅打断。

    只见童启梅难得严肃地道:“卓大哥,当初你帮了我那么多,启梅却没怎么帮得上忙,为此启梅一直心中有愧。”

    “此次卓大哥你有事拜托我,我若是帮不上忙的话,启梅真的再无脸见你了,卓大哥放心好了,师祖对我很好的,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到师祖那里借到那星空图的。”

    卓文看着童启梅脸上的认真神色,略有些无奈地摇头道:“启梅,你言重了,当初你也尽力了,也算帮了我不少忙,其实你并不欠我什么。”

    童启梅却摇头认真道:“卓大哥,你就先让我试试吧,若是我能借到的话,你就不用麻烦别人了。”

    闻言,卓文也只得点头,他知道这是童启梅的一番心意,他也不好意思辜负人家的这点心意。

    见卓文答应下来,童启梅显得很高兴,她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美眸一凝,便是从身上取出传讯玉符。

    只见童启梅的传讯玉符正在闪闪发光,显然是有人在给她传递讯息。

    童启梅稍微扫了一下,对着卓文歉意道:“卓大哥,我师父传讯给我,看来我得去一趟,你放心好了,此次我去师傅那里,可能可以给你想办法借到八大天域星空图的。”

    卓文微微一笑,道:“你先去吧!”

    童启梅点点头,又是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是离开了洞府。

    空旷的洞府内,卓文静静坐在桌子边上,他沉默地看着手中的玉牌,这玉牌是童启梅给他的,乃是童启梅自己洞府的钥匙。

    持有这玉牌的卓文,可以自由出入童启梅的洞府。

    卓文摇摇头,心想童启梅也太信任他了吧,连洞府的钥匙都亲手交给他。

    收起玉牌,卓文想了想,决定先离开洞府。

    虽说童启梅说一定会帮他借到那八大天域星空图,但他知道童启梅虽然是半月殿天才,但资历还不够能够从月祖手中借到星空图。

    此事,他还得找韩炎,毕竟韩炎可是半月殿太上长老,位高权重,即使是月祖应该也会给韩炎一个面子的。

    想到这里,卓文便是离开了童启梅的洞府。

    童启梅的洞府之外,是一片面积极大,环境优雅的花园。

    卓文在这半月殿人生地不熟,自然不会乱走。

    他取出当初韩炎给他的身份令牌,在上面传递了一个信息后,便是在这片花园中闲逛。

    韩炎的身份令牌内,自然是有通讯功能,他只要抵达半月殿,并且传讯给韩炎的话,韩炎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卓文相信,过不了多久,韩炎应该就会来到这里。

    当卓文步行到一处桃花林中的时候,一道酥麻的娇喘声骤然从前方桃林处传来。

    卓文神识微微扫去,顿时瞧见了一幕春光乍泄的场景,在他的神识之中,一对年轻男子正在行不齿之事。

    从两人的服饰可以看出,这对男女应该都是半月殿的弟子。

    只是半月殿毕竟是十大宗门之首,为何在这花园之中,竟有弟子行这等之事,这让卓文颇为无语。

    卓文并没有继续用神识去探查,虽说这花园内有屏蔽神识的阵法,不过卓文的神识何其强大,自然不受压制。

    在收回神识之后,卓文便是绕道而过,与那对苟合男女背道而驰。

    但很快,卓文发现不对劲了,他发现周围的桃林居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卓文没走多少步的时候,周围出现了二十多道的身影,将他团团围住。

    “你们这是何意?”

    卓文看了眼这二十多人服饰,发现这二十多人全部都是半月殿弟子。

    “何意?你侮辱我们半月殿的师妹,你说我们是何意?”

    为首一人是一名器宇轩昂的白衣男子,此刻,他手持长剑,目光冷漠地看着卓文叫嚣道。

    卓文目光看着这白衣男子,心中却是冷笑连连,此男子不正是之前他神识探查到的那对苟合的男女中的那名男子了。

    现在这男子居然还有脸站出来指认他侮辱了他的师妹?这脸皮也太厚了点吧。

    虽然卓文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他自然猜到了应该是有人要陷害于他,虽说这手段很低端,但此地无法使用神识,使用这种嫁祸手段,然后立马以雷霆手段杀死嫁祸的对象,到时候也就死无对证了。

    只是他卓文初来乍到这半月殿,与其中的任何人都不熟,又有谁会这么无聊来陷害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