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晓天和凤夕瑶两人在舞蝶的带领下,走出了大厅。

    大厅之外,有着一处巨大的广场。

    此刻这座广场被黑压压的士兵包围着,一道道呐喊声犹如雷霆般扩散弥漫而来,听上去声势浩大。

    在广场中央,两道身影速度极快的交击着,若是仔细看的话,其中一道身影极为的狼狈,落入了绝对下风,一次次地被打倒在地。

    当卓晓天和凤夕瑶被舞蝶带着来到广场内的瞬间,原本欢呼的士兵,呼声倒是小了很多,很是自觉地让开一条道。

    周围的士兵默默地看着卓晓天这个城主,却没有一人高呼城主之名,更没有一人向城主行礼。

    卓晓天眉头微蹙,却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他有些担心吕寒天。

    吕寒天天赋很强,这些年靠着洛神宫的资源,修为节节攀升,达到了虚天五登左右,但与窦轩这种虚天七登巅峰的强者相比,差距实在太大。

    所以,吕寒天与窦轩现在比斗,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砰!

    只听沉闷的破空声响彻,旋即一道狼狈的身影猛地倒飞而来,迎面砸在了卓晓天三人面前。

    卓晓天大喝一声,一步踏出,双掌如风,猛地轰在前方空气之中。

    恐怖的掌劲犹如怒龙一般,呼啸而出,旋即将这道倒飞而来的身影接在了手中。

    卓晓天眼力惊人,自然一眼就看出这倒飞而来的身影不正是吕寒天嘛。

    轰隆!

    当卓晓天双掌接触到吕寒天背部的瞬间,一股惊天动地般的恐怖劲力,传递到他的双手之上。

    噗嗤!

    吐出一口鲜血,卓晓天颇为狼狈的连连爆退,知道百米开外,这才勉强停住身形。

    卓晓天目光寒光凛冽,一闪而逝,这股劲力极为恐怖,而且他也发现这劲力并不是吕寒天自身的,而是窦轩刻意为之。

    “晓天,你没事吧?”

    凤夕瑶连忙来到卓晓天身边,担忧地道。

    卓晓天摇摇头,而是轻轻放下吕寒天,道:“寒天伤势很严重,夕瑶,你身上还有疗伤神丹嘛?”

    此刻的吕寒天,颇为的凄惨,只见吕寒天胸前的衣服全部被鲜血染红了,而吕寒天更是胸腔上下起伏着,双目紧闭,整个人处于昏迷的状态。

    卓晓天能清晰地感受到,吕寒天的气息在逐渐地减弱,若是还没有强大的疗伤神丹支持的话,吕寒天必死无疑。

    凤夕瑶摇摇头,道:“晓天,我身上的神丹用完了,只能去宝库里面取些过来了!”

    卓晓天道:“你快去取吧,再不使用疗伤神丹的话,寒天的伤势会越来越恶化的。”

    凤夕瑶也知道情况紧急,站起身来,便是朝着天枢城核心地方掠去,而舞蝶则半跪在吕寒天身边,神色中满是惊慌失措。

    砰!

    凤夕瑶并没有掠出多久,便是被一道神力屏障挡住,不由自主地退后数十步。

    “窦轩,你这是要干嘛?”

    凤夕瑶转过头,美眸惊怒交加地看着后方的窦轩,这道神力屏障就是这窦轩释放出来的。

    窦轩缓缓从广场走来,周围的士兵皆是露出敬畏之色,为窦轩让出一条道路,俯下身来,神色恭敬而谦卑。

    “夫人,这是我和吕寒天之间的战斗,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还有城主,你也一样!”窦轩慢悠悠地道。

    卓晓天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冷冷凝视着窦轩,道:“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城主了?在我面前,你难道还想要杀人不成?”

    窦轩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弧度,他哈哈大笑道:“杀人?对,今日我就在我敬重的城主面前杀人?难道你阻止得了我?你凭什么来阻止我?你有那个实力嘛?”

    卓晓天气得发抖,他低吼道:“窦轩,你别忘了,你之所以能够晋级虚天七登是我儿卓文的功劳,当年你也立下誓言,效忠于我儿。”

    “对,我确实是说过效忠于卓文,但可惜的是,卓文掉入了星空断层了,掉入那种地方就算不死,也永远别想出来!也就是说,当年我的誓言是可以作废了。”窦轩淡淡地道。

    “你……”卓晓天双目赤红,冷冷地道。

    窦轩不耐烦地道:“现在我也不想和你打哑谜了,我曾经发誓效忠卓文,却并没有说效忠你卓晓天,既然卓文不在了,那我自然也不可能臣服你们这群实力不行的蝼蚁之辈。”

    “现在你宣布将城主之位让给我,我看在那卓文的情分上不杀你们,不然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啊!”

    卓晓天双拳紧攒,他目光越过窦轩,落在了其身后的那一众士兵身上。

    可惜的是,这些士兵在接触到卓晓天的目光的瞬间,尽皆都低下头,根本不敢与卓晓天目光接触。

    “你别白费功夫了,这些士兵以后就是我的了,在极西之地唯有强者才能统治其他人,你们还不够格。”窦轩冷笑道。

    而他此话一说出口,其身后的那些士兵纷纷跪在地上,对着窦轩俯首称臣。

    卓晓天脸色煞白,整个人沉默了下来,他知道现在就算他多说也无用了,无论是在哪里,永远都是靠拳头说话的,一句承诺和一纸协议永远都不靠谱。

    卓晓天默默地看了眼脚边身受重伤的吕寒天和无助的舞蝶,还有不远处目露悲愤之色的凤夕瑶,他颓然地道:“记住你的承诺,我将这城主之位让给你!”

    说着,卓晓天将腰间的城主腰牌解了下来,将其丢给了面前的窦轩。

    窦轩接过腰牌,目光露出满意之色,旋即右手一挥,原本攒在凤夕瑶手中的宝库钥匙,便是被窦轩强行抢了过去。

    旋即窦轩屈指一弹,取出一枚神丹抛给卓晓天,道:“这枚疗伤神丹拿去吧,保住那废物的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卓晓天接过那枚神丹,勃然大怒地道:“这只是三级神丹,对寒天效果并不大,窦轩你太过分了。”

    卓晓天刚说完,一股强悍的神力暴掠而来,旋即卓晓天闷哼一声,便是倒飞而出,砸在了数十米之外,嘴角血丝喷涌而出。

    窦轩收回手,卓晓天手中的神丹便是自动悬浮,落在了窦轩的手中,旋即窦轩淡淡地道:“若是不满意,这神丹我收回,若是还敢乱嚼舌头的话,小心我手下无情,滚吧!”

    说完,窦轩便是在一众士兵簇拥下,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