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该死!”

    白衣青年面无表情,仅仅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右手猛地一挥,那些原本静止的攻势,居然调转方向,朝着相反的方向掠去。

    顿时间,广场周围惨叫声不绝于耳,仿佛这个世上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凄惨之事。

    砰砰砰!

    顿时间,广场周围足有五成的修士当场死亡,而有三成身受重伤,剩下两成则是或多或少身上有些挂彩。

    要知道,卓文可不是将这些攻势原路奉还给他们,而是在这其中添加了自身的力量,所以才会造成这么恐怖的威力。

    原本闭目等死的卓晓天三人,立马就注意到身前的白衣青年,特别是瞧见白衣青年的面目的瞬间,爆发出惊喜之色。

    “卓文……你回来了?你终于是回来了!”

    凤夕瑶立马就上前,一把将卓文抱住,泣不成声。

    当初在得到卓文掉入星空断层的时候,凤夕瑶黯然神伤了许久,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啊。

    卓文拍了拍凤夕瑶的背部,以示安慰,而卓晓天则是来到卓文面前,拍了拍卓文的肩膀,略有些愧疚地道:“卓文,我愧对你,没有当好天枢城的城主……”

    卓文摇摇头,旋即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看到龙家族人的身影,沉声道:“父亲,龙家族人呢?”

    卓晓天轻声道:“龙家族人倒是没事,只是寒天他……”

    “寒天大哥他怎么了?”卓文脸色微变问道。

    “寒天他被窦轩这混账打成重伤,我们的宝库的钥匙更是被窦轩夺取,寒天他无法得到治疗,伤势正在恶化,而且这窦轩逼迫你父亲让出城主之位,你父亲照做了,但这窦轩还是打算杀了你父亲,实在可恶至极。”凤夕瑶美眸充满杀意地道。

    卓文目光渐冷,旋即他转过身来,抬起头,看着白玉高台上依旧坐在王座上的窦轩,一股杀意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猛地席卷而去。

    窦轩眉头微蹙,倒也丝毫不惧地与卓文对视。

    当初他虽然忌惮卓文,自然是因为卓文实力强大,而且那时候窦轩的修为也才虚天六登。

    但现在却不同了,这十几年来,依靠着卓文得到的洛神宫遗址的资源,修为突飞猛进,直接晋级到了虚天七登巅峰。

    所以窦轩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甚至已经不将当初的卓文放在眼里了。

    就算是现在卓文过来了,他心想即使他不是这卓文的对手,他想要逃的话,卓文还真留不下他。

    而且他现在才是天枢城的城主,指挥着天枢城如此庞大的兵力,他若是集合这些兵力,未必不是这卓文的对手。

    毕竟现在的卓文形单影只,孤身一人,又怎么会是整个天枢城的对手呢?

    轰隆!

    卓文目光中的杀意越来越旺盛,恐怖的气势更是犹如飓风一般,猛地席卷开来,朝着四面八方轰去。

    窦轩瞳孔一缩,这股向他施压的气势实在太恐怖了,居然给他一种被巨山碾压的感觉,而他就好似蝼蚁一般,随时都会被这巨山碾压成齑粉。

    砰!

    顿时间,窦轩脚下的白玉高台碎成了无数的齑粉,而窦轩颇为狼狈地从上面掉落,双脚不稳,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卓文缓缓的走过去,身上的气势越来越恐怖,整个广场都犹如水汽蒸发一般,空间扭曲,视线模糊。

    窦轩双脚颤抖,卓文这气势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窦轩这才发现,原来卓文的实力这么强,或者说,此刻的卓文实力比当初要强大太多了。

    “你给我死!”

    窦轩目光一狠,从灵戒中取出一朵黑色莲花,朝着卓文抛去。

    黑色莲花迅速扩大,黑色的花蕊之中,衍生出一条条黑色的触手,向卓文整个人缠绕而去,只是瞬间就将卓文整个人覆盖了进去。

    窦轩右脚一蹬,化作一道流光便是朝着天枢城外逃窜而去。

    窦轩很清楚,以卓文方才表现出的那强大的气势,那黑色莲花根本就困不住卓文。

    可惜的是,窦轩根本就没有掠出多久,两道剑光猛地从黑色莲花内部冲出,将黑色莲花捅了个大窟窿。

    窦轩感受到身后两道剑光掠来,猛地取出一柄丈许长的黑色长枪,双手一抖,长枪黑气蒸发,凝聚出栩栩如生的巨大黑龙。

    黑龙张嘴,将两道剑光吞下,巨大的龙尾猛地一甩,狠狠地将那黑色莲花轰成了齑粉。

    可惜的是,龙尾刚刚甩出,立马就被黑色莲花内部的卓文一手抓住。

    “给我下来吧!”

    卓文右手一用力,黑龙直接砸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在其体内爆出两道巨大的窟窿,在那窟窿之中,两抹剑光再次掠出。

    “奶奶个熊,区区虚天七登巅峰也敢在本龙爷面前嚣张,今日本龙爷就废了你!小血子,跟我一起上。”

    雷火剑中传来小黑有些不爽的声音,而紧随在雷火剑身后的血仙剑连忙应了一声,由于时间紧急,所以也没拍马屁,哇哇叫地朝着窦轩轰去。

    窦轩目光阴沉,一枪刺出,周围星空扭曲,传来噼里啪啦的诡异爆鸣之音。

    血仙剑哇哇大叫,竟是第一次变得那般的勇猛,竟然直接与窦轩的长枪碰撞在一起。

    无数火星飞溅,血仙剑哇哇一叫,便是被窦轩一枪挑飞。

    不过,窦轩也因为血仙剑强大的攻势,右手一抖,不由得连退数百步,目光惊异地看着那全身血色的神剑。

    他心中极为震撼,这血色神剑仅仅只是神器而已,不仅有如此高灵智的剑灵,而且这威力恐怕不弱于一般的虚天七登的修士了吧。

    现在窦轩真的恐惧吧了,这卓文派出的一柄神剑居然就有这么恐怖的威势,那么如果卓文亲自出手呢?那他岂不是立马就败了?

    当窦轩胡思乱想的时候,雷火剑带着雷火能量,犹如疾风暴涌而来。

    窦轩回过神来,长枪猛地点出,顿时间,一道道枪芒犹如漫天形成,开始逆时针旋转起来,竟是有着诡异恐怖的扭曲之力。

    “垃圾!”

    小黑极为不屑地说了一句,雷火剑猛地斩出,无数的枪芒犹如纸糊一般,彻底碎成无数的碎片,雷火的能量犹如恐怖的怒龙,猛地轰在了窦轩面前。

    噗嗤!

    在接触到这股雷火能量的瞬间,窦轩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双手抬起长枪,艰难地抵挡着这股雷火能量。

    “怎么可能?这神剑比那血色神剑还要恐怖?”

    窦轩目光满是震惊之色,这雷火剑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恐怕可以媲美虚天八登的修士了吧。

    这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是窦轩他所能够抵抗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