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前进吧!这小家伙开始躁动起来了,恐怕真正的好东西都在这星空道路的尽头。”

    麻玉杰手掌心的灵隐狐吱吱地叫起来,身躯扭动,焦躁不堪。

    麻玉杰松开手掌,灵隐狐顿时吱吱叫了一声,便是化作一道光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那星空道路掠去。

    卓文和麻玉杰自然是紧随其后,他们目光中都是露出热切之色,当然,除了热切以外便是警惕和戒备之色。

    虽说他们都知道,在星空道路另一端很可能有重宝,但他们并没有失去理智。

    高收获往往伴随着高风险的,这点道理卓文自然也懂的,麻玉杰也是不例外。

    两人行走在星空道路上,速度不快不慢,就算前方灵隐狐焦躁难耐,也被麻玉杰强行压制下来,放慢速度。

    两个时辰左右,两人依旧在星空道路行走着,在道路两边则是一望无际的诸多星辰日月,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漫步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中一般。

    轰轰轰!

    忽然间,原本平稳的星空道路,传来极为恐怖的震颤,由于这震颤来的太突然了,卓文和麻玉杰两人尽皆都站立不稳,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卓文目光阴沉地道。

    “卓兄,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

    麻玉杰目光阴沉,看向星空道路两边。

    卓文顺着麻玉杰目光看去,瞳孔一缩,他发现两边的星空的那些点点繁星犹如落雨一般朝着这边掠来。

    每一颗星辰都代表着一颗温度恐怖的恒星。

    恒星的温度绝对是远远超过大部分的火焰,虚天以下的修士在恒星之中是必死无疑,而面对如此多的恒星冲撞,即使是强大的虚天强者,也有陨落的危险。

    “卓兄,祭出无极冰莲,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麻玉杰忽然大喝道。

    不用麻玉杰说,卓文已经祭出无极冰莲了。

    只见晶莹剔透的一朵冰莲自卓文的掌心盛开,随后显化出足有数十丈之大,将卓文和麻玉杰都护在了花蕊当中。

    由于无极冰莲被卓文彻底炼化了,这冰莲的寒气虽然恐怖,但基本都在卓文的控制范围,自然也伤不到卓文和麻玉杰。

    轰轰轰!

    在无极冰莲祭出的瞬间,最先轰来的恒星,狠狠地撞击而来。

    恒星就犹如放大无数倍的巨大火球,当恒星轰在无极冰莲的瞬间,凝聚在恒星之中的岩浆尽数溃散,暴涌而出,就好似决堤的洪水一般,分外的恐怖。

    你能想象比整个星球还要庞大的岩浆倾泻而出的场景吗?

    卓文脸色有些难看,恒星的温度实在太高了,即使是无极冰莲,居然在方才的冲击之下,防御也有所松动。

    好在无极冰莲内蕴含着冰之本源,虽说无极冰莲在这恒星冲撞之下有所损耗,不由有着冰之本源,无极冰莲恢复速度极快。

    不过,卓文却不能保证,当后面的一连串的恒星全部都轰来的时候,无极冰莲是否能够挡得住。

    即使冰之本源赋予了无极冰莲恐怖的寒气和超强的恢复力,但那么多恒星齐齐狂轰乱炸而来,无极冰莲恐怕根本来不及恢复就要被轰成齑粉。

    轰轰轰!

    在当初第一颗恒星的瞬间,后面的恒星齐齐轰来,速度极快,连绵不绝。

    而整个无极冰莲在这等狂轰乱炸之下,出现了恐怖的震动,而冰莲表面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卓文瞳孔一缩,猛地看向麻玉杰,沉声道:“无极冰莲当不了多久,你看着办吧!”

    除了无极冰莲以外,卓文身上自然还有其他底牌,不过卓文可不是那种喜欢吃亏的人,这麻玉杰到现在都还没出力过,总不能让他卓文一个人阻挡着周围恐怖的恒星群吧。

    麻玉杰点点头,旋即从灵戒中取出九九八十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阵盘,旋即他袖袍一挥,恐怖的神识萦绕在阵盘之上。

    只见阵盘上爆发出炽烈的金色图纹,旋即九九八十一块阵盘落在了无极冰莲的周围。

    紧接着,卓文发现无极冰莲内部的冰之本源的潜力全部都被这阵盘给逼了出来。

    原本只有数十丈的冰莲,此刻在阵盘的激发下,竟然疯长了起来,直接化作了数百丈巨大的冰莲,那寒气喷涌而出,犹如冰龙一般厚重巨大。

    威力剧增的无极冰莲,总算是将无数的恒星挡在了外面。

    身处于里面的卓文,清晰地看到一颗颗恒星砸在冰莲表面,碎成无数的岩浆爆涌四溢开来,就好像绚烂的烟花绽放出极为耀目的光彩。

    “这是什么阵法?”

    卓文颇为奇异地看着那镶嵌在冰莲内部的九九八十一块阵盘,颇为惊喜地问道。

    “这是启示阵法,可以激发所有力量的最本源的极限,你这冰之本源本来就很恐怖了,但你还远没有发挥出它的极限,现在我使用启示阵法将冰之本源的力量发挥到最大化了。”麻玉杰淡淡地道。

    卓文点头,旋即看着周围的那八十一块阵盘,他知道这阵法应该是个九级阵法,以卓文的水平,他依旧看不透这阵盘的具体纹理,可见这阵盘有多么的复杂和强大。

    虽说卓文有心请教这麻玉杰关于启示阵法的细节,毕竟这东西与无极冰莲配合绝对是一绝,但他知道这阵法应该是麻玉杰身上的重要阵法,恐怕不可能会交给他的,所以他也就不打算提起。

    恒星冲撞持续了三个时辰,终于是彻底结束了。

    此刻,星空道路两边再也没有一颗恒星之光,而是一片的漆黑和虚无。

    而星空道路此刻被滚滚岩浆所淹没,只见前方道路,是厚厚的一层岩浆,炽热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前方的道路。

    拥有无极冰莲,这些横亘在道路上的岩浆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阻碍,毕竟无极冰莲的寒气足以将这些岩浆凝固,从而形成一条漆黑坚硬的道路。

    两人又是花了一个时辰时间,他们终于是走到了星空道路的尽头。

    只见在星空道路的尽头,是一道巨大的白色拱门,这拱门并没有关闭开合的门,而是镂空的。

    在白色拱门另一端,则是有一座平平无奇的断崖,在断崖的顶部,有着一抹鲜艳的血红。

    这抹血红太鲜艳了,两人远远看去,一眼就注意到了那抹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