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的目光落在那断崖顶部的那抹鲜红的瞬间,全身气血竟是有种沸腾的感觉。

    连忙压抑住那气血的躁动,卓文发现身边的麻玉杰也同样是身形微颤,显然后者与他一样也感受到了那断崖顶部的那抹鲜红的异样。

    “那是血液……”

    麻玉杰目光眯起来,犹如梦呓般低声喃喃道。

    卓文心中一震,他望着那远处断崖上的血液,目光中多了几分凝重。

    正如麻玉杰所说,断崖上的鲜红是血液,这是一座染血的断崖。

    只是卓文震撼的是,这断崖上的染血居然给他如此强大的冲击,居然影响到了他全身气血。

    要知道,卓文现在的实力,在大梵天域中绝对是排的上号的巅峰强者了。

    但卓文方才只看了一眼那染血的断崖,他的气血就忍不住跳动,仿佛要脱体而出,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单单血液就能影响到他以及麻玉杰这种等级的强者,那么这血液的主人生前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强大啊。

    “我们进去吧!”

    麻玉杰脸色罕见地出现了严肃之色,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模样。

    卓文点点头,两人便是并肩进入了那拱形门内。

    至于麻玉杰的七尾灵隐狐,则是在抵达这里的时候,躲入了麻玉杰的怀中瑟瑟发抖起来。

    这小家伙一开始可是兴奋的不得了,现在抵达宝地,反而害怕起来了,卓文倒是感到好笑,不过这也表明此地不仅是宝地,恐怕也不是善地。

    轰!

    当卓文和麻玉杰进入拱形门的瞬间,两人瞳孔尽皆都紧缩成针,他们只感觉到一股惊天动地般的压力,猛地碾压在他们身上,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在这股压力志宏,蕴含着绝世杀伐,恐怖的杀意不断冲击着两人的神魂,仿佛欲要因此将两人的神魂尽数都碾碎爆裂一般。

    卓文低吼一声,神魂中的六千多座神魂星系齐齐运作,恐怖的神识暴涌而出,抵御着那犹如跗骨之蛆般想要钻入他神魂中的杀意。

    卓文的神魂虽然恐怖,但这股杀意更恐怖,居然瞬间将卓文神识布置的防御冲破,一股脑儿地进入他的神魂空间内。

    “魂杀!”

    卓文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地使出了神魂秘技魂杀,无形的神识波动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猛地拍打而出,掀起重重高浪,挟裹着灭世的威力。

    魂杀之技确实是强大,原本势如破竹轰入卓文神魂中的杀意,尽数都被这魂杀之极挡住了。

    即使是卓文都不由得佩服当初的那无脸女的天才,居然创造出魂杀之技这么恐怖的技能,这魂杀之技绝对算得上是神魂最强大的技巧,能够将神识的威力发挥出这么强大,也唯有这魂杀之技了。

    这种增强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几何倍地增长,一旦使用了魂杀之技,卓文的神识就变得强大之极,当然魂杀之技对卓文的消耗也不小。

    不过,卓文身上拥有天域星空髓,还真的不怕消耗。

    勉强挡住杀意后,卓文斜睨着身边的麻玉杰,在发现这死胖子虽然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却并无大碍后,他就知道这死胖子底牌不比他弱啊。

    麻玉杰自然也注意到安然无恙的卓文,心中也兀自震惊,方才那杀意有多恐怖,他切身体会过,即使是寻常的虚天七登巅峰的强者,在那杀意下也要陨落。

    但卓文却除了脸色苍白以外安然无恙,可见卓文的神魂之强大,丝毫不弱于他。

    “卓兄,你发现了吧!这股杀意是从那断崖上散发出来的!”麻玉杰忽然道。

    卓文深吸一口气,他目光落在前方断崖上,更准确地说,他的注意落在断崖顶端的那抹血红,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这股杀意是从那血液中散发出来的。

    “这到底是谁的血液,染血断崖后,居然还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这……”卓文如噎在喉,心中震撼十分。

    麻玉杰也是凝重地道:“我怀疑这血液的主人至少也是生死两极境的强者,甚至还有可能是证道强者。”

    卓文目光越发的严肃,生死两极境卓文之前听噬王说过,这是虚天九登中的圆满境界。

    虚天九登共有三个小境界,分别是悟生境、悟死境和生死两极境,而生死两极境算是虚天九登圆满了。

    据说虚天九登想要晋级破天,那就要证道,当然,证道的具体方法,卓文目前还真不知道,毕竟他距离虚天九登都有些遥远,更不用说是证道的。

    只是卓文惊讶的是,身边的这死胖子貌似对那证道颇为了解,这让卓文越发的疑惑这胖子的来历了。

    “无论是生死两极境的至强者还是证道强者,都是绝对巅峰的高手,这样的高手居然还染血在这断崖上,是谁干的?”卓文疑惑地道。

    麻玉杰却是摇摇头,道:“不清楚,这种层次的强者,已经脱离了我们目前所能够接触到的层次了,但本胖爷知道,连如此强大的高手都陨落在这断崖之处,那么这断崖必定不凡。”

    “但也很危险。”卓文冷冷地道。

    麻玉杰点点头,淡淡地道:“卓兄若是害怕了,可以待在原地,反正本胖爷是不可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的,至少要过去闯闯看!而且看着断崖的趋势,显然过去了极为悠久的岁月了,危险性早已不如当年。”

    说着,麻玉杰便是不再理会卓文,而是继续前进。

    卓文哑然一笑,倒也没有争辩什么,而是默默地跟在麻玉杰身后。

    拱形门距离断崖只有五百米左右,但卓文和麻玉杰两人走走停停,整整花了半天时间,这才面前走到断崖面前。

    要知道,随着两人不断靠近,那染血的断崖所逸散出的威压也就越发的恐怖,特别是那夹杂在威压中的杀意,简直是太恐怖了。

    两人若不是神魂强大,并且有着各自底牌的话,别说靠近断崖了,就算是走一步都可能直接被杀意冲破神魂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