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还我……眼睛还我……手臂还我……双腿还我……一切都还给我……”

    正当卓文目光震惊地看着那被无数小虫子缠绕的巨大心脏的时候,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悄无声息地在卓文耳畔回荡着。

    这声音好似梦呓,也好似在念诵,其声音中的悲愤和痛苦,卓文隔着老远就听得清清楚楚了。

    “心脏还我……眼睛还我……手臂还我……双腿还我……一切都还给我……”

    声音再次响起,深入卓文脑海之中。

    卓文低吼一声,立马使出了魂杀之术,勉强将这声音驱除,但他的双耳依旧能够清晰地听到这凄厉的声音,就好像在坟地中听到野鬼的嚎叫一般。

    卓文立马张开烛龙之翼,离开了此地,朝着断崖背面掠去。

    他感觉这断崖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事情的,其中肯定是有那死胖子搞的鬼。

    当卓文来到断崖背面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哪里有什么麻玉杰的身影,空空如也。

    “心脏还我……眼睛还我……手臂还我……双腿还我……一切都还给我……”

    又是同样的话语,再次出现,只是此次不再是回荡在卓文的耳畔或者是脑海中,而是从断崖深处猛地大吼出声,犹如雷霆一般,滚滚袭来,震耳欲聋。

    而血色断崖也因为这声大吼,开始出现裂缝,居然开始坍塌崩溃,而原本充斥在周围的杀意,也越来越恐怖。

    仿佛原本被压抑着的那股杀意,在那声大吼之后,全部都被释放出来了一般。

    “这死胖子干了什么?”

    卓文脸色大变,在这股忽然爆发出的更强大的杀意之下,不得不连连爆退,在退出千米之外,这才停住身形,目光凝重地看着前方那发生异动的断崖。

    卓文很清楚,这断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种状况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触发了某种机关。

    卓文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之前去了断崖背面,而现在又消失了的那麻玉杰,他知道断崖的异状,绝对和这家伙脱不了任何关系。

    现在他失去了那死胖子的任何线索,而断崖又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异动,卓文知道现在他只能静观其变了。

    卓文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默默地关注着前方的断崖。

    只见前方的断崖不断的塌陷崩溃,忽然那惊天大吼再次迸发而出,断崖彻底的崩溃,随后卓文发现那从真龙之血中出现的那颗巨大无比的心脏猛地掠出,想要破空而去。

    但可惜的是,这心脏并没有掠出多远,真龙之血中的无数血色小虫子犹如锁链一般,将心脏拴住,随后缓缓地将其拉了回来。

    “心脏还我……眼睛还我……手臂还我……双腿还我……一切都还给我……”

    在心脏被拴住的瞬间,那大吼声猛地爆发开来,一股无形的声波,犹如涟漪一般,在这片空间传播而出。

    随后卓文瞳孔微缩的发现,这片空间居然因为这声大吼而凝滞了下来。

    而卓文更是因为这空间凝滞,全身行动犹如静止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此刻,若是有人想要袭杀卓文的话,卓文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此次,卓文真的震撼了,单单声波就能够达到这么恐怖的威力,这家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轰隆!

    在这声波凝滞空间的瞬间,断崖彻底化作了虚无,随后卓文发现在那断崖地下,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

    随后他看见了一颗眼珠子,这颗眼珠子足有数丈大小,这眼珠子的眼白是血色的,眼瞳是金色的,看上去太过于诡异了。

    这眼珠子一出现,便是从他的眼瞳深处喷涌出血焰。

    这血焰犹如血箭一般,飙射而出,轰在了那拴住心脏的血色小虫子上。

    轰隆!

    血焰很强大,那凝聚成锁链的小虫子瞬间便是被轰断,而那颗心脏则是发出欢悦的鸣叫声,便是打算脱离此地。

    可惜的是,血池之中却是爆发出一道恐怖的龙吟之音。

    随后血池猛地翻涌出通天般的血柱,仔细看去,这血柱并不是血水所凝聚而成的,而是由无数的血色小虫子所汇聚而成的。

    血柱之中猛地冲出一个巨大的龙头,这龙头也是由那些小虫子组合而成的。

    只见这龙头猛地张开大嘴,一把将那心脏吞了进去。

    巨大的眼球发出愤怒的吼叫,猛地掠出,一股股恐怖的血焰飙射而出,便是与那龙头大战了起来。

    两者的战斗太恐怖了,单单逸散出来的余波都能够让这片星空静止,可见这两者的战斗有多么的强大。

    卓文躲在远处看着这场战斗,暗暗吃惊。

    无论是龙头还是那眼珠子,卓文根本就不是对手,即使是噬王分身,卓文也觉得对上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人很悬。

    因为卓文发现,无论是那龙头还是眼珠子,一招一式之间,居然都拥有着惊天动地的威能,这股威能他太熟悉了,那是天道的力量。

    之前他才被慕辰雪搞得分外狼狈,自然是对这天道力量极为的熟悉。

    而且卓文隐隐发现,这两者对于天道的运用甚至比之前的慕辰雪还要纯熟许多,仿佛信手拈来,就能够将天道驱使的如臂指使一般。

    嗖!

    正当那龙头和眼珠子大战的时候,一道悄无声息的身影,静悄悄地从那断崖下方深渊出探出脑袋,随后这身影来无影去无踪,立刻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卓文瞳孔一缩,立马就认出了这身影不正是那死胖子麻玉杰嘛。

    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进入了断崖下方的深渊内部,而且看这家伙探头探脑的样子,恐怕是在里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过这家伙确实是了得,居然能够在那龙头和眼珠子的眼皮底下溜走,而那两个家伙又毫无所觉。

    而卓文之所以能够不被发现,主要是他事先就已经藏匿好了,再加上他距离断崖本来就有一段距离,那龙头和眼珠子没发现他也是情有可原。

    但那死胖子可是在人家眼皮底下溜走的,可见这家伙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才逃过了那大战的两者。

    卓文收敛气息,暗自跟了上去,他倒是要看看这死胖子到底是想要去哪里?

    此次卓文除了那道真龙之血以外,就别无所得,他知道恐怕这里面最大的好处很可能被这胖子得到了,所以卓文是不会让这胖子就这样溜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