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道,其实就是印证自身的道,属于自己的真正大道。”

    “一旦印证成功,就会凝结出属于自身的道果,而每一位证道强者的道果都是不同的,属性和威力也是完全不同的。”

    “就比如我从那断崖下镇压的那证道强者得到的道果,应该是火属性道果,是一种五行道果,其威力绝对是比火之本源要恐怖许多。”

    “一旦拥有道果,而且你还是还未接触到天道的小菜鸟,你只要依靠这道果,与其修炼相同属性的天道,那么你就能够很快就修炼出自己的道。”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道果可以炼制攻击杀伐的神器,这种神器威力绝对是比次破天神器还要强大许多,只不过能够炼制道果的炼器师,在这片星空应该是很少了吧。”

    卓文认真的倾听着,随着麻玉杰不断地解释着,卓文对于道果倒是有着不小的了解。

    卓文打算修炼时空规则,这道果对于卓文并不适用,而且洛神宫遗址所得的那洛神的天道之血,也不适合卓文领悟自己的道,卓文打算将那天道之血当做攻击手段,也算是他的一种底牌。

    至于他身上的四种道果,他打算想办法将其融入噬玺之中。

    噬玺的潜力很大,若是将里面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禁制全部都炼化掉的话,威力远超过次破天神器,直逼破天神器,应该是媲美证道神器。

    若是融合了道果中的道韵,卓文相信噬玺的威力还会上升一大截,只是现在麻烦的是,这种强大的炼器师比较难寻觅。

    麻玉杰解释完后,便是沉默不语,但很快他的目光便是落向了前方星空远处,在那里有着一道流光急速地朝着这个方向掠来。

    卓文也注意到这道流光,他的神识衍生出去,发现了这流光是一艘面积极大的飞舰。

    这飞舰的外形与当初卓文在极西之地抢夺的那陆神号很像。

    卓文知道这飞舰应该是一艘专门运载修士的大型飞舰,一般这种飞舰背后都有不小的势力。

    卓文和麻玉杰对那飞舰发了个信号,那飞舰立马就停在了两人所在的陨石附近。

    虽说卓文和麻玉杰两人身上都有各自的飞舰,而且飞舰的质量和速度绝对是比这艘飞舰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但两人并不打算使用自己的飞舰,毕竟他们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难道让他们像苍蝇一样乱飞么?

    他们此次第一必须要知道此地是哪里,所以也不介意跟随这飞舰前往这飞舰要抵达的目的地。

    飞舰停下来后,便是打开舱门,在舱门处,一名神色冷漠的中年男子,对着卓文和麻玉杰两人随意招了招手。

    卓文和麻玉杰两人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气势,他们知道这飞舰内的修士实力都不高,他们没必要将气势释放出来威胁对方,毕竟他们只是过客而已,顺便向这飞舰的修士请教下此地到底是哪里?

    卓文和麻玉杰两人进入了舱门,而那中年男子毫不客气地右手一摊道:“先交一百枚上品神石,若是没有上品神石,那就那两万中品神石也行,若是没有神石,对不起,我们飞舰不欢迎你们。”

    卓文却是心中好笑,这中年男子开的价格算是挺高了,不过对于富裕的卓文和麻玉杰来说,一百枚上品神石实在不算什么,所以两人很干脆地就交了神石。

    收起神石,中年男子脸上的态度这才好转了许多,他对着卓文和麻玉杰微微点头,道:“你们跟我来吧,由于你们是中途插队进来的,所以我们飞舰并没有多余的客房,我只能安排你们去货物仓。”

    卓文和麻玉杰两人并不是很在意,当中年男子带着两人进入货物仓的时候,两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因为这货物仓内的环境实在太差劲了,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货物,空气之中居然还弥漫着一种难闻的味道,特别是这里面的星空能量极为的稀薄,一看就是这艘飞舰最差劲的一处地方。

    中年男子带来卓文和麻玉杰后,便是不想多管,于是转身打算离开,却是被卓文叫住了。

    “你有什么事情吗?”中年男子颇为不客气地对卓文道。

    卓文却是不以为意,从怀中取出一枚上品神石,递给中年男子笑问道:“这位兄台,不知道这飞舰的目的地是哪里呢?可否告知一下?”

    中年男子瞧了眼上品神石,身形一颤,立马将上品神石收了起来,而他那不冷不淡的态度,立马变得有些热络了起来。

    “飞舰的目的地是古兰星河,古兰星河作为六欲天域最富有的星河之一,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只要你身上有足够的钱,那么你就能得到足够的满足。”中年男子回道。

    卓文一怔,他却是没想到此次他误打误撞来到了六欲天域。

    听此人说起古兰星河,卓文脑海中不由得回忆起当初在半月殿看过的那八大天域的星空图,记忆定格在了六欲天域的星空图上。

    古兰星河是六欲天域里面最繁华和富裕的星河,在六欲天域里面名气极大。

    而且卓文还记得那古兰星河距离时空流沙河并不是特别远,好似那古兰星河内就有传送到时空流沙河的传送阵。

    当然,关于时空流沙河的事情,卓文可没有大嘴巴到将此事告诉麻玉杰。

    这死胖子可不简单,若是跟这死胖子说他要去时空流沙河,难免这胖子会有所怀疑,一旦怀疑,那么卓文就知道他想要独自去拿回时空神匙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卓文又是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后,那中年男子便是带着那枚上品神石离开了此地。

    “没想到来到了六欲天域来了,那单向传送阵实在是了得了,居然可以横跨一整个天域抵达另一个天域,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单向传送阵了!”

    一边的死胖子随意找了一块空地,一屁股坐下来后,头却是不断摇摆着,显然对于那单向传送阵将他传送这么远的距离有些不太相信。

    卓文却并没有觉得不妥,毕竟那秘境之中关押着的可是证道强者,能够困住证道强者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布置不了这般强大的阵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