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剑出现在白衣青年的瞬间,周围众人哪里不知道方才灭掉那十多艘飞舰,并且救了他们的是眼前这白衣青年呢?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其中一名机灵的修士,连忙出来对着卓文拱手道谢,其余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跟着此人向着卓文道谢。

    卓文仅仅只是点头示意,他本来就站在人群中,而那弑鲨舰队更是打算对人群下杀手,卓文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倒是卓文对方才那逃走的曹姓女子颇为另眼相看,之前那曹姓女子所释放出来的青鸾速度极快,甚至都快赶得上一般虚天七登的修士了。

    而那弑鲨舰队追出去的队长瘦削男子修为不过是虚天五登而已,在卓文看来想要追上那曹姓女子还有些困难。

    “那小女娃倒是有些意思,那青鸾不是一种星空巨兽,而是一种强大的能量,应该是那小女娃家族长辈留给她逃命用的。”麻玉杰啧啧称奇地道。

    卓文没有答话,而是找了身边一名修士要了一张前往古兰星河的路线图后,便是对着麻玉杰道:“麻兄,六欲天域你我人生地不熟,而且你我的合作也在离开那染血断崖后就已经结束了,卓某就此告辞了。”

    说完,卓文也不给麻玉杰任何说话的机会,袖袍一挥,便是带着血仙剑飞遁离开。

    麻玉杰双手背负身后,默默地看着那离去的卓文背影,颇有些摇头晃脑地自语道:“这家伙走得这么急,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若是真的有的话,那就有意思了,我也去古兰星河看看好了。”

    说着,麻玉杰随意抓来一名打算离开此地的修士,随意恐吓了下,那名修士便是乖乖地将古兰星河的路线图贡献出来。

    麻玉杰随手将那名修士扔开,神识随意查看了番古兰星河的线路图后,右脚虚空一蹬,便是离开了此地。

    卓文盘膝坐在飞舰之中,右手持着噬玺,左手持着小庙宇,以小庙宇中的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来炼化右手中的噬玺。

    卓文这段时间来,一直都在孜孜不倦地炼化着手中的噬玺,他原本在骸骨界的时候,就已经炼化了噬玺内的一千道禁制。

    但从星空断层出来到现在,也不过是炼化了一千道禁制,加起来一共也才两千禁制。

    可以说,在炼化后面的一千道禁制,卓文的速度明显比之前要慢许多。

    由此可见,这噬玺中的禁制是越到后面越艰难强大,卓文想要炼化所需要的时间比之前都要恐怖许多。

    想到这噬玺中总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禁制,卓文知道他想要将其中的禁制完全炼化掉,恐怕要到猴年马月了。

    当然,噬玺的威力确实是在不断地增加着,现在噬玺对他的作用,比九绝神纹剑和灭世流星都要大不少,他知道只要他孜孜不倦地炼化的话,这噬玺内的全部禁制终将都被他攻克。

    “小子,前方有人大战!要不要绕过去啊?”

    在控制仓控制着飞舰的小黑,忽然开口道。

    现在卓文基本都将飞舰的控制权交给了小黑和血仙两人,他则是当做甩手掌柜在疯狂的修炼或者就是炼化噬玺。

    自从经历了灾难峡谷中慕辰雪那件事后,卓文深感自身的实力不足,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修士,但面对虚天九登的强者依旧不值一提。

    所以,卓文想要尽快地增强自身的实力。

    卓文的神识随意扫了出去,发现那大战的是两男一女,而这三人中的一男一女卓文也不陌生,其中一名男子则是之前那弑鲨舰队的瘦削男子,而女子就是那曹姓女子。

    另一名男子卓文并没有见过,此男子年纪不小,看上去约莫三十五岁左右,身体颇为强壮,全身皮肤呈现小麦色。

    从战斗的痕迹,卓文一眼就看出来,这两名男子是一伙的。

    卓文默默地看着这场大战,那强壮男子并没有出手,而是站在一边双手抱肩,而那瘦削男子则是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对那曹姓女子攻击。

    虽说曹姓女子修为远不是瘦削男子的对手,不过这曹姓女子身边的那只青鸾环绕在她的周围,一直替曹姓女子抵御着瘦削男子的攻击。

    卓文目光落在了那强壮男子身上,瘦削男子的修为并不算高,也就虚天五登而已,不过这强壮男子实力更甚,达到了虚天六登巅峰。

    以曹姓女子的青鸾的速度,瘦削男子是万万追不上的,但现在这曹姓女子却是被追上了,显然是那强壮男子的原因。

    虽说那青鸾的速度可以媲美一般虚天七登的修士了,而这强壮男子只不过是虚天六登巅峰而已,但卓文知道这应该是这强壮男子有特殊的底牌才是。

    “这位师兄,能否帮帮小女子我,只要师兄帮我,小女子事后必有厚报。”

    卓文的飞舰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引起了三人的注意,瘦削男子看都不看那飞舰一眼,倒是那强壮男子目光虚眯,神识猛地化作一张大手,将卓文试探的那衍生而来的神识湮灭掉,倒是那曹姓女子,仿佛病急乱投医,对着卓文传音道。

    卓文收起神识,旋即停下了飞舰,从飞舰走了下来,目光颇为不善地看着那强壮男子。

    方才卓文衍生出来的神识仅仅这还是试探而用,所以不具有任何的攻击性,这也是修士与修士之间的一种礼貌的探视。

    但这强壮男子强行将他的神识湮灭掉,这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中的意思。

    卓文走出飞舰后,强壮男子打量了番卓文,眉头微微蹙起,他显然有些意外眼前这白衣青年居然也是一名虚天六登的修士。

    当然,卓文的气息虽然也是虚天六登,不过距离虚天六登巅峰还有点距离,强壮男子虽然有些忌惮,倒也并不是太在意。

    “这位朋友,我们弑鲨舰队在此地办事,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的话,惹祸上身。”

    强壮男子依旧背负双手,目光颇为不屑地看着卓文道。

    在强壮男子看来,眼前这白衣青年应该是个散修,根本不可能会冒犯他们弑鲨舰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