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师兄,救我!”

    曹姓女子美眸中担忧之色更加浓郁,不由得再次对卓文传音道,而正是曹姓女子的这一走神,被那瘦削男子抓到空隙,一拳将那青鸾轰碎,随后右手一抓,将曹姓女子抓在手中。

    “哈哈,周仁大人,此次多亏了你,不然我还抓不到这贱货。”

    瘦削男子提着面若死灰的曹姓女子,开怀大笑,来到了那强壮男子身边。

    瘦削男子虽然也看到了身前的卓文,却并没有太在意,虽说这白衣青年修为也是虚天六登,但他知道与他身边的这强壮男子比起来还是差些。

    而且现在又是二对一,瘦削男子不认为眼前这白衣青年会有所异动。

    强壮男子微微一笑,旋即淡淡地看着卓文道:“你还是滚吧,不然的话,别怪我出手了!”

    瘦削男子却满脸不屑地看着卓文,道:“垃圾懦夫而已,滚远点!”

    曹姓女子神色木然,此刻她也不再求救了,她知道现在他都被这瘦削男子抓住了,就算他如何去求救都于事无补,那白衣青年根本不可能会是这两人的对手。

    “刚才的话,你敢再说一遍嘛?”

    卓文神色平静,默默地看着瘦削男子,就犹如看一个死人一般。

    瘦削男子依旧不屑地看着卓文,缓缓地开口道:“怎么?你还不服气?我说你是垃圾懦夫还是抬举你了,在我看来,你连懦夫都不如!”

    卓文没有说话,而是右手一抬,澎湃的神力形成恐怖的飓风,朝着那瘦削男子席卷而去。

    瘦削男子显然没想到卓文忽然出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他身边的强壮男子反应极快,只见他怒喝一声,同样是轰出一张神力大手。

    砰!

    顿时间,神力飓风和神力大手撞击在一起,随后那神力大手眨眼间就崩溃,而神力飓风瞬间将那瘦削男子吞没。

    只听惨叫声响起,那瘦削男子在那神力飓风之中,身体在一点点地消散,最终连骨头渣都不剩,算是彻底的陨落了。

    而且卓文力量拿捏得恰到好处,倒是并没有伤害那被瘦削男子手中提着的曹姓女子分毫。

    此刻,强壮男子额前冷汗直冒,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瘦削男子在他眼前被杀死,而他居然无能为力。

    强壮男子不是傻子,从卓文瞬间就杀死瘦削男子可以看出,眼前这白衣青年的实力绝对比他要恐怖太多了。

    想到这里,强壮男子想都没想,立马就捏碎手中的符箓,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黑芒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卓文目光眯起来,这强壮男子速度倒是不慢,怪不得能够拦截下曹姓女子,想必是靠着其手中的那遁符才实现的啊。

    不过,强壮男子根本就离开没多久,一抹血光自星空暗处掠出,当强壮男子经过那抹血光处的瞬间,猝不及防,立马被那抹血光穿破眉心,倒地身亡。

    战斗结束的太快了,曹姓女子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瘦削男子和强壮男子就彻底倒地身亡了。

    当曹姓女子目光最终落在卓文身上的时候,她顿时肃然起敬,对着卓文拱手道谢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小女名叫曹纸鸢,乃是古兰星河曹家嫡系。”

    卓文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对此地人生地不熟,对这曹纸鸢口中的曹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概念。

    “时空流沙河距离古兰星河好像并不远,你是否拥有那时空流沙河具体的介绍玉简?”卓文淡淡地道。

    卓文之所以救此女,一来是他的性格使然,二来也是为了问问时空流沙河的事情。

    此女能够被那所谓的弑鲨舰队追杀,应该背景不小,对于时空流沙河肯定知道的不少。

    曹纸鸢诧异地看着卓文道:“前辈,你打算进入那时空流沙河嘛?”

    “对的!”卓文并没有隐瞒地道。

    “前辈,那时空流沙河可不是随时都能够进去的,现在时空流沙河被流沙世家所掌控着,而流沙世家对于进入时空流沙河的修士数量有着极为严格的把控,只有得到他们认可的修士才能进入时空流沙河历练。”曹纸鸢沉吟道。

    “认可?需要什么样的认可?”

    卓文略微蹙眉,他没想到这时空流沙河居然还有那所谓的流沙世家把控着,而且进入里面还需要所谓的认可,这让卓文有些无奈。

    “那流沙世家也在那时空流沙河?我记得这时空流沙河是无主之物的吧,为何会被那流沙世家把控了呢?”卓文诧异地问道。

    曹纸鸢却是小心翼翼地道:“前辈有所不知,在千年之前,时空流沙河确实是谁都可以进去,但在千年前,时空流沙河不知为何,开始崩溃,虽然崩溃的速度不快,这种崩溃将时空流沙河的入口给淹没了。”

    “也就是说,时空流沙河的入口塌陷消失了,其他修士想要进入时空流沙河,必须是要有入口才行的,不然的话,根本就进不去,而流沙世家则是掌握了进入时空流沙河的唯一方法,所以现在时空流沙河才被说成被流沙世家掌控。”

    “而那流沙世家其实并不在时空流沙河内,而是在古兰星河中,而且也是古兰星河最强大的势力,至于时空流沙河那边,由于时空流沙河的影响,整个时空错位,所以并不适合居住。”

    听了曹纸鸢的话语,卓文点点头,虽说他对时空流沙河并不太了解,但他也知道既然时空流沙河入口在千年前就塌陷了,现在他想要进入那时空流沙河,也只能依靠那流沙世家了。

    “前辈,若是你真的想去时空流沙河的话,必须是要去流沙世家的,不如您跟我先去古兰星河吧,到时候小女可以带你去那流沙世家。”曹纸鸢小心翼翼地道。

    卓文看了眼曹纸鸢,也没犹豫,点头道:“那就麻烦曹姑娘你了!”

    曹纸鸢连称不敢,心中却是有些雀跃,她知道眼前白衣青年应该是个散修,她此次带这等强者回去,或许可以邀请他加入他们曹家,到时候他们曹家实力又会增添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