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兰星河位于六欲天域的东部,算是六欲天域东部最大的星河,即使是放眼整个天域,古兰星河都算排的上号的。

    一路上,卓文倒也从曹纸鸢口中打听了不少关于古兰星河以及六欲天域的事情。

    卓文从曹纸鸢口中得知,六欲天域至少拥有三名虚天九登的强者,而且这还是明面上的,至于具体有多少名虚天九登,曹纸鸢也不甚清楚。

    卓文这才发现,六欲天域的整体实力比大梵天域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了,要知道大梵天域也就大梵天一人是虚天九登的强者,但六欲天域至少有三名。

    当然,当初的华夏天域卓文也猜测至少有三人是虚天九登,分别是太清、上清和玉清,这三清是华夏天域的中流砥柱,卓文知道这三人必定是虚天九登的强者。

    与此同时,卓文也打听了关于流沙世家的事情,他发现那流沙世家最强者狂砾乃是半步虚天九登的高手,同时也是这狂砾掌控着那时空流沙河的进入方法。

    所谓的得到认可,其实就是得到这流沙世家最强者狂砾的认可。

    只要这狂砾允许你进入那时空流沙河的话,那么你自然就有资格进入时空流沙河,这狂砾拥有唯一的决定权。

    当初,除了古兰星河以外,卓文也问了关于六欲宫的事情,不过六欲宫比卓文想象的要神秘,这曹纸鸢对于六欲宫了解的也不多,至于加入六欲宫的墨言无殇,他自然也没有问出什么线索出来。

    卓文曾经答应过墨言无殇,以后肯定会去六欲宫找她的。

    现在卓文恰巧莫名地被传送到了六欲天域中,他自然是要去一趟六欲宫的。

    不过,在去六欲宫之前,卓文打算先去时空流沙河将第二把时空神匙给找到再说。

    他还真怕麻玉杰那死胖子会捷足先登。

    虽说那麻玉杰并不知道第二把时空神匙就在时空流沙河中,不过这死胖子精明的很,肯定会去那时空流沙河去闯一闯。

    这家伙阵道水平太恐怖了,保不准还真有可能在那时空流沙河内找到那时空神匙,所以这件事对卓文来说宜早不宜迟。

    又是五天过去,卓文的飞舰抵达古兰星河。

    飞舰停在了曹纸鸢提前指定的广场上,当两人从飞舰上走下来后,便是有一队服饰整齐一致的修士,立马走了过来,单膝跪在了曹纸鸢身前。

    “属下恭迎小姐,路上小姐受惊了!”

    队伍面前,一名留着长发的老者单膝跪在曹纸鸢身前,一丝不苟地道。

    曹纸鸢看着眼前的长发老者,琼鼻不经意间皱了皱,道:“熊远,怎么是你?我父亲他人呢?”

    长发老者依旧单膝跪在地上,淡淡地道:“二爷有事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曹纸鸢柳眉深蹙,沉声道:“去哪儿了?”

    长发老者答道:“此事属下就不知道了,二爷走之前并没有说明具体去哪里?这样吧,小姐跟随老奴先回去吧,家主他们都很挂念你呢!”

    卓文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这长发老者,这老者虽然行为上没有任何的不妥,但那语气却是有些生硬和冷淡,对于曹纸鸢并不是特别的顺从。

    曹家的事情卓文知道的不多,不过曹纸鸢也跟他说过,曹家家主是她的大伯,也是他父亲的大哥。

    据说曹纸鸢的大伯的家主之位并不是曹纸鸢的爷爷传给他大伯的,而是曹纸鸢的父亲让位给他大伯。

    曹纸鸢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天赋很高,备受曹纸鸢爷爷器重,在其爷爷仙逝之前,便是提前将家主之位传给了曹纸鸢的父亲。

    只不过他父亲志不在家主之位,后来不知为何,他父亲被人偷袭,根基被毁,虽然修为没有跌落,但再无寸进,后被他大伯超越。

    曹纸鸢的父亲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见自己的修为比不上她大伯,所以很果断地将家住之位让给了她大伯。

    不过,她大伯在接任家住之位后,对他们的态度立马就变得冷淡了起来,甚至还刻意疏远他们这个派系。

    曹纸鸢经历的毕竟比卓文少,卓文却心如明镜,那弑鲨舰队是杀手组织,既然这弑鲨舰队找上曹纸鸢,肯定是有人要杀曹纸鸢。

    而到底是谁要杀曹纸鸢呢?

    卓文觉得曹纸鸢的大伯嫌疑比较大,毕竟她大伯因为当初曹纸鸢爷爷将家主之位传给了曹纸鸢父亲,所以心中对于曹纸鸢父亲怀恨在心。

    虽说曹纸鸢父亲后来将家主之位传给了曹纸鸢大伯,只不过从其大伯的种种行为可以看出也不是个宽宏大量之辈,所以对曹纸鸢出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曹纸鸢的大伯了。

    当然,这些都是卓文的猜测,他并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不好判定。

    曹纸鸢见长发老者将话都说满了,也没有说什么,她转过身,刚想要介绍卓文的时候,长发老者却是打断了曹纸鸢的话语。

    “小姐,此人我知道了,之前你在讯息中提过此人,你先回去吧,此人老奴会妥善安排,毕竟他可是救了小姐你一命啊。”长发老者淡淡地道。

    曹纸鸢俏脸涨红,这长发老者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吧,居然敢如此对她说话。

    曹纸鸢正想要发作的时候,卓文伸手将其拦了下来。

    “纸鸢姑娘,你先回去吧,我们到时候去曹家见!”卓文笑眯眯地道。

    曹纸鸢有些诧异地看了卓文一眼,虽然她觉得这长发老者有些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而且卓文也开口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熊远,卓大哥是我的贵客,你最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不然的话,本小姐拿你是问。”

    曹纸鸢美眸冷冷地看了长发老者一眼,便是与卓文道别了一声,在两名护卫带领下,先离开了此地,显然是去见那曹家的家主去了。

    等到曹纸鸢离去后,长发老者熊远这才起身,目光有些淡漠地看了卓文一眼,道:“这位朋友,多谢你救了我家小姐,现在你跟我来吧,为了表达我们曹家的谢意,我有东西送给你当做此次恩情的报酬。”

    说着,熊远头也不回地便是往前走去,而卓文则是蹙眉地看着这态度颇为傲慢的长发老者,但很快便是洒然一笑跟了上去。

    无论这长发老者耍什么花样,卓文都不惧,所以就堂而皇之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