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双方的战斗极为短暂,再加上战斗发生在卓文布置的困杀阵之中,所以战斗并没有惊动曹家。

    卓文缓缓来到曹轩冰身前,淡淡地道:“我与你曹家无冤无仇,我本打算与你好好说话的,但你却咄咄逼人,告诉我纸鸢姑娘在哪里?”

    曹轩冰浑身一颤,陷入了沉默,他现在知道他与眼前这青年差距太大了,他若是敢有丝毫异动的话,立马就会被此子杀掉。

    卓文也知道曹轩冰不会说,所以也没多说,右手猛地扣在曹轩冰脑门上,开始强行搜魂。

    虽说卓文的修为比曹轩冰要差上一些,但他的神魂却远比曹轩冰要强大许多,再加上曹轩冰现在已经是重伤之躯,毫无反抗之力,所以卓文对其搜魂并不算困难。

    查看了一番曹轩冰的记忆,卓文目光冷了下来,这曹轩冰还真的够狠毒的,居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自己的亲弟弟和亲侄女都压入黑水牢狱之中。

    卓文得知了曹轩冰所有的记忆,自然也清楚这一切都是曹轩冰设计陷害曹峰和曹纸鸢的,目的就是彻底铲除掉这个对他家主之位有威胁的二弟以及与其有关系的人。

    而那黑水牢狱卓文也从曹轩冰记忆中得知,知道这黑水牢狱极为歹毒。

    “若是不想死,带我去黑水牢狱!”卓文冷冷地道。

    曹轩冰浑身一颤,他连忙恭敬地道:“晚辈不敢,晚辈这就带前辈去黑水牢狱!”

    此刻,曹轩冰心中满是苦涩,眼前这青年实力强大,连神魂都恐怖至极,方才居然轻易便是对他搜魂,他知道此人若是想要破坏他的神魂,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面对这样的恐怖强者,曹轩冰心中根本没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说着,曹轩冰便是毕恭毕敬地带着卓文朝着曹家深处走去。

    一路上,经过的曹家族人纷纷朝着曹轩冰行礼,同时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跟在曹轩冰身后的白衣青年。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曹轩冰对身后的白衣青年极为客气和敬畏,不少曹家族人都是纷纷猜测卓文的来历。

    黑水牢狱很快就到了,曹轩冰站在大门外,指着前面一座巨大的黑山道:“前辈,前方就是黑水牢狱。”

    “带我进去,若是纸鸢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别怪我不客气!”卓文淡淡地道。

    曹轩冰心中一跳,暗暗叫苦,心中希望曹纸鸢还没遭受刑法,不然的话,他还真的要遭殃了。

    想到这里,曹轩冰匆匆忙忙地带着卓文进入黑山之中。

    曹轩冰乃是曹家家主,所以进入黑水牢狱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黑水牢狱内部乃是四通八达的黑岩通道,曹轩冰走得速度很快,便是来到了一处石厅上。

    此刻,石厅戒备森严,守着一队队卫兵,在石厅中央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子被吊起来。

    卓文定睛一看,这女子不正是那曹纸鸢嘛?

    “家主,你怎么来了?”

    一名光头大汉提着大刀恭敬地来到曹轩冰身前,目光露出疑惑之色。

    啪!

    曹轩冰一巴掌打在光头大汉的脸上,将光头大汉打倒在地。

    “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将我侄女绑在这里,你是不是眼里没有我这个家主?”曹轩冰声嘶力竭地道。

    光头大汉被打蒙了,心想这不是家主你的命令嘛?

    他还想争辩几句的时候,曹轩冰又是一巴掌轰过去,竟是将光头大汉的下巴给打裂了,可怜的光头大汉甚至还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前辈,是晚辈下属不懂事,居然瞒着我将纸鸢关起来,前辈若是还不解气,我替你杀了他!”曹轩冰转身对着卓文拱手谄笑道。

    曹轩冰这种低声下气的态度,惊呆了石厅中所有人,就连被吊着的曹纸鸢也一脸惊讶。

    曹轩冰的性格有多么强势,曹家上下人人都知道的,没有人敢忤逆曹轩冰,而曹轩冰也不容许别人忤逆他,更不可能在别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

    但现在,曹轩冰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一名年纪并不大的白衣青年如此低眉顺眼,这真的惊呆所有人了。

    曹纸鸢美眸终于是落在了白衣青年身上,特别是瞧见白衣青年面容的瞬间,不由得惊呼出声:“卓大哥,你……”

    曹纸鸢心中五味陈杂,他知道卓文实力不错,曾经杀死过弑鲨舰队的高手,但无论是弑鲨舰队的瘦削男子还是强壮男子,修为都没有超过虚天六登。

    而卓文本身的修为也才虚天六登,这与曹轩冰这种虚天八登的修士差距可不是一点两点。

    但现在曹轩冰如此低声下气地面对卓文,曹纸鸢知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眼前这卓文的实力绝对比曹轩冰要强,而且强大不少,不然的话,曹轩冰也不可能露出这等恭敬神色。

    卓文淡淡地看了曹轩冰一眼,他知道这老家伙在做样子给他看。

    “你们看什么看,还不将纸鸢放下来!”

    曹轩冰见卓文没有答话,很是识相地对着石厅中的其他人喝道。

    经过曹轩冰这么一喝,石厅顿时热闹起来,其中两名士兵连忙上前将曹纸鸢放下来,带到了曹轩冰身前。

    “纸鸢啊,大伯管理不善,让你受苦了,这样吧,大伯也不让你吃亏,你要什么补偿,大伯都成全你!”

    曹轩冰慈眉善目地看着曹纸鸢,语气之中满是浓浓的关切意味。

    可惜的是,曹纸鸢根本视而不见,她看着曹轩冰,冷冷地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立马放了我父亲,以后我和我父亲与你们曹家再无任何关系。”

    自从知道曹轩冰设计陷害他父亲后,曹家族人没有一人为他们父女两求情或者说句公道话后,曹纸鸢便是对曹家彻底的失望透顶,她决定此次救出父亲后,便是脱离曹家。

    “纸鸢姑娘的话你听见了吧,放了他父亲!”卓文淡漠地道。

    曹轩冰目露为难之色,不过在卓文那幽冷的目光逼视下,他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曹轩冰进入石厅前方的通道,而卓文和曹纸鸢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