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八十三章 曹峰

    通道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大约半个时辰,曹轩冰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的铁栅栏道:“二弟他就被关在里面。”

    此刻,卓文目光越过铁栅栏,落在了里面的一根铁柱子上的人影。

    这道人影双手被锁链帮着,吊在铁柱子上。

    此人披头散发,脑袋耷拉着,浑身赤裸,而他的身上有着密密麻麻的伤口,仔细看去,没有一块正常的皮肤。

    在铁栅栏中,漆黑无比的黑水,将此人头部以下的身体淹没,卓文可以清晰地看到,在那黑水之中存在着无数的黑色虫子,不断地转入此人全身上下的伤口之中。

    此人麻木不仁地耷拉着脑袋,仿佛对于痛觉失去了任何的感知力。

    “爹!”

    曹纸鸢美眸泪水哗啦啦流下,打算扑向那铁栅栏的时候被卓文拦了下来。

    卓文取出九块兽骨阵盘,打入铁栅栏前方,随后兽骨阵盘摆列出奇怪的阵法,紧接着那铁栅栏表面便是涌现出一阵阵的无形波动,最终铁栅栏碎成齑粉。

    卓文右手一掐决,悬浮在里面的黑水猛地溃散消失,尽数都被兽骨阵盘的阵道之力湮灭。

    曹轩冰看见卓文这一手,目光中忌惮之色越发的浓郁,他可以肯定,眼前的白衣青年绝对不是一般的八级阵道神师,这样的高手他知道他惹不起。

    卓文袖袍一挥,将这披头散发的人影轻轻放到了曹纸鸢身前。

    此刻,卓文才注意到此人身上的伤口,目光不由得一凝。

    此人的伤势极为的恐怖,全身上下的血肉几乎都被啃噬光了,只留下薄薄的一层血肉还黏在骨头上。

    在骨头内部,全部都是蠕动着的黑色虫子,不计其数地在此人的胸腔、腹部等体内蠕动爬行着,让人一看都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此人还有一丝气息存在,卓文还以为此人是必死无疑了。

    曹纸鸢瞧见曹峰成了这幅模样,泪水早已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下来。

    曹轩冰目光闪烁,小心翼翼地瞥了卓文一眼,心中却是打鼓。

    从曹轩冰的角度看,他知道曹峰这样基本是救不回来了,他生怕曹纸鸢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会不顾一切地要求这白衣青年杀了他。

    卓文默默地看着曹峰的惨样,心中也有些愤怒,这曹峰再怎么说也是这曹轩冰的亲弟弟,这曹轩冰居然一点都不顾兄弟之情,将曹峰弄成这幅模样,实在惨无人道。

    “纸鸢姑娘,你先让开一下,你父亲还有救!”卓文沉声道。

    原本悲痛欲绝的曹纸鸢,在听到此话后,顿时惊喜万分。

    她也不是没眼力的人,在瞧见曹峰这幅模样后,她知道想要救治曹峰难如登天,但现在卓文却说有救,她如何不欣喜。

    曹纸鸢连忙道谢,并且让出位置,而卓文则是目光凝重。

    他身上拥有天域星空髓,这曹峰还没死,只要服下天域星空髓倒是能够恢复大半,只是现在麻烦的是那些藏在曹峰体内的黑色虫子。

    必须要将黑色虫子先取出来,卓文才能帮助这曹峰恢复,不然的话,就算服用天域星空髓也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卓文澎湃的神魂犹如无数细微的触手一般衍生进入了曹峰的体内,随后利用魂杀之术开始不断绞杀着这些黑色虫子。

    卓文动作很轻柔,不敢乱来,不然的话,恐怕连曹峰的生机都被魂杀之术给湮灭了。

    如此往复半个时辰,曹峰体内的黑色虫子终于是被卓文驱除干净,随后卓文便是从灵戒中取出一滴天域星空髓,将其喂入曹峰嘴中。

    服下天域星空髓后,原本奄奄一息的曹峰,生机居然在迅速地壮大,其身上的血肉重新生长出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曹峰睁开了双目,他目光茫然地环顾四周。

    “爹,你终于醒了!”

    曹纸鸢扑入曹峰怀中,在一边观看的曹轩冰心中震撼,他显然没想到卓文居然在这短短时间内就将曹峰救活了,实在不可思议。

    “我居然没死……”

    曹峰抱着曹纸鸢喃喃自语,而他的目光很快便是落在了曹轩冰身上,他并没有发怒,而是平静地道:“大哥,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我自认为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曹家的事情,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曹轩冰目光闪烁,却并没有说话。

    而曹峰摇摇头,不再询问曹轩冰,而是目光落在了卓文身上,他上下打量着卓文,随后扑通跪在地上,向着卓文磕了三个响头,道:“小兄弟救命之恩,曹峰没齿难忘。”

    曹峰虽然之前奄奄一息,但意识却还颇为清醒,所以知道他的命是眼前这白衣青年救得。

    卓文却是拂袖将曹峰扶了起来,道:“曹伯父不必多礼,纸鸢是我的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对于卓文来说,救下这曹峰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他能帮上这个忙,自然不会不帮。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曹轩冰,若是你想要杀掉这曹轩冰,当上曹家新一任家主,我也能帮你做到。”卓文再次开口道。

    曹峰心中一惊,虽然他知道眼前这白衣青年不简单,但也只是以为这青年实力与曹轩冰旗鼓相当,所以曹轩冰才会对此子如此客气。

    但却没想到口气居然这么大,居然一开口就说杀掉曹轩冰让他当家主,完全没有将曹轩冰放在眼里的意思。

    “前辈,晚辈知错了,放我一条生路,家主之位我愿意放弃给我二弟,只求前辈不要杀我。”

    曹轩冰再也顾不上所谓的尊严,噗通跪在了地上,他知道眼前这白衣青年想要杀他确实是易如反掌,若是曹峰真的点头的话,他必死无疑。

    卓文并没有理会瑟瑟发抖的曹轩冰,而是看向曹峰道:“你来决定吧!”

    曹峰和曹纸鸢简直惊呆眼球,显然他们也没想到曹轩冰仅仅因为卓文的一句话就跪地求饶,害怕的瑟瑟发抖。

    由此可见,眼前这白衣青年恐怕远比他们两人想象地都要恐怖。

    “二弟,千错万错是我的错,求你不要杀我,我甘愿让出家主之位,求你求求这位前辈了。”

    曹轩冰见卓文不为所动,立马朝着曹峰和曹纸鸢磕头道。

    曹峰目光露出一丝不忍,摆摆手道:“前辈,曹轩冰毕竟是我的大哥,而且他的实力也比我强,有资格继承曹家家主之位,我想他继任家主之位比我更合适,至于我和纸鸢准备脱离曹家,离开古兰星河,以后也不打算待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