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八十五章 一招

    曹峰目光不善地看着蚀骨,从曹纸鸢口中他得知,曹纸鸢在回曹家的途中遭受了弑鲨舰队的追杀,险些丧命,所以曹峰对弑鲨舰队可没任何好感。

    “蚀骨,我与你可没有任何交情,现在给我滚吧,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曹峰冷冷地道。

    蚀骨目光幽冷,冷哼一声,他目光先是看了眼曹峰身边的曹纸鸢,随后便是落在了曹峰身后的卓文身上。

    曹峰的修为也是虚天七登巅峰,乃是曹家仅次于曹轩冰的高手,蚀骨也没把握胜过这曹峰。

    而且曹纸鸢刺杀任务失败后,蚀骨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他的两名得利手下陨落了,而且还是陨落在一名名不经传的小子手里。

    蚀骨冷冷地盯着卓文,咧嘴笑道:“虚天六登?不错不错,看你年纪也不大,能够修炼到虚天六登,可见天赋极佳!”

    说到这里,蚀骨看了眼曹峰,冷冷地道:“曹二爷,今日我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找你身后的这小鬼的,这小鬼胆子很大,杀了我弑鲨舰队不少人。”

    闻言,曹峰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之极。

    卓文的厉害曹峰可是在曹家切身体会过的,连曹轩冰都吓得跪在卓文面前,可见卓文实力绝对是在虚天八登以上。

    不是曹峰看不起这蚀骨,而是这蚀骨仅仅只是虚天七登巅峰,实力比曹轩冰要差劲多了,连曹轩冰都不敢惹这卓文,这蚀骨脑袋缺根筋吧,居然敢惹卓文,不是自寻死路嘛。

    周围众人更是哗然一片,甚至有些人更是摇摇头。

    他们都以为这蚀骨会找上曹峰闹事,这可是两大虚天七登巅峰的高手,若是真的对上的话,那恐怕就是一场好戏了。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两人非但没有对上,那蚀骨反而还找上了那只是虚天六登的白衣青年。

    虚天六登和虚天七登巅峰差距可不是一点两点,在他们看来,若是这蚀骨真的找这白衣青年的麻烦的话,这白衣青年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当然,周围也有一部分义愤填膺,觉得这蚀骨是以大欺小。

    “曹峰,今日此事你就不用插手了,若是插手,那你也不能怪我铁血无情了。”蚀骨气势十足地道。

    曹峰目光中的古怪之色越加的浓郁,他摇摇头道:“此事我不插手,你若是想要找卓兄弟报仇,我不阻止也不反对。”

    蚀骨眉头一挑,他没想到这曹峰这么好说话,从这曹峰和那白衣青年一起在酒桌上相谈甚欢就可以看出曹峰与这白衣青年关系不错。

    原本蚀骨还打算出些代价让曹峰不要出手的,现在却发现曹峰压根就没有打算出来帮助那白衣青年的意思。

    只有卓文知道,在曹峰看来蚀骨在卓文眼中只是个跳梁小丑,曹峰自然也不会献丑帮卓文挡住这蚀骨。

    “小杂碎,你若是有胆子,现在就出古兰酒楼与我一战,若是不敢的话,你就当个缩头乌龟,我会在古兰酒楼外一直守着,直到你这缩头乌龟出来。”蚀骨冷冷地看着卓文道。

    卓文却感到好笑,他瞥了眼蚀骨,旋即右脚踏空,掠出古兰酒楼,淡淡地道:“缩头乌龟我没兴趣,至于与你一战,那就不必了,我只需要出一招就行了。”

    “一招?我看你连一招的机会都出不了!”

    蚀骨先是一怔,旋即冷冷一笑,也是跃出了古兰酒楼,显然蚀骨是理解错了卓文的意思。

    “这小子胆识不小啊,居然这么干脆就掠出古兰酒楼与蚀骨一战了!”

    “胆子虽然不小,但有勇无谋,锐气太盛,恐怕要英年早逝啊!”

    “……”

    当卓文和蚀骨掠出古兰酒楼的瞬间,酒楼上下许多修士,都是翘首以待,目光中露出看戏的神色。

    当然,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场战斗是蚀骨必胜,毕竟人家蚀骨的修为比那白衣青年可要高上许多。

    “小子,胆子很不错,为了奖励你,我让你一招,你先出招吧!否则的话,你接下来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招了。”

    蚀骨背负双手,目光中满是自傲和不屑之色,显然他压根就没将卓文放在眼里。

    而蚀骨的这一做法,自然也得到了古兰酒楼不少修士的喝彩,甚至有些修士夸赞蚀骨有风度,不做作。

    “你确定?”卓文淡淡地道。

    “你废话很多,我让你先出招你就出招,废话还这么多?”

    蚀骨眉头微蹙,颇为不客气地对着卓文呵斥一句,但他的呵斥刚说完没多久,脸色顿时变了。

    只见卓文从灵戒中取出一块墨黑色的噬玺,随后这噬玺被其祭了出来,瞬间涨大数百丈,轰隆隆地碾压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蚀骨面前。

    噬玺已经解开两千道禁制,威力比之前还要恐怖太多,这噬玺一出现,周围数百万里的空间都是开始了剧烈地颤动压缩,这恐怖的威势立马惊动了整个古兰酒楼以及周边的星空。

    蚀骨瞳孔紧缩成针,心更是剧烈地跳动,一股死亡的恐惧感,更是从心中蔓延开来,他知道他完蛋了,这噬玺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

    蚀骨脑海中也想起了那不阻拦的曹峰脸上的那抹讥讽的笑意,一开始他并不明白,但现在他明白了。

    他明白了眼前这白衣青年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虚天六登的强者,而是实力远比他还要恐怖的强者。

    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噬玺如山岳般落在了他的面前,蚀骨只能尽全力挡住这噬玺才行,不然他真的要陨落在此地。

    想到这里,蚀骨双手猛地扬起,随后恐怖的神力更是狂泻而出。

    轰隆!

    可惜的是,蚀骨的防御根本就是白费,噬玺势如破竹,犹如压碎一块豆腐一般极为轻易地就将蚀骨整个人都给压垮了,而蚀骨更是整个人碎成了无数的齑粉,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陨落了。

    此刻,整个古兰酒楼都是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目光愣愣地看着外面那庞大的噬玺,以及那噬玺下面被压成齑粉的死的不能再死的蚀骨。

    一时之间,众人脑袋都没有转过弯来,这一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而且还是那名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白衣青年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最终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