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月过去,此刻,卓文的房门被敲响,卓文也从冥想之中清醒过来。

    “卓兄弟,两个月时间到了,狂砾大人也顺利出关了!”

    屋外传来曹峰的声音,卓文点点头,收起天道之血和道果,袖袍一挥,将周围的禁制解开,便是打开房门。

    房门外,曹峰和曹纸鸢悄然站立着,见卓文出来,两人也都是露出一丝喜色。

    卓文目光落在曹峰和曹纸鸢身后,眉头微蹙,他没有看见卢株的身影。

    一般来说,这卢株将他们安排在这里,等到那狂砾出关后,应该带他们去狂砾的会客厅才对,但今日卢株却没有出现。

    曹峰看出卓文脸上的不喜之色,讪讪一笑道:“卓兄弟,卢兄因为有事耽搁了,所以赶不来,不过他已经将狂砾大人的会客厅地址给我了,我们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曹纸鸢樱唇撅起,显然对卢株的做法很不感冒。

    卓文点点头,倒也没有太在意那卢株,他此次的目的本来就是时空流沙河,而且听说了这狂砾还是强大的炼器师,他主要就是想要见见那狂砾,至于卢株那跳梁小丑,卓文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三人也没有过多的废话,曹峰便是将卢株给他的地址交给卓文。

    卓文看了下地址的方位,发现那狂砾的会客厅离这里并不远,对着曹峰和曹纸鸢招了招手,三人便是朝着卢株提供的地址掠去。

    一路上,卓文总能见到一道道身着各式服装的修士掠过,而且方向居然也是那狂砾的会客厅。

    而且这些修士卓文可以看出来,并不是流沙世家的修士。

    “卓兄弟,时空流沙河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进去,整个古兰星河无数修士都想进去,不仅是古兰星河,连周边甚至极远处的星河也有许多修士慕名而来……”

    曹峰好似瞧见卓文脸上的疑惑之色,微微一笑地解释道。

    卓文会意地点点头,他很清楚这些修士进入时空流沙河并不是为了时空神匙,毕竟知道时空神匙藏在时空流沙河里的除了卓文和噬王以外,应该没有第三个人了。

    之前他也从曹峰那边得知,时空流沙河内拥有着强大的时空规则,所谓的时空规则就是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的结合体。

    而时空规则是除了天道规则以外,另一种可以晋级虚天九登的途径,所以许多虚天九登以下的强大修士,大部分都会进入时空流沙河里面试一试。

    若是能够因此感悟时空规则,以后晋级虚天九登的路也就变得平坦了许多,当然就算无法将时空规则全部都悟透,能够悟透一部分时空规则,那修士的实力也会大大的增加。

    况且时空流沙河内可不仅仅只有这些好处,里面还蕴含着不少与时空有关的宝物,这些宝物随意一件都能够大大提升修士的实力,这也是众多修士对其趋之若鹜的最重要原因。

    而且据说进入这时空流沙河内是没有任何时间概念的,而且也没有任何空间概念,曾经进入许多的修士,大部分都迷失在了时空流沙河内。

    当然,能够从时空流沙河内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并且感悟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的规则,再加上一丝运气,所以才有可能离开时空流沙河。

    虽然危险性很大,但这也抵挡不住许多修士贪婪的心。

    卓文却并不担心,他本身就已经有了时间和空间的底子,他知道只要他进入时空流沙河内,并且进入里面感悟的话,绝对是有所收获。

    就算卓文真的无法感悟出任何东西出来,但他手中可是拥有噬王提供的地图,那地图不仅记载了时空神匙的位置,还记载了如何离开时空流沙河的路线。

    所以,无法离开时空流沙河这一点,卓文并不是很担心。

    当然,曹峰和曹纸鸢都是比较担心卓文,他们担心的就是卓文会在那时空流沙河里面迷失,只不过两人的劝诫对于卓文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狂砾的住处被单独建立在一颗生机旺盛的生命星球上。

    这是一座巨大无比,犹如迷宫一般的宫殿,其占地面积几乎占据了星球的三分之一,剩余的三分之二则是美化地带,鸟语花香,亭台楼阁,假山瀑布,应有尽有。

    进入狂砾洞府门口,卓文三人就是被拦截了下来。

    一名黑袍中年男子走在一支队伍面前,他打量着卓文三人,淡淡地道:“你们三人所为何事?”

    卓文拱手道:“我们前来找狂砾大师,还请让我们三人进去!”

    黑袍中年男子目光微眯,默默地打量了卓文一眼,等了片刻,冷哼一声道:“你们走吧,狂砾大师并不在洞府里。”

    卓文眉头微蹙,那卢株明明说过狂砾大师出关了,怎么这黑袍中年男子说那狂砾大师不在呢?

    正当卓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流光掠来,只见一名身着青衣的年轻女子落在了门口处。

    “我要见狂砾大师!”

    这名青衣女子说着,从灵戒中取出一株燃烧着紫焰的灵芝递给黑袍男子。

    卓文目光微凝,这灵芝卓文不陌生,乃是六级神药紫焰灵芝,算是颇为珍贵的神药了。

    “嗯?进去吧,狂砾大师就在里面!”

    黑袍男子收起紫焰灵芝,不动声色地让开挡住的门口,那青衣女子点点头,也没觉得奇怪,便是进入了里面。

    “你怎么还不走?”

    青衣女子进去后,黑袍男子目光暴虐地盯着卓文,极为不善地道。

    “你刚才不是说狂砾大师不在吗?现在怎么又与那女子说在了呢?”卓文平静地道。

    “滚!”

    黑袍男子冷哼一声,强大的威势猛地碾压而来。

    站在卓文身后的曹峰和曹纸鸢皆是心神一震,这黑袍男子修为着实强悍,居然是虚天八登初期的高手,两人立马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卓文袖袍一挥,黑袍男子碾压而来的威势寸寸溃散,而卓文则是右脚猛地一跺,顿时间,一股无形涟漪从他的右脚脚心处蔓延而出。

    砰!

    黑袍男子显然没想到卓文还有反击的实力,猝不及防便是被这股无形涟漪轰中胸口,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连连暴退,目光惊骇地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