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在狂砾大师这里放肆……”

    黑袍男子怒急攻心,不过他很快就沉默了下来,因为卓文取出了一条巨大的星空神脉悬浮在了半空。

    “拿去吧!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卓文目光平静,从方才青衣女子的行为可以看出,想要进入这里面是需要送礼的,所以他卓文也不好打破规矩,方才只不过是小小教训一下这个黑袍男子而已。

    “极品星空神脉?”

    黑袍男子显然是个识货的人,立马就认出了卓文取出的那条星空神脉,目光露出贪婪之色。

    卓文将星空神脉丢给黑袍男子,目光冷冷地盯着后者。

    黑袍男子神识检查了一下,确认无误后,便是收了起来,立马对卓文客气地让开位置。

    卓文送的东西绝对比那青衣女子可要好不少,再加上卓文方才展露的那强大气势,这黑袍男子也不是傻子,他若是还要跟这样的强者作对,那不是自讨苦吃嘛?

    倒是跟在卓文身后的曹峰和曹纸鸢两人却是满脸震惊。

    他们知道卓文很厉害,却没想到厉害到这种地步,眼前这黑袍男子绝对是与他们曹家家主曹轩冰一个级别的,居然被卓文的气势震慑住了。

    再加上卓文毫不犹豫地取出一条极品星空神脉,可见卓文是个极其富裕的修士,毕竟这星空神脉放在他们曹家,也绝对是极其重视的宝贝,但卓文却随意地取出来送人。

    “我们进去吧!”

    黑袍男子让开大门后,卓文便是带着曹峰和曹纸鸢两人进入了大门内部。

    狂砾的洞府确实是很复杂,弯弯曲曲,周围布置着颇为强大的禁制,卓文可以看出这些禁制全部都是强烈的迷惑性。

    即使是卓文,若是不小心的话,也有可能会被这些禁制给迷惑欺骗了。

    好在三人在进入大门后,便是出现一名面带微笑的高挑侍女,带着三人往洞府深处走去。

    在里面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这名侍女带着三人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广场面前,在广场尽头,坐落着一座恢弘的宫殿。

    在宫殿与广场的衔接处是一座呈现四十五度的白玉阶梯,卓文数了数发现这阶梯共有一百个台阶。

    “三位!顺着广场,登上阶梯,进入宫殿即可,那里面会有接待你们的人的。”

    侍女礼貌地欠身行礼后,便是退去了。

    “看来前来送礼的人不少啊!”

    卓文嘴角含笑,看了眼前方的广场,发现广场上有着不少的身影都朝着那尽头的宫殿走去,其中不乏一些实力极为强大的强者之流。

    显然时空流沙河对于大部分修士的吸引力还是挺大的。

    通过广场,三人进入宫殿后,便是被一名童子引导进入一间雅间。

    雅间面积并不大,前面半掩着窗帘,可以看到外面是一个颇为巨大的圆形平台。

    圆形平台周围则是有着数量不少的类似的雅间,环绕着圆形平台。

    而圆形平台周围则是竖立着朦胧的光罩,让人看不清圆形平台中央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狂砾大人就在平台上,客人可以在雅间里面休息片刻,待会儿狂砾大人吩咐了,客人你就可以进入那平台里面了!不过,在狂砾大人没发话之前,客人可不能随意乱来,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童子说完,便是退出了雅间。

    “这狂砾还真的够大牌的,我们都已经进来了,这家伙还要我们等!”卓文眉头微蹙,有些冷冷地道。

    “卓兄弟,狂砾大人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他的性格很容易让人捉摸不透,而且为人也极其孤傲,只要习惯就好了。”曹峰无奈地道。

    卓文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而是坐在一处柔软的座位上,仰靠着闭目养神。

    三个时辰后,周围雅间开始变得嘈杂起来,而卓文也缓缓睁开双目,目光投射向中央的圆形平台上。

    只见圆形平台周围的光罩开始变得黯淡,随后露出了一个圆形平台,只不过这平台上空无一人,哪里有那狂砾的任何身影,倒是伫立着一座半人高的台子。

    圆形平台表面的光罩敛去后,从台下走来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

    这名女子来到那台子面前,嘴角含着和煦的笑容,对着周围的众人笑道:“各位道友们好,我是狂砾大人座下闭关弟子舞姬,师尊他虽然出关了,但他还在研究炼器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出面。”

    “这台子是双向传送阵,只不过只能传送物品,大家可以将今日要送的东西放在这台子上,若是师尊他老人家觉得满意的话会通知我的,否则的话,就是不满意。”

    年轻女子舞姬说完,周围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嘈杂之声,显然此地的规矩众人都知道。

    “不知道是哪位打算先上来?”舞姬美眸微翘,淡淡地道。

    舞姬此话说完,顿时其中一个雅间走出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来到平台上,旋即从灵戒中取出一个锦盒递给舞姬道:“在下崂山星河的御侮,这小小敬意还希望狂砾大人能够手收下。”

    舞姬点点头,接过锦盒便是放入那半人高的高台上,顿时那高台上亮起一阵白芒,那锦盒便是消失在了高台中,显然是被传送到了那所谓的狂砾的手中。

    雅间中,卓文倒是多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方才这中年男子拿出锦盒的瞬间,卓文悄然地用神识探查过,发现这锦盒中竟是流炎晶石。

    流炎晶石是一种极为珍惜的星空炼器材料,即使是卓文身上也没有,按照估算价值的话,这流炎晶石价值相当于七级神药,算是很珍贵的炼器材料了。

    在卓文看来,此人能够拿出流炎晶石,应该是具备了进入时空流沙河的资格才对。

    “师尊回话了,你的礼物还行,但还不够格,你请回吧!”

    片刻后,舞姬终于是开口了,而她这么一说,那中年男子目光露出黯然之色,一抱拳便是离开了平台。

    卓文眉头一蹙,这狂砾未免有些太霸道了吧,连流炎晶石都不够格,而且狂砾认为不合格了,居然没有将那流炎晶石退还给这中年男子,而是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