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形平台上,最后一个修士黯然离开后,此次的送礼仪式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舞姬袖袍一挥,平台中央的高台便是收缩进入了地底,而舞姬则是朗声道:“此次有资格进入时空流沙河内部的共有十三人,我已经吩咐下属给诸位发放了资格令牌。”

    “拥有这资格令牌,诸位可以随时进入时空流沙河,当然只有一次机会,只是时间不限而已。若是诸位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离开了!”

    说完,舞姬便是打算离开此地,不过一道声音却是叫住了她。

    舞姬看向卓文所在的雅间,冷冷地道:“不知道这位客人有何事?”

    卓文走出雅间,再次来到平台上,抱拳道:“舞姬姑娘,在下卓文,想要请狂砾大师帮我炼制一件神器,请你帮我通告一下。”

    此话一出,舞姬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而还坐在雅间的朱蕊还有那漂亮男子却是露出古怪之色。

    “这家伙胆子倒是不小啊,直接提出让那狂砾炼制神器,这可是破坏了规矩了啊!”漂亮男子好笑地道。

    朱蕊却是露出担忧之色,道:“卓兄太冲动了,要吃些苦头了!”

    “你算什么东西?还要我帮你通告师尊,让他老人家帮你炼制神器?你有什么资格?现在立马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舞姬冷冷地道。

    卓文目光顿时阴沉下来,这舞姬说话还真的一点都不客气,直言让他滚。

    “舞姬姑娘,你只需要帮我通告下狂砾大师,卓某……”

    卓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其话语立马就是被打断了,只听一道破空声猛地从前方暴掠而来。

    只见舞姬玉手猛地轰出,恐怖的神力化作肆虐的风暴,朝着卓文席卷而来。

    卓文脸色一沉,他没想到这舞姬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给一点面子。

    卓文冷哼一声,袖袍一挥,原本掠来的那神力风暴,便是在抵达卓文数米处的时候,轰然溃散。

    舞姬脸色微变,她原本以为眼前这白衣青年只是普通的虚天六登武者而已,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此子轻易地轰散了她的神力风暴,这倒是让舞姬心中惊疑不定。

    “舞姬姑娘,今日我过来并不是来闹事的,还请舞姬姑娘能够帮我通告一下狂砾大师。”卓文目光幽冷,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平静地道。

    舞姬却是冷笑连连,道:“我说过了,你算什么东西!想要见师尊,你还没这等资格!”

    说完,舞姬吹了一声口哨,顿时间,平台下方掠出三道身影,速度极快地朝着卓文掠去。

    仔细看去,这三道身影的气息都很强大,居然全部都是虚天七登的高手。

    身处于周围雅间的其他修士看见这一幕,都是心中暗叹卓文要倒霉了。

    砰砰砰!

    可惜的是,在这三道身影刚刚接近卓文十米处的时候,三道连续不断的爆鸣声骤然传来,随后这三道身影闷哼一声,极为狼狈地砸在了平台下面的地面上。

    一时之间,周围雅间的修士都是陷入了寂静之中,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依然站在平台上的白衣青年。

    “师兄,你说的没错,这卓文真的不简单啊!”

    雅间中,朱蕊看着平台上的一幕,美眸也满是惊讶。

    一开始漂亮男子说卓文不简单的时候,她并不是太在意,现在卓文仅仅一招就将三名虚天七登的修士给撂倒了,朱蕊这才恍然大悟漂亮男子的话语。

    漂亮男子却并没有感到丝毫惊讶,而是多看了卓文一眼,道:“这家伙藏得可是很深啊!”

    舞姬美眸一缩,她冷声道:“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打伤我流沙世家的人,你是不想活了吧?”

    卓文懒得理会舞姬,而是一步步地走上前去,淡淡地道:“舞姬姑娘,我这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我只要你通知一下狂砾大师而已,若是大师不同意,我立马就走!”

    舞姬退后几步,玉手取出一枚玉符,冷冷地道:“你简直就是找死,我只要捏碎手中的玉符,流沙世家将会涌现出一批高手将你绞杀,你死定了。”

    “哦,那你现在捏碎玉符吧!”卓文停下脚步,目光冷漠地看着舞姬。

    舞姬发现有些不对劲,但依旧还是捏碎了玉符,可惜的是,玉符所传递的信号却是被周围的一道光罩挡住了。

    “屏蔽阵法?你是……什么时候布下的?”

    舞姬美眸一缩,立马就反应过来那光罩其实是屏蔽阵法,她方才发出的信号已经被屏蔽了。

    卓文只是静静地看着舞姬,他目光中开始浮现出一股杀意。

    舞姬自然瞧见卓文目光中的杀意,这股杀意极为的浓烈,仿佛下一刻,此人就会出手杀了她一般。

    “等等,我帮你通知师尊!”

    瞧见卓文一步步接近,舞姬额前冷汗顿时簌簌地落下来,她连忙开口道。

    卓文停下脚步,目露笑意地看着舞姬,而后者则是脸色难看,缓缓来到那平台中央,旋即便是开始与狂砾沟通。

    不一会儿,舞姬多看了卓文一眼,目光略显古怪,道:“师尊说可以见你,只不过要看看你的诚意有多大!”

    卓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之前他将天域星空髓传送给那狂砾后,他就知道这狂砾肯定会见他的。

    虽然他给出的天域星空髓只是三滴而已,但这种东西对于任何修士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狂砾肯定会以为他卓文身上还有更多的天域星空髓。

    现在卓文有求于这狂砾,他不信这狂砾不想见他。

    “诚意自然会有,不过这诚意是需要我见到狂砾大师再说。”卓文淡淡地道。

    舞姬点点头,并没有反驳卓文,而是沉声道:“你跟我来吧,师尊就在洞府深处等你。”

    说着,舞姬便是在前方带路,而卓文则是静静地跟在其身后。

    除了卓文以外,其余雅间的修士则是被舞姬安排的手下带领离开了流沙世家。

    狂砾闭关之处,乃是洞府最深处的一座石屋。

    这座石屋平平无奇,甚至有些像原始部落的民众居住的房屋一般。

    石屋的大门敞开着,里面火光滚滚,并且还能听见隐约的钢铁碰撞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好似有人在里面锻造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