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人我已经带到了!”

    舞姬脸上的傲气早已彻底烟消云散,对着石屋恭敬的躬身道。

    “这位小兄弟进来,你先离开!”石屋内传来不容置疑的声音。

    舞姬点点头,看了身边卓文一眼,便是悄然离开了此地。

    卓文沉吟一会儿,便是踏入石屋之中。

    进入石屋的瞬间,卓文只觉得一股恐怖的热浪扑面而来,里面的温度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即使是卓文都感觉到全身火辣辣的烫。

    在石屋的中央处,摆放着一座巨大的火炉,在火炉面前是一个锻造台。

    此刻,锻造台上一道壮硕的身影,左手夹着一柄被火烧的通红的长剑,左手抡起半人高的巨大锤子,不断捶打这那长剑,火星飞溅而出,看上去极为壮观。

    卓文知道眼前这壮硕的身影,应该就是狂砾了。

    狂砾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岁左右,全身肌肉鼓胀,身高足有九尺,此刻赤裸着上半身,看上去就犹如铁塔一般强壮无比。

    卓文默默地看着狂砾在锻造神剑,并没有出声打扰。

    大约三个时辰后,狂砾左手猛地将那神剑抛入半空,随后他从灵戒中取出一个瓷瓶,将瓷瓶中的湛蓝色清水洒出。

    这湛蓝色清水洒出瞬间,便是化作一条蓝色水蟒,将空中的那神剑包裹进去。

    呲呲呲!

    湛蓝色清水将神剑彻底包裹后,迅速地将神剑表面的恐怖的高温给降了下来,而神剑的样子也彻底的显现出来。

    “虚天神器……”

    卓文目光眯起,倒是诧异地看着那彻底完成的虚天神器,他可以看得出来,这神剑还是个品质不低的虚天神器。

    狂砾收起神剑后,便是将其随意放置在一边,其目光则是落在了卓文身上,笑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卓文!”卓文淡笑道。

    狂砾点点头,右手摸了摸下巴的胡渣,道:“之前那三滴天域星空髓是你送的?”

    “正是!”卓文言简意赅地答道。

    “小小年纪,能够得到天域星空髓,看来你的机缘不小啊!你身上应该不止只有三滴天域星空髓吧?”狂砾嘿嘿笑道。

    卓文也是笑道:“正如大师猜测的那样,若是大师能够帮我炼器的话,小子愿意再拿出三滴天域星空髓,毕竟小子身上的天域星空髓也没多少了!”

    狂砾目光闪烁,却是伸出右掌道:“三滴太少了,五滴吧!”

    卓文立马露出踌躇之色,他为难地道:“狂砾大师,拿出五滴的话,我身上就真的没有一点天域星空髓。”

    狂砾淡淡地道:“若是没有五滴,我是不可能会帮你炼器的。”

    卓文心中冷笑,知道这狂砾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只得装出肉痛的表情,道:“若是大师能够帮我炼器,五滴就五滴吧!”

    “哈哈,爽快!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先给我看看,你要炼制什么神器吧,等我炼制好了再收你报酬。”狂砾笑道。

    卓文点点头,便是取出噬玺,交给狂砾。

    狂砾接过噬玺后,目光顿时变得慎重了许多,他眉头微蹙,打量了片刻后,道:“你这个宝贝很奇怪啊,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有着九千多的禁制封印着……”

    卓文点点头,心中暗赞这狂砾果然名不虚传,一眼就看出这噬玺中布置了九千多道禁制。

    “你想要我帮你将这里面的禁制全部都破解了?我看你是找错人了,我只是炼器师,可不是强大的阵道神师,破解这禁制我无能为力。”

    狂砾脸色有些难看,他觉得卓文实在戏耍他。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晚辈并不是让前辈破解禁制的,而是需要你帮我将这东西融入噬玺之中。”

    说着,卓文便是取出了一颗道果。

    狂砾在瞧见那道韵流转的道果的瞬间,嗖的一声便是站起身来,他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卓文手中的道果,道:“这……这莫不是……道果?”

    卓文微微点头,道:“这确实是道果,我希望大师能够帮我将这道果融入这噬玺之中。”

    狂砾逐渐冷静下来,他深深看了卓文一眼,他发现眼前这青年真的不是一般的富有啊,其身上不仅有天域星空髓这等稀世珍宝,居然还有道果这个难得一见的宝贝。

    可以说,卓文拿出来道果和天域星空髓都是能够引起六欲天域大部分势力觊觎的宝贝啊。

    狂砾轻吁一口气,道:“将道果融入你这噬玺中对我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只是你身上只有这么一颗道果?”

    卓文神色平静,点头道:“对的,确实是只有这么一颗,这道果还是我无意中所得,这等东西能得到一颗都是天大的幸运了。”

    狂砾点点头对于卓文所说的深有同感,道果比天域星空髓还要珍贵许多,眼前这青年能够得到一颗就已经是机缘逆天了。

    “小兄弟,你先出去吧!将道果融入你这噬玺中是需要一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你别来打扰我。”狂砾沉声道。

    卓文却是冷笑道:“狂砾大师,不是我信不过你,这道果和噬玺都是我至关重要的东西,我必须要亲自看才行,而且只是将道果融入噬玺中而已,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应该很快就好。”

    “你在质疑我?”狂砾目光不善地看着卓文。

    “并不算是质疑,而是关系重大,我必须要谨慎才行!若是大师觉得不行的话,那我就不打算炼制了!”卓文淡淡地道。

    狂砾大师眉头微蹙,使用道果融入神器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也是难得的一次尝试。

    狂砾大师很清楚,此次的尝试对他的炼器水平肯定有着十足的提升,所以他并不像放过这次机会。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旁边看着吧,只不过你不能出声打扰我,不然失败了的话,就不能怪我了。”狂砾冷哼地道。

    “大师放心,卓某必定会保持安静的!”卓文点头赞同道。

    见卓文如此识相,狂砾脸色这才好看些,然后他不再理会卓文,而是将噬玺猛地丢入火炉之中。

    只见狂砾且双手捏诀,猛地朝着那火炉一点,顿时火炉中的火焰汹涌而出,化作了庞大的火龙,张牙舞爪,环绕着那噬玺不断地游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