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犹如女子般漂亮的姚项军干咳一声,对着卓文洒然笑道。

    卓文点点头,虽然他与这姚项军素昧蒙面,但他却看得出来这姚项军对他并无恶意。

    卓文与姚项军走到一边,姚项军在周围打了个禁音的禁制后,便是对卓文沉声道:“卓兄,我是为你的天域星空髓而来的……”

    卓文瞳孔一缩,目光中顿时迸发出杀机,冷冷地看着姚项军。

    与此同时,卓文心中更是疑惑,这姚项军是怎么知道他身上拥有天域星空髓的呢?

    “卓兄别误会!我天生拥有一双可以看破禁制的眼睛,所以在流沙世家那些修士拿出的东西基本都逃不过我的法眼,而你的也一样。”姚项军解释道。

    卓文轻吁一口气,原来这姚项军还有这样的本领,他还以为是这家伙在调查他。

    “不好意思,我的天域星空髓基本都给了狂砾大师,让他帮我炼器了,所以身上也不多了,毕竟这东西我自己也是需要的。”卓文拱手道。

    对于卓文的拒绝,姚项军并不觉得惊讶,他笑道:“我只需要一滴就够了,卓兄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拿出来的,这东西应该足够换一滴天域星空髓了吧!”

    说着,姚项军便是掏出一个锦盒,将其递给卓文。

    卓文打开锦盒,发现这锦盒之中静静躺着一枚表面有着七条金纹的丹药,一股浓郁的药气,犹如旭日之光一般,迸发而出,分外的耀眼。

    “这是……七玄丹?”

    卓文心中一颤,直勾勾地盯着锦盒中的那拥有着七条金纹的丹药。

    七玄丹乃是修士晋级虚天七登的丹药,乃是虚天六登修士极为渴望得到的一种丹药。

    只不过七玄丹的珍惜程度还在天位神丹之上,这种东西即使是天魔岛也没几颗,更不用说是拿出来送人。

    眼前这姚项军毫不犹豫地拿出这七玄丹,就可以看出这家伙应该也是个富有的主。

    只是卓文诧异的是,这姚项军这么富有,为何那师妹朱蕊连一颗天位神丹都没有,还要跟他交换呢?

    其实卓文不知道的是,那姚项军在门派中地位比那朱蕊要高很多,而且也深受其师尊的喜爱,故而身上好东西有不少。

    但朱蕊天赋只能算是一般般,所以并没有得到门派的重视,自然是比较囊中羞涩。

    “我想七玄丹换一滴天域星空髓不过分吧?”姚项军微微一笑道。

    卓文重新合上锦盒,沉吟片刻,便是点头道:“确实不过分,这七玄丹对我用处不小,这是一滴天域星空髓,你拿去吧!”

    说着,卓文很是干脆地取出一滴天域星空髓,将其交给姚项军。

    姚项军则是小心翼翼地拿出玉瓶将这滴天域星空髓给保存起来。

    “合作愉快!”

    姚项军露出轻松的笑意,他上下打量着卓文,目光忽然变得凝重和严肃起来。

    “姚兄,怎么了?”卓文诧异地问道。

    姚项军沉声道:“卓兄,你身上被人下了神识印记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可能是那狂砾……”

    卓文故作惊讶,道:“怎么可能?那狂砾大师为何要在我身上下神识印记?”

    “可能他看中你身上的天域星空髓,或者是其他东西,你得加倍小心点,这神识印记我可以看出来,但想要驱除我还不够格!”

    姚项军说到这里,眸子中浮现出一丝怜悯之色,显然在他看来,这卓文被那狂砾盯上,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多谢姚兄提醒,卓某会注意的。”

    卓文一抱拳,旋即便是掠至曹峰和曹纸鸢身边,寒暄了一番,便是与姚项军和朱蕊两人告辞离去。

    “这卓文活不了多久了!”姚项军轻叹道。

    朱蕊美眸一惊,她沉声道:“师兄,此话是何意?”

    姚项军摇头道:“此事你就不用管了,总之这卓文是被那狂砾盯上了,再加上此子是散修,所以……”

    朱蕊陷入了沉默,姚项军说得对,这卓文不像他们有着不弱的背景。

    而狂砾又是古兰星河最强大的修士,这卓文被这样的高手盯上,几乎肯定是要陨落的。

    “曹兄、曹姑娘,我们就此告别吧!我可能还要在这古兰星河待一段时间!”

    掠出一段距离后,卓文忽然对着曹峰和曹纸鸢抱拳道。

    既然他已经被那狂砾盯上,自然不可能继续与这曹峰和曹纸鸢待在一起,不然的话,两人就太过于危险了,所以现在分别是最好的时机。

    曹峰和曹纸鸢两人露出疑惑之色,显然卓文这道别也太过于突兀了,不过经过卓文的解释,两人也没有太多的怀疑。

    “卓兄弟,此次多亏了你,我们父女两人才有幸脱离曹家,也有幸能够幸存下来。”

    曹峰和曹纸鸢两人皆是恭敬地朝着卓文一躬身,道别了几句后,便是祭出飞船离开了。

    瞧着曹峰和曹纸鸢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卓文也是反身离去,他需要找一处闭关之处。

    而且他也必须要早做准备,毕竟他不知道那狂砾到底会什么时候找上门,所以他必须要早做准备才行。

    卓文在古兰星河北部靠近死亡冰原附近,选了一处不起眼的陨石,旋即他花了三天三夜在这块陨石上布置下了困杀阵、攻伐阵等等数十个杀伐大阵。

    卓文现在可是八级阵道神师,而且兽骨阵盘又比一般的阵盘威力更大,所以卓文布置出来的阵法,绝对是八级顶级阵法,威力极为恐怖。

    而且还是数十个杀伐大阵叠加在一起,普通的虚天八登修士一进入里面,绝对是必死无疑,就算是虚天八登巅峰也要身受重伤。

    狂砾乃是比虚天八登巅峰更强的半步虚天九登,卓文估计这杀伐大阵无法重伤这狂砾,应该也能让这家伙困扰不少,再加上卓文的一些底牌,他有很大的希望将这狂砾给留下来。

    布置完杀伐大阵后,卓文又是在数十个大阵外布置了极为隐蔽的屏蔽阵法,除此以外,卓文还搬来了不少的陨石遍布在周围,倒是彻底地想他闭关之处弄得隐蔽之极。

    即使是那狂砾亲自前来,一时之间,也很难注意到这里面还存在着如此众多且恐怖的杀伐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