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这些后,卓文便是进入了阵法中央,打算闭关。

    他已经得到了资格令牌,随时都可以进入那时空流沙河。

    不过,卓文他现在并不着急,他此次收获不小,不仅得到了剑心石,还从那姚项军手中获得了七玄丹,他打算先将实力提升上来后,在进入那时空流沙河内,这样把握应该更大些。

    蒲团上,卓文屈指一弹,取出了一块外形酷似剑形的石头,这正是剑心石。

    与此同时,卓文又是从灵戒中取出古朴的王剑。

    王剑一出现,便是发出清越的剑鸣之音,随后它便是掠至卓文身边,略有些委屈地环绕着卓文。

    “哈哈!委屈你了,不过我很快就会用到你了,现在我就先将你的等级提升上来!”卓文笑着道。

    王剑好似懂得卓文的话语,发出欢快的剑鸣,便是很乖巧地悬浮在卓文面前。

    卓文取来剑心石,旋即将剑心石放置在了王剑剑身上,随后召唤出黑衣卓文,吐出一口极道火焰。

    恐怖的极道火焰将剑心石和王剑团团包裹住,炽烈的高温正在将剑心石融合,使得剑心石的能量通过融化液体的方式涌入王剑之中。

    极道火焰虽然恐怖,但王剑也是不同凡响,倒也是撑住了极道火焰的灼烧。

    极道火焰足足燃烧了十天十夜,而卓文也盘膝端坐了十天十夜。

    就在第十一天的清晨到来的时候,剑心石终于是彻底的融合进入两人王剑之中。

    嗖!

    一股澎湃的气势猛地自王剑之中暴掠而出,随后犹如落雨一般洋洋洒洒地挥洒而出,周围的陨石都在这股气势之下,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卓文袖袍一挥,冲天而起的王剑顿时被他拿在了手中。

    只见此刻的王剑,剑身如镜,身上的古朴褪去了不少,倒是被一股锐气取代了,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手握王剑,卓文猛地一剑斩出,顿时间,剑光犹如雨点一般,纷纷掠出,朝着四周散去。

    只是瞬间,卓文便是使出了《毁道剑术》,一招一式地演练着,速度越来越快。

    “剑龙斩天!”

    当卓文演练到《毁道剑术》第八招的时候,恐怖的剑气滚滚地凝聚成了一条锐利的长龙,张牙舞爪地朝着前方暴掠而出,所过之处,空间炸裂,星河动摇。

    在斩出第八招的瞬间,卓文剑势却不变,竟是使出了《毁道剑术》第九招开天辟地。

    一剑出,天穹破开,大地碎裂,世界崩溃。

    这一剑出来后,只见卓文前方的死亡冰原剧烈的颤动,随后那死亡冰原内三分之一的冰原居然全部都碎成了无数的冰屑。

    死亡冰原的面积比星河还要大数倍,三分之一的死亡冰原相当于一个星河那么庞大了,这一剑出来,居然能够碎裂三分之一死亡冰原,可见这一剑威力有多么恐怖。

    卓文收剑而立,目光中满是兴奋之色,加入了剑心石后,这王剑的威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甚至比他身上的灭世流星和九绝神纹剑这两件次破天神器还要强大一些。

    卓文知道,此次剑心石真的让他捡到了大便宜了。

    “嗯?”

    忽然,卓文眉头微蹙,他布置在数亿里之外的监控阵法被人破坏了,显然有人闯入了他所闭关的范围了。

    “狂砾?”

    卓文注意到那还留在他身上的神识印记此刻也有所异动,嘴角露出一抹冷然的笑意,他立马将这神识印记取了下来,将其种在了他脚下的蒲团上,而他则是悄然离开了此地。

    狂砾并不好对付,卓文这十天也考虑了很多,他并不想这么早对上这个狂砾,毕竟他与半步虚天九登这样的强者硬拼的话,顶多就是惨胜,这对他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等他此次从时空流沙河出来后,他会再找上流沙世家的。

    当然,卓文也知道,就算他不找上流沙世家,恐怕到时候的流沙世家也会找上他。

    想到这里,卓文便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朝着时空流沙河掠去。

    在卓文离开后没多久,一道身影便是悄然地掠至死亡冰原外围。

    这是一名肌肉鼓胀,身材高大的壮汉,而此人正是流沙世家的狂砾。

    此刻,狂砾目光却是落在了最前方的一块陨石上,这块陨石周围还有七八块小型陨石环绕着,就依附在死亡冰原边缘,看上去极为不起眼。

    “都过去十天了,此子还没进入时空流沙河,恐怕是在此处闭关,虽然很想等此地先进入时空流沙河后再处理此子的,现在也好,早点处理掉也早安心。”

    狂砾目光闪烁,也并没有犹豫,立马冲入了那陨石之中。

    他堂堂半步虚天九登的强者对付一名区区虚天六登的蝼蚁,还真的不需要蹑手蹑脚搞偷袭之类的,直接上去就是碾压。

    不过,当狂砾进入陨石的瞬间,立马发现不对劲。

    因为在这陨石里面居然空无一人,而他的目光落在了陨石中央的一块蒲团上,他在这蒲团上感应到了自己种下的那神识印记。

    狂砾瞳孔一缩,知道自己上当了,刚想要离开的时候,周围景物顿时一变,恐怖的杀伐之意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

    “混账!居然是杀伐大阵,这小杂种早就发现了我的神识印记了,这小杂碎居然算计我?”

    狂砾怒吼一声,澎湃的神力狂涌而出,犹如一条条怒龙,将周围轰来的杀伐攻势全部挡了下来。

    而狂砾这么一反抗,那杀伐之意忽然变得猛烈了数倍,随后一道道隐匿起来的杀伐大阵齐齐爆发。

    “数十座杀伐大阵,这小杂碎的阵道水平怎么这么高,这么短时间内,居然布置下这么多的杀伐大阵。”

    感受到那滚滚袭来的澎湃杀意,狂砾的脸色终于是变了,一座杀伐大阵他还不放在眼里,即使这座杀伐大阵是八级阵法。

    但数十座杀伐大阵叠加在一起的威力,即使是狂砾这样的强者,那也是要掂量掂量的。

    砰砰砰!

    一时之间,死亡冰原这边再次爆发出极为恐怖的爆炸,这股爆炸太恐怖了,整个死亡冰原都是分崩离析,彻底化作了废墟。

    当爆炸彻底结束后,狂砾披头散发地从中掠出。

    此刻的狂砾极为狼狈,身上的衣服几乎破破烂烂,头发散乱,犹如沿街行乞的乞丐一般。

    “小杂碎,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不要让我找到你,一旦找到了,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狂砾咬牙切齿,这次他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毕竟他是循着自己的神识印记过来的,却是被卓文利用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