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一章 灭杀

    “你不是虚天六登的修士?”

    其中一名老者不由得看向卓文,旋即使出浑身解数抵挡着轰来的剑光。

    这股剑光太过强大了,区区虚天六登的修士绝对使不出这么恐怖的剑光。

    “我是虚天六登的修士,但却并不是普通的虚天六登!”

    卓文咧嘴一笑,手中王剑剑势再次一变,使出了第八剑招剑龙斩天。

    顿时间,剑光狂涌而出,在卓文面前形成了一条浑身透露着凌厉剑势的巨龙。

    此龙咆哮一声,瞬间就将那名老者整个人笼罩进去。

    原本这名老者就在艰难抵挡着凌厉剑势,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抵挡这恐怖的剑龙。

    当剑龙将老者吞没的瞬间,便是传来一道惨叫声,当然惨叫声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是烟消云散,显然那名老者彻底的陨落了。

    “你根本就不是虚天六登的修士,你在隐藏修为!”

    另一名老者瞧见自己同伴瞬间被杀,心神震骇,右脚一蹬,立马朝着远处逃窜。

    他的实力与他的同伴半斤八两,他的同伴这般轻易地被卓文击杀,他若是负隅顽抗的话,迟早也是败亡一途,还不如趁早逃呢。

    可惜的是,卓文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放过这名老者,只见卓文双目变得凌厉,随后其眉心处掠出一道金芒。

    “魂杀!”

    金芒速度很快,立马就掠入了远处逃窜的老者的眉心之处,而那名老者身形一僵,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当然,这丝痛苦仅仅只是持续了三息时间,老者就恢复了清醒。

    老者还想继续逃的时候,可惜已经太晚了,三息时间足以让卓文追上这老者。

    “剑龙斩天!”

    淡漠的声音缓缓地从老者身后响起,老者猛地转身,迎接他的是一条巨大无比由无数剑气组合而成的巨龙。

    当第二名老者彻底陨落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甚至有些人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好强……”朱蕊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樱唇微张,良久才说出这两个字。

    姚项军却是苦笑道:“看来是我看走眼了,这卓文还真是不简单,他的实力恐怕比我还强……”

    原本与雷火剑纠缠的干瘦老者,也注意到那两名陨落的同伴,顿时睚眦俱裂,心神震骇,想要出手去杀了那罪魁祸首。

    但可惜的是,雷火剑可不是吃素的,死死地缠住干瘦老者,使得干瘦老者只能被动地抵挡着。

    “老家伙,不要这么着急,你龙爷我很快就送你见你的那两个难兄难弟,你放心好了!”

    小黑这家伙本性难移,眼见卓文迅速解决掉另外两个人,不由得洋洋得意,开始说大话起来了。

    干瘦老者却是听得心中大怒,道:“给老夫死!”

    说着,干瘦老者猛地祭出虚天桥,随后他的虚天桥居然开始燃烧,而干瘦老者的气势在短时间内,顿时攀升到了极为恐怖的境界。

    轰!

    干瘦老者猛地一拳轰出,雷火剑和血仙剑竟是全部都被轰的连连暴退。

    “他娘的,这老家伙燃烧虚天桥了!小子,这老家伙就交给你了,本龙爷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休息,我想以你的实力足以灭了这嚣张的老家伙的。”

    小黑眼见干瘦老者燃烧虚天桥,实力倍增,立马就怂了,很是自觉地退到了卓文身后。

    卓文有些无语地看着那明明退缩,还在叫嚣不已的小黑,这家伙的脸皮真的是越来越厚了,真是无药可救了。

    轰!

    在小黑躲到卓文身后没多久,干瘦老者的攻势已然掠来。

    只见干瘦老者头顶燃烧的虚天桥,面目狰狞,杀气腾腾。

    卓文悄然而立,昂然不惧地面对着那越来越近的干瘦老者。

    周围许多修士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干瘦老者燃烧了虚天桥。

    众所周知,燃烧虚天桥虽然能够短时间内获得比平常强数倍的力量,但副作用却很大,因为事后境界是必然会下跌的,一般只有到了生死关头修士才会使用燃烧虚天桥这个方法。

    而干瘦老者本来实力就很强,现在燃烧了虚天桥,那实力更恐怖了,周围众人很想看看,面对这样强大的干瘦老者,这神秘的青年到底会怎么去应付呢。

    “开天辟地!”

    卓文缓缓举起王剑,旋即在身前缓缓地划过,很是轻柔就好似舞剑。

    一剑出,天穹破开,大地碎裂,世界崩溃。

    只见以卓文为中心数万里的空间,在这一刻,全部都塌陷了。

    而且这种塌陷并不是一般的塌陷,而是彻彻底底的塌陷,整个星空都被这股塌陷的力量碾压成了虚无,连黑暗仿佛都在这股塌陷之中失去了任何的存在意义。

    原本即将接近卓文的干瘦老者,在周围空间塌陷的瞬间,脸色大变,随后他发现他的动作被彻底的限制住了,他想要动一动,却是发现他的动作变得很缓慢,就好似身上压着万丈大山一般。

    卓文站在塌陷的中央,收剑而立,默默地看着那缓慢移动着的干瘦老者,淡淡地道:“永别了!”

    此话一出,顿时间,周围塌陷的空间涌现出无数狂暴的剑意。

    远远看去,塌陷的地方下起了狂风暴雨,而那暴雨则是由剑意所组成。

    无数的剑意刺穿干瘦老者的身躯,干瘦老者惨叫一声,最终被无数剑意撕裂成了粉碎,而那虚天桥更是碎裂成了齑粉。

    干瘦老者一死,无数的剑意仿若水中的蝌蚪一般,纷纷涌入中央位置的卓文的王剑之中。

    而原本塌陷的那数万里的空间,则是逐渐恢复了原来的星空图的模样。

    顿时间,周围陷入了一片的寂静之中,所有人抬头凝视着那背负双手,站在虚空之上的青年身影。

    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试想想,一方只是一名虚天六登的青年,而另外一方则是三名虚天八登的绝世强者。

    两方的差距是极为悬殊的,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大跌所有人的眼镜。

    一名虚天六登的青年,轻而易举地屠掉了三名虚天八登的神庙守护者,这样的结果在许多人看来,绝对是疯狂的。

    卓文缓缓转头看向远方天际,在那里,一道散发着极为狂暴气息的身影,正在急速地朝着这边暴掠而来。

    “狂砾,等我卓文从时空流沙河再次出来后,会去找你的,你的脖子最好给我洗干净点……”

    卓文说完,缓缓地来到了那根时空石柱边缘,取出资格令牌按入了石柱之中,随后石柱上的火红色符纹便是将卓文整个人包裹进去,随后卓文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石柱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