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十五章 项链

    轰轰轰!

    只见卓文一边前进,一边右拳不断轰出,而左手则是搂住姚项军不断前进着。

    一股股的时间浪潮,犹如怒龙一般,尽数朝着卓文呼啸而来,仿佛欲要将卓文整个人都笼罩进去,轰成齑粉。

    可惜的是,卓文经过方才的迷失,终于是彻悟了时间规则,一拳轰出,这些时间浪潮基本都被卓文破开。

    卓文一步一拳,一直踏出五步,终于是脚步踏在了实地上。

    放下姚项军,卓文转身看着身后那无穷无尽的时间神河,心中轻吁一口气,整个人更是瘫软在地上,全身无力。

    好在姚项军眼疾手快,双手拉住卓文的双臂,欲要将其扶正。

    但可惜的是,姚项军本身也因为深受时间神河的影响,实际情况和卓文差不了多少。

    当姚项军拉住卓文的瞬间,他心中暗道不妙,随后卓文便是朝着他这边倒去,而姚项军却全身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卓文倒过来,随后将他压在了地上。

    姚项军脸颊顿时通红无比,因为卓文在压在他身上的时候,其双手恰好落在了他的胸前。

    此刻的卓文,早已迷迷糊糊了,他在倒在姚项军身上的瞬间,脑海中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他只记得,在他倒下来的瞬间,双手摸到的那柔软,竟是让得他有点心猿意马,然后他双手不自觉地捏了下,随后便是彻底昏迷过去。

    此刻的姚项军,脸颊红的犹如熟透的苹果,他现在全身无力,根本没有力气移开卓文,更可恶的是,卓文的那双手此刻正紧紧地捏着他的胸前敏感之处。

    不过,在瞧见卓文满头白发,昏迷过去后,姚项军逐渐冷静下来,他伸手轻轻拨弄着卓文那满头的白发,目光中蕴含着复杂以及动容之色。

    姚项军很清楚,卓文若是独自一人横渡时间神河的话,绝不会这般狼狈。

    但此次却是带上他,让得卓文渡过时间神河的难度上升了不少。

    而姚项军无法忘却的是,在时间神河的绝境之中,他本打算让卓文抛下他独自横渡时间神河的时候,卓文却让他闭嘴,继续在时间神河前进着。

    那一刻,卓文的身影就再也无法从姚项军的脑海中抹去了。

    休息了一会儿,姚项军身上的无力感才减弱了不少,旋即他动了动,不过刚开始动,他就发觉到卓文那双手依旧仅仅捏着他的胸口,而他则是不由得轻声呻吟了出来。

    红着面庞,姚项军轻轻地将卓文的双手松开,随后将卓文的身体仰躺在地上,他这才缓缓站起身来。

    此刻的姚项军,扎起的长发彻底披散下来,漂亮的面庞配合那凌乱的长发,竟是有种柔弱的娇态。

    “还好这卓文昏迷过去了,不然可能就要露馅了!”

    姚项军右手探入衣襟内,从中取出一枚翡翠色的水晶项链,他将这水晶项链轻轻摘下,随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姚项军脖颈中的喉结消失了,而其平平无奇的胸前蓦然隆起,其坚挺之势犹如小山峰一般,惹人无限遐想。

    而且取下了水晶项链之后,姚项军的面容竟是变得更加漂亮和妖娆,这是一种窒息的美丽,若是让别人看见这等容颜,还真的有可能窒息,实在是太美了。

    姚项军轻轻挽起那三千青丝,随后取出小梳子,轻轻地梳着那美丽的秀发,打理梳洗一番后,姚项军美眸却是落在了卓文身上。

    “卓兄,多谢你帮我渡过时间神河!其实我欺骗了你,时空心虽然有两个,但其实我所提供的线索其实是只有一个时空心!”

    姚项军轻叹一声,旋即将从脖颈取下来的水晶项链戴在了卓文脖颈处。

    这水晶项链拥有极为隐晦的隐匿性,姚项军靠着这水晶项链,一直都没让外人看出他其实是个女儿身,即使是虚天九登的至强者,也未必看得出来姚项军真实身份其实是个女儿身。

    而姚项军身上修为之所以那般晦涩难明,自然也跟这水晶项链关系不小。

    当然,姚项军清楚她的这项链除了拥有极为强大的隐匿性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因为这水晶项链内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生命本源。

    而这强大的生命本源,足以让姚项军躲过一次致命危机,可以说是姚项军最重要的保命之物。

    “时空心对我来说很重要,卓兄,莫要怪我欺瞒于你,我是个不愿意欠别人人情的人,此次却是欠了你天大的人情,这人情目前我无以为报,这生命之心就权当回报你人情的报酬吧!”

    说到这里,姚项军便是将水晶项链轻轻地佩戴在卓文的脖颈处,随后那水晶中的绿色光芒便是纷纷涌入卓文的胸口处。

    这绿色光芒内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生机,随着这些绿芒涌入卓文的体内,后者身上干枯的皮肤开始变得滋润,而苍苍白发也是开始向着黑色转变。

    原本卓文虚弱的气息,就犹如干涸的大地得到了雨露的滋润一般,逐渐变得强盛起来。

    姚项军瞧着那气息逐渐强盛的卓文,轻吁一口气,旋即再看了卓文一边,右脚一蹬,便是彻底地消失在了原地,朝着前方掠去。

    ……

    卓文眼皮缓缓地抖动,接着便是睁开。

    卓文坐起身来,目光茫然地环顾四周,低声喃喃地道:“我昏迷过去了?”

    但很快,卓文注意到胸口有一股极为强盛的生机,正注入他的体内,使得他全身升起一股舒爽的感觉。

    “这是什么?”

    卓文右手托起胸前的水晶项链,目光炯炯地看着手掌心的水晶项链,诧异地道:“好强大的生机,这项链到底是什么东西?”

    卓文目光露出惊疑之色,这水晶项链之中涌现而出的生机,简直就是他生平仅见。

    不用想,卓文也知道这水晶项链绝对是无价之宝。

    与此同时,卓文也注意到他身上因为时间神河而损耗的寿命居然全部都弥补了回来,干枯的皮肤也变得水润,苍苍白发也恢复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