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十九章 神秘头颅

    “你是谁?”

    卓文整个人镶嵌在岩壁之中,他想要挣脱岩壁,但却发现岩壁之中居然伸出诸多的石手,抓住卓文的四肢和脖颈,将他整个人牢牢地定在岩壁中。

    这些石手并不是普通的石手,而是蕴含着极为强大的时空规则的石手。

    卓文四肢被这些石手抓住的瞬间,他只感觉时间和空间尽数都被封闭,他整个人根本就别想动一丝一毫。

    卓文抬起头来,他的瞳孔紧缩成针,死死地盯着前方。

    只见前方不知何时,竟是悬浮出一颗硕大的头颅,这头颅足足有卓文整个人这么大,只不过其面庞却是血粼粼的,看上去分外的狰狞可怖,几乎达到了血肉模糊的地步。

    而且卓文还发现这巨大的头颅乃是独眼,左眼乃是残缺,只留有一个空悠悠的血洞,而且在血洞之中还不断流着浓稠的黑血。

    右眼的眼球颇为诡异,其眼白是血色的,而眼瞳是金色的,在眼瞳眨眼的时候,则是会喷涌出极为诡异的血焰。

    在看到这头颅右眼的瞬间,卓文瞳孔不自觉的一缩,因为这右眼的眼球他并不是第一次见,而是第二次见。

    当初他在阴晴圆缺中的日月潭内进入的那个奇异小世界中,有一座染血断崖,而在那断崖之中镇压着一颗眼球,而那眼球就与眼前这头颅的右眼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那颗眼球应该就是这头颅那已经空洞了的左眼。

    要知道,当初麻玉杰这家伙可是猜测过,那镇压在染血断崖中的眼球应该是证道强者的眼球。

    证道强者可是比虚天九登还要恐怖的强者,卓文很清楚这眼前的血肉模糊的头颅,就是一名证道强者。

    虽然这血淋淋的头颅看上去并无任何伤害力,但卓文知道,只要这头颅想的话,完全可以杀死他。

    “你见过我?”

    血肉模糊的头颅深深看了卓文一眼,旋即缓缓开口道。

    卓文眉头微蹙,却并没有发言,眼前这头颅太恐怖了,杀他犹如捏死蝼蚁般简单,卓文不敢乱嚼舌头。

    “你想要我对你搜魂不成?还不说嘛?”头颅冷冷地道。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依旧不开口,若是这头颅能够搜魂的话,恐怕根本就不会跟他废话,直接就对他搜魂了。

    但这头颅却没有,反而要他卓文主动说出来,那就说明这头颅并没有能力对他搜魂。

    “我说可以,不过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卓文沉声道。

    头颅目光眯起来,有些意外眼前这小修士,居然不但没有被他吓到,居然还有恃无恐地向他提条件。

    “有意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头颅说完,见卓文无动于衷,有些不悦地道:“你放心,我……说话从来算数,不可能会出尔反尔。”

    头颅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下,卓文怀疑这头颅的记忆出现了缺失,或者是被别人封印,否则的话,不可能连自己名字都忘记。

    “可以!”

    卓文答应一声,旋即斟酌片刻,道:“我曾在一处染血断崖中看见一颗眼球,而这颗眼球和你的眼球一模一样。”

    “在那染血断崖旁边,拥有一个真龙之血的血池,在那血池之中封印着一颗巨大的心脏!”

    说到这里,卓文响起了当初在染血断崖中所听到的那句话,不由得念叨道:“心脏还我……眼睛还我……手臂还我……双腿还我……一切都还给我。”

    轰!

    在卓文刚说完后,一道犹如雷霆般的恐怖声音,蓦然响彻而起,随后一股恐怖的劲风犹如万丈山岳一般碾压而来。

    卓文镶嵌在岩壁之中,距离头颅最近,立马就被这股恐怖的劲风轰的胸口炸裂,鲜血喷涌而出,身受重伤。

    若不是卓文胸口戴着的那串项链拥有强大的生机的话,这一下卓文的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再加上卓文整个人都被束缚住,无法取出天域星空髓,所以这佩戴在身上的项链,真的可以说是救了卓文一名。

    当卓文那炸裂的胸口,逐渐在绿芒中恢复过来后,那戴在卓文胸口的项链,终于是彻底的黯淡无光,失去了最后一股生机。

    卓文轻叹一口气,知道这项链现在算是彻底的没有作用了,但同时他心中也震撼于这头颅的恐怖,仅仅只是暴露出的气势,就差点灭了他。

    若不是这项链的话,卓文现在真的是凶多吉少。

    兴许是注意到卓文的异状,头颅收敛了自身的强大气势,目光颇为激动地看着卓文,沉声道:“我的眼睛,你知道在哪里?”

    卓文深吸一口气,不敢打哑谜,这头颅太恐怖了,他实在不敢有任何怠慢,若是这家伙发怒的话,恐怕气势更恐怖。

    “在一处染血断崖之中镇压着,不过距离此地极远,并不在六欲天域中,而是在另一个天域中。”卓文沉声道。

    “没想到你有我的眼睛的线索,小鬼,只要你能帮我取回我的眼睛和心脏,我送你天大造化。”头颅目光灼灼地道。

    卓文却是心中冷笑,淡淡地道:“前辈,你也不看看我现在的处境?我被你困在这里,怎么帮你拿回眼睛和心脏,而且若是我预料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个证道强者吧,即使是眼睛,也不是我所能够带的回来的,我的实力太弱了。”

    头颅一愣,旋即他也看出了卓文的处境,彻底冷静了下来。

    “你说的不无道理!”

    头颅说完,卓文只觉得四肢一松,旋即那些抓住他四肢的石手,便是缓缓地缩入岩壁之中,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你此行是为时空神匙而来的?”头颅淡淡地道。

    卓文点点头,他的目光却戒备地看着这血肉模糊的头颅。

    “恐怕你不知道来这里的代价吧,你看看那些家伙,这些大部分都是为时空神匙而来的,当然也有小部分是为时空心而来……”

    说着,头颅看了看姚湘君所在的位置,继续道:“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倒是在这里面找到了时空心,但可惜的是,还是没能经受得了试炼,被时间彻底凝固在了这夕阳之海的海底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