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章 试炼

    卓文目光落在那被时间彻底静止的姚湘君身上,这美丽的女人即使是被时间彻底定格在某一个瞬间,依旧能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再配合上姚湘君眸子中的那无助和惊恐的神色,很容易激发男子对其的保护欲。

    “前辈,他们都死了嘛?”卓文沉声问道。

    头颅摇摇头,淡淡地道:“他们被定格在某一刻的时空之中,在这一刻的时空中,他们变得永恒,但却并没有死,当然现在这状态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闻言,卓文轻吁一口气,从这神秘头颅他可以知道,姚湘君仅仅只是被此地恐怖的时空规则定格而已,生命倒是并无危险。

    当然,若是姚湘君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其实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在卓文看来,这可比死了要好多了,既然生命无忧,那就是有可能恢复过来,但起死回生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对了,前辈你之前说过那所谓的试炼又是什么?”卓文忽然问道。

    头颅冷笑道:“我劝你还是别打时空神匙的注意,设置在时空神匙上的试炼可不是你这毛头小鬼可以通过的,到时候你可能会将命都搭进去。”

    说到这里,头颅语重心长地道:“等你实力再强大些再来吧,到时候我会直接将你传送进入此地,让你直接试炼。”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前辈,时空神匙此次是小子势在必得之物,晚辈绝不容有失。”

    卓文很清楚这神秘头颅忽然这么关心自己,大部分的因素还是这头颅想要依靠他卓文夺回其左眼和心脏。

    而此次这时空神匙又是与这神秘头颅密切相关,卓文若是不利用这层关系的话,那他就真的是榆木脑袋了。

    头颅目光却微微眯起来,他也不傻,自然是知道卓文打得什么主意。

    但它并不在意,他目前唯一在意的是他那遗失的左眼和心脏,而眼前这白衣青年又是唯一知道它左眼和心脏下落的家伙,它自然不会错失这等良机。

    “若是前辈能够助我取得时空神匙的话,晚辈愿意赴汤蹈火,为前辈取来左眼和心脏。”卓文抱拳道。

    头颅目光一松,但很快严肃地道:“时空神匙可不受我的控制,而是时空神殿的主人遗留下来的,而那试炼也是时空神殿主人设置的,甚至这整个时空流沙河都是那时空神殿主人制造出来的。”

    “若是我巅峰时期,倒是有可能破开时空神殿主人的这些手段,然后帮你取得那时空神匙又有何难,可惜的是,我现在这模样……”

    神秘头颅说到这里,却是自嘲一笑,便是兀自摇摇头,目光中满是无奈之色。

    卓文心中暗叹,虽说他早有猜测这神秘头颅对那时空神匙并没与绝对掌控权,却是没想到这神秘头颅完全一点作用都派不上。

    想到这里,卓文心中也暗自佩服那时空神殿的主人,他敢肯定这时空神殿主人绝对是证道强者,而且还是证道强者中比较厉害的。

    神秘头颅瞧见卓文目光中的暗淡,顿时冷哼一声,道:“你莫不是以为我完全对那时空神匙毫无作用?若是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卓文目光一亮,连忙道:“前辈,难道你可以助我获得时空神匙。”

    神秘头颅淡淡地道:“这点还需要靠你自己,不过我可以压制住试炼的一部分威力,让你进入试炼的难度降低一些,这样你通过试炼的几率也会增大许多。”

    卓文神色平静,他知道这神秘头颅可不会好心好意帮他,肯定是有条件的,而且条件卓文也大致猜到了。

    “作为交易条件,你日后需要为我寻来我的左眼和心脏,并且立下天道誓言,违背誓言,天诛地灭,神魂溃散,永无超生。”

    说到这里,神秘头颅看向卓文,一股淡淡的杀意自头颅身上逸散而出,随后犹如怒浪一般,开始不断地提升增强,最终尽数都施加在了卓文的身上。

    卓文勉强抵挡住这股杀意,脸色苍白如雪,全身发颤,他很清楚,这神秘头颅是在强行给他施压,此次他若是不识相不答应的话,这神秘头颅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前辈放心,晚辈答应你这条件!”卓文抱拳道。

    在神秘头颅这恐怖强者面前,卓文根本不敢耍滑头,而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在卓文答应下来后,神秘头颅身上的那股恐怖的杀意,这才逐渐的敛去,而卓文轻吁了一口气。

    “我给你的期限是一百年,若是一百年你还没拿来我的左眼和心脏的话,我想你知道后果的。”

    神秘头颅冷冷一笑,旋即它的眼瞳之中便是掠出血芒,随后在半空中勾勒出繁复的阵法,随后印入了卓文的眉心。

    卓文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这神秘头颅的实力比他强大太多了,就算他有心反抗,但神秘头颅强大的气势将他压制着一动都动不了,他只能被动接受那神秘头颅勾勒的血色阵法。

    而在血色阵法没入他眉心的时候,卓文知道这是神秘头颅给他种下的禁锢,在一百年内,他卓文丝毫无事。

    但若是百年之后,若是还不来寻找这神秘头颅的话,而且没应约带回来其左眼和心脏,那么卓文死期也就到了。

    当血色阵法彻底烙印在卓文识海深处后,卓文这才缓缓地睁开双目,他的目光古井无波,并没有神秘头颅想象中的恼怒。

    “心性不错!”神秘头颅难得夸赞了一句。

    “你想看我愤怒咆哮?就算我再愤怒又如何?你会去除你种在我身上的种子?”卓文淡淡地道。

    神秘头颅桀桀一笑,道:“所以你就打算认命了?”

    卓文摇头道:“我这并不是认命,而是承认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既然合作了,就算你没在我身上种下这种子,我也会将你的左眼和心脏都带回来,当然,既然你想要在我身上种下种子,多一份保障,我也觉得是人之常情而已。”

    神秘头颅却是深深看了卓文一眼,点点头道:“你能有这觉悟,着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