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五章 时光蛙王

    “这是怎么回事?时光蛙王出现了,难道是有新的闯关者出现了嘛?”

    三人面面相觑,旋即目光中露出欣喜之色,旋即纷纷掠出岛屿,来到了岛屿边缘。

    旋即三人便是看见了在岛屿前方数千米外的栈道上,一道白衣飘飘的青年持剑而立,在其面前悬浮着一块足有百丈巨大的噬玺。

    而白衣青年的对面,则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青蛙头怪物以及一众小型的青蛙头怪物。

    “这家伙是做了什么啊?一般闯关者进入这第一座岛这时光蛙王是不会出现的,都是打算原路返回的那些闯关失败者才会引出这时光蛙王的。”

    中年男子目光微变,他看着那足有千丈巨大的时光蛙王,低声喃喃,身躯都有些颤抖,显然对那时光蛙王极为恐惧。

    “只是虚天七登?这么弱的修为,此子必死无疑了!”黑衣男子摇摇头,无奈地道。

    倒是蓝衣男子手中提着酒壶,默默地看着那持剑而立的白衣青年,他在这白衣青年身上看到了一股唯我独尊的自信。

    这股气质唯有真正的强者身上才拥有的,这白衣青年修为可不算高,只是虚天七登,居然能够拥有这种气质,很显然此子不简单。

    “我去帮他!”

    蓝衣男子说着,一跃而出,居然直接离开了岛屿,其速度之快,中年男子和黑衣男子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老二,你……”

    中年男子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也想跟过去,不过在看了眼那巨大的时光蛙王以及周围密密麻麻的时光蛙后,心中的冲动立马就冷静了下来。

    嗖嗖嗖!

    蓝衣男子的前来,立马就引起了时光蛙王以及卓文的注意。

    卓文有些诧异地看着那掠来的蓝衣男子,他哪里看不出这蓝衣男子是为了救他而来的。

    他倒是没想到,在冷酷无情的修士世界,居然还有这种热心肠的人。

    “这位朋友,在下萧郎,这时光蛙王不好对付,萧郎不才,助朋友一臂之力……”

    蓝衣男子话还没说完,一道道破空声顿时掠来,只见那些遍布在时光蛙王上的时光蛙纷纷抛出时空水滴,朝着蓝衣男子轰去。

    蓝衣男子目光大变,屈指一弹,便是取出了一柄长枪,双手握住枪柄,猛地一甩,顿时一道道枪影暴掠而出,竟是将那些抛来的时空水滴尽数挡了下来。

    卓文深深看了一眼这蓝衣男子,这家伙实力很强,绝对是虚天八登巅峰的强者。

    轰!

    可惜的是,蓝衣男子刚刚当下方才那一击,后面更猛烈的攻势便是掠来。

    一时之间,蓝衣男子的压力大增,额前冷汗簌簌地落下,脸色苍白无血。

    “感谢萧兄,你还是先回去,这时光蛙王就由我来解决掉就行了。”卓文微微一笑道。

    萧郎目光闪烁,正想要说话的时候,一颗时空水滴竟是突破他的防御,狠狠地砸在了其胸口,随后萧郎便是闷哼一声,倒飞而出。

    与此同时,后续的时空水滴蜂拥而至,纷纷砸在了萧郎身上。

    时空水滴太恐怖了,这么多的时空水滴若是砸在身上,萧郎知道他必死无疑。

    “老二,你太冲动了!”

    一声爆喝,只见站在岸边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掠至萧郎身边,随后这中年男子右手成掌,狠狠的轰了出来。

    轰轰轰!

    一道巨大无比的红色掌印便是冲天而起,挡在了时空水滴面前。

    而中年男子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后,便是带着萧郎来到了岸边。

    噗嗤!

    中年男子放下萧郎后,单膝跪在地上,鲜血狂吐而出,脸色苍白之极。

    “大哥……”

    萧郎爬起身来,立马来到中年男子身边,将其搀扶起来,脸上满是惭愧之色。

    中年男子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旋即沉声道:“老二,你是我们三人中实力和天赋最强的,你是最有希望离开这里的,我可不能让你死啊!你也不要做傻事。”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目光复杂地看着前方栈道上的白衣青年,道:“此人就不用管了,他的修为太低,除非他能够领悟出时空规则的力量,否则的话……”

    中年男子摇摇头,显然并不相信卓文能够领悟出时空之力,他们三人在此地困了这么久,都没人凝聚出哪怕一丝的时空之力,更不用说刚刚进入此地的卓文了。

    “大哥说得对,二哥你可不能放弃。”黑衣男子也连忙来到萧郎身边劝道。

    萧郎轻叹一声,颓然坐在地上,方才他也受了不少的伤,只是他脸色有些微红,不太敢看那白衣青年。

    之前他信誓旦旦地说要救此人,现在反而被他大哥拉了回来,那救人之语无异于放屁,他有点拉不下这脸。

    当然,他也更不愿意看着那白衣青年在他面前被那时光蛙王杀死。

    时光蛙王淡漠地看了眼岸边的萧郎三人,旋即便是不再理会,一双巨大的眼睛便是落在了卓文身上。

    “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杀了我不少的徒子徒孙,你要怎么死?”时光蛙王声音如雷霆般,震耳欲聋。

    萧郎三人一听,心中皆是了然,怪不得此子会引出这时光蛙王,原来是因为此子杀了许多时光蛙。

    若是此子不杀时光蛙,而是仅仅闯过去的话,时光蛙王绝对不会出现,可惜的是,此子并没有那么做。

    不过,这也让萧郎三人刮目相看,时光蛙虽然实力和那时光蛙王天差地别,但从来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这可不好对付,更不用说是击杀诸多时光蛙了。

    而这白衣青年能够办到,显然这白衣青年不是个简单之辈。

    当然,萧郎三人虽然高看了卓文几分,但依旧不觉得卓文能够在时光蛙王手下存活下来。

    时光蛙王的恐怖,在他们被困在这里的如此悠久的岁月里,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了他们脑海之中,久久无法自拔。

    卓文自然不知道萧郎三人心里怎么想的,他持剑而立,头悬噬玺,目光淡漠地看着时光蛙王,道:“你的徒子徒孙想要杀我,难道我出手反杀还不允许了嘛?”

    “你说得对,我的徒子徒孙杀你倒无所谓,但你杀我的徒子徒孙,那就不行,因为他们是我的徒子徒孙。”时光蛙王杀气腾腾地道。

    卓文却是冷笑道:“你很了不起嘛?对于即将成为我的剑下亡魂的家伙,我觉得再说下去,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说完,卓文身前的噬玺便是化作流光,朝着那时光蛙王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