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神通显威

    时光蛙王怒极反笑,觉得眼前这白衣青年实在狂妄自大。

    “杀了他!”

    时光蛙王怒喝出声,遍布在他周围的时光蛙便是齐齐抛出时空水滴,密密麻麻地轰在卓文身上。

    卓文神色平静,手中王剑挥出,与此同时,血仙剑和雷火剑化作两道流光,悬浮在卓文身边,帮助卓文抵挡着那密密麻麻的时空水滴。

    一时之间,两者便是僵持在了一起。

    “哼!果然有两下子。”

    时光蛙王冷笑一声,双腿一弹,便是跃出水面,顿时间,平静的海面便是掀起万千波涛,汹涌而出,看上起极为的壮观。

    只见时光蛙王下颌猛地鼓起,随后猛地喷出,顿时足有百丈巨大的水弹便是自这时光蛙王口中喷吐而出。

    这水弹极为恐怖,轰出来的瞬间,整个时空大海便是开始扭曲变形,这水弹之中蕴含着更恐怖的时空规则。

    轰隆!

    水弹轰在了噬玺之上,随后原本防御惊人的噬玺,竟是被水弹轰的倒飞而出,摇摇欲坠,显然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砰砰砰!

    在噬玺在水弹攻势下摇摇欲坠,时光蛙王显然是想要乘胜追击,再次鼓起下颌,喷出一颗水弹。

    轰隆!

    噬玺终于是在两颗水弹的攻击之下,彻底地被轰开,血仙剑和雷火剑这两个家伙更是眼见形势不对,便是躲在了卓文身后。

    卓文暗骂一句这两个家伙后,立马吐出一口鲜血喷在噬玺之上,顿时间,噬玺的威力大增,倒是勉强挡住了时光蛙王的攻势。

    不过,时光蛙王的攻击实在太恐怖,再加上周围时光蛙的攻击,卓文立马就落入落入绝对的下风,被压制的死死的,仿佛随时都会有危险。

    “时光蛙王太恐怖了,此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岸边,中年男子摇头叹息,目光露出可惜之色,卓文方才的战斗他看在眼里,知道眼前这白衣青年实力很强,可惜的是,终将不可能是时光蛙王的对手。

    萧郎目光颇为愧疚,方才他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助这白衣青年一臂之力,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白衣青年死在那时光蛙王的手里。

    砰!

    时光蛙王近在咫尺,巨大的蒲扇般的手掌,猛地呼啸而来,朝着卓文轰去,一阵阵的狂风席卷出慑人的风暴,掀起如怒龙般的巨浪。

    卓文目光凝重,他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手掌,知道在此地用寻常手段对着时光蛙王根本没用,一切都是需要对症下药。

    这时光蛙王生活在这时空大海之中,想要对其造成伤害,恐怕也必须是要使用时空规则的力量才行。

    虽说卓文掌握了一部分的时空规则,而且攻击之中也携带了少量的时空规则,不过这些只对时光蛙有些效果,对于时光蛙王作用却不大。

    “海上生残日!”

    卓文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手掌,右手屈指虚空一点,顿时间,以卓文为中心辐射出一股无形的能量涟漪,随后整个空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时光蛙王那轰来的手掌也在这一刻,彻底静止了下来。

    哗啦啦!

    只见卓文身后的海水冲天而起,形成通天彻地的无数水柱,随后在那水柱后面,缓缓升起一轮残日。

    红色的光芒映照着海面和天空,竟是形成了一幕难得美丽的景象。

    砰砰砰!

    在那轮残日升起的瞬间,时光蛙王轰来的那手掌,竟是轰然炸裂,恐怖的能量席卷而来,使得时光蛙王不由得怪叫地连连爆退。

    而且随着残日不断上升,这股力量也越来越恐怖,时光蛙王的庞大身躯更是不断爆裂开来,鲜血犹如雨水一般喷涌而出,看上去极为的凄惨。

    不仅仅是时光蛙王,但凡是残日光芒照射的地方,尽皆掀起恐怖的能量,那些密密麻麻的时光蛙,则是在残日力量下,全部都爆成了一团团的血雾。

    当残日升至最高端的时候,时光蛙王哀嚎一声,庞大的身躯便是爆成了巨大无比的血雾,最终被炸得面目模糊,只留下一具不完整地尸体还漂流在海面上。

    “这……这……”

    站在岸边的萧郎三人,如遭电击,尽数呆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眼前他们不敢置信的一幕。

    时光蛙王居然就这么被杀死了,这也太简单了吧。

    一开始这时光蛙王可是将那白衣青年给压制的死死的,现在转眼间就被反杀了,而且还这般的干净利落,三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那是蕴含了时空规则的神通,难道是此子感悟时空规则所自创出来的嘛?”

    萧郎最先反应过来,他目光紧紧地盯在那白衣青年身上,露出敬畏之色,低声喃喃。

    不仅是萧郎,其身边的中年男子和黑衣男子也都是露出忌惮和敬畏之色,只不过在敬畏之中还有着一丝激动和兴奋。

    眼前这白衣青年能够拥有时空规则的神通,那就说明此子很有可能会顺利通过试炼,到时候他们三人有可能会获救。

    杀死时光蛙王后,卓文气喘吁吁,脸色颇为的苍白,这海上生残日他只能使用一次,使用过后,便是会变得很虚弱,只有慢慢恢复过来后,才能再次使用。

    卓文盘膝坐在栈道中,并没有着急地前往栈道,而是让小黑和血仙剑在身边护法,他则是先专心休养生息,恢复神力。

    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萧郎三人看着不似小人,不过毕竟与卓文素昧平生,所以卓文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走过去,而是先等恢复再说。

    萧郎三人自然也不可能冒然上前,卓文的行为已经说明了目前他们还不能靠近,所以三人很识趣地站在岸边,默默等待着。

    两个时辰后,卓文神力恢复了一些,旋即站起身来,朝着岸边走去。

    “多谢这位兄台!”

    卓文走到岸边的时候,萧郎三人立马拱手道。

    卓文神色一奇,道:“三位误会了吧,卓某并没有帮你们做任何事情,何来道谢之说?”

    萧郎连忙解释道:“这位兄台,你有所不知,这时光蛙王一直都守在岛外,根本不允许修士离开岛屿,一旦离开岛屿都会被那时光蛙王所杀。”

    “现在时光蛙王被兄台你所杀,我们三人离开岛屿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