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九章 萨姆

    “多谢萧兄!”卓文拱手感谢道。

    萧郎连连摆手,连称不敢。

    接下来,卓文先在岛屿上休养生息,他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等此地恢复后,他再打算去闯第二关卡。

    而且卓文还发现,在这座岛屿中的时空规则更加的容易接受和感悟,他在岛屿上待得这段时间内,居然自然而然弄懂了不少之前还困扰他的一些时空规则方面的问题。

    半个月后,卓文彻底地恢复了,当卓文走出洞府后,发现萧郎三兄弟已经早早地在石柱那边等待了。

    “卓兄,只要将手放在石柱上,我们就会被石柱传送到第二关卡的,到时候小心点。”萧郎慎重地道。

    卓文点点头,便是来到石柱面前,右手伸出抵在了石柱表面,而萧郎三人也是紧随其后。

    血色光芒自石柱内暴涌而出,随后将石柱边上的三人尽数包裹进去。

    出现在卓文面前的依旧是一片大海,只不过这片大海是血红色的,但其中依旧蕴含着浓郁的时空规则的气息。

    在血色的大海上方,横亘着一条白玉长桥,仔细看去,白玉长桥的尽头通往的是另一座岛屿。

    这座岛屿和第一座岛屿有着明显的差别,因为这座岛屿白雪皑皑,一眼望去,冰雪寒天,颇为美丽。

    而卓文、萧郎四人则是站在这白玉长桥的另一端。

    “卓兄,你要注意这海水,这些海水表面的血色是一种恐怖的生物,当初我们闯过此地,知道这血色的恐怖。”萧郎指着桥下的血色,颇为惊惧地道。

    卓文点点头,袖袍一挥,便是甩出九九八十一个兽骨阵盘,在瞬间便是布置下了一道强大的防御阵法。

    “你们小心点,跟紧我!”

    卓文说完,便是脚步一踏,朝着白玉长桥飞掠而去,而那九九八十一个兽骨阵盘则是随时环绕在卓文周围,一阵阵的阵法波动弥漫扩散,昭示着他周围的兽骨阵盘的不同寻常。

    萧郎三人紧紧跟着卓文,皆是取出各自的神器,心中暗暗警惕着桥下的那血色。

    一路上,白玉长桥下面分外的安静,海面更是古井无波,风平浪静。

    但越是如此,卓文几人心中也越发的警惕,脚步更是风驰电掣般加快。

    轰隆!

    当四人走到白玉长桥中央的瞬间,桥下的海面顿时炸开,随后一股股血水便是从海面上暴掠而出,在半空中不断地汇聚,最终形成了一道足有数十丈的诡异人形。

    这诡异人形全身都是由血水组成,外形酷似烂泥一般,身上时不时地冒出红色粘稠物滴落下来,看上去分外的恶心。

    诡异人形并没有清晰的五官,头部凹进去的两个血洞就仿佛两个灵动的双眼。

    “这就是守关者?”

    卓文眉头微蹙,退后数步,转头看着萧郎三人道。

    萧郎三人脸色煞白,目光中噙满了深切的恐惧之色,嘴唇哆嗦。

    卓文意识到不对劲,连忙问道:“你们怎么了?”

    萧郎冷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依旧有些颤抖地道:“卓兄,我们遇上大麻烦了,这第二关卡的守关者叫做萨姆,这东西就是个软体生物。”

    “平时它基本都生活在时空大海的海面,悬浮在海面上,将海水都染成红色。当闯关者前来后,萨姆就会凝聚出实体来阻挠闯关者。”

    “萨姆的形态千千万万,大体可以分为植物类、动物类和人形态三种类型,其中植物类是实力最弱的一种类型,而人形态是最强,也是最恐怖的类型,当初我们闯关的时候,萨姆只显示植物类形态。”

    萧郎说到这里,萧音接话道:“就算是植物形态的萨姆,我们也完全不是对手。而且当初我们岛屿曾十多人结队闯这一关卡,萨姆也只是显示出动物类形态,其实力极为恐怖,我们十几人被杀了十人,只逃回来了几人,而人形态……还是第一次见过。”

    闻言,卓文点点头,他也终于是知道萧郎三人为何这般恐惧这萨姆了,原来这萨姆这般的恐怖,而且此次又是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人形态。

    萨姆空洞的眼睛,并没有放在萧郎三人身上,而是落在了卓文的身上,他低沉地道:“是你杀了时光蛙王?”

    卓文一怔,旋即淡淡地道:“是,那又怎么样?”

    “哈哈,能够杀死时光蛙王,你很不错,不过我会杀死你的,那时光蛙王虽然和我关系并不太友好,但怎么说也是被困在同一个地方的难兄难弟,你杀他,我就得为他报仇,不然的话,它就死的太冤了。”

    萨姆的声音略显空洞和沙哑,听上去分外的刺耳。

    “我想那时光蛙王不需要你来报仇,因为你很快就能够和那时光蛙王见面了。”卓文抽出王剑,淡淡地声音弥漫而出。

    萨姆咧嘴一笑:“嘴倒是挺硬的,就是不知道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说着,萨姆右脚一踏,犹如风驰电掣一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当萨姆出现的时候,已经近在咫尺。

    轰隆!

    只见萨姆右手成拳,猛地轰在了卓文身前,顿时间,环绕在周围的九九八十一枚兽骨阵盘便是爆涌出剧烈的涟漪,抵挡着萨姆的恐怖拳劲。

    卓文目光一凝,看着那不断颤抖的兽骨阵盘,这萨姆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仅仅一拳就能够让得兽骨阵盘布置的防御阵法如此悸动。

    轰轰轰!

    萨姆怒吼一声,疯了一般的一拳拳轰出,拳速之快,骇人听闻,每一拳都掀起一阵阵的拳影,拳影之中更是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时空规则,一拳挥出,空间时间都仿若凝固了一般。

    萧郎三人目光骇然,吓得瑟瑟发抖,双腿发软,根本不敢出手。

    “你们三人留在阵内,我去会会这萨姆!”

    卓文看了眼身后吓得不行的萧郎,知道这三人根本派不上用场,于是一步跨出,便是跃出了防御阵内。

    “死!”

    萨姆眼疾手快,一拳猛地轰出,速度极快,直接朝着卓文胸口轰去。

    卓文冷哼一声,手中王剑猛地向上一撩,剑光如水,带着恐怖的时空规则,洋洋洒洒的掠出,轰在了萨姆的拳劲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