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吕祖和沈健他们都不是这守关者的对手,你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姚湘君有些慌乱地道。

    “姚姑娘,现在退去已经来不及了,这守关者很聪明!”

    卓文说着,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身后平台边缘。

    只见在卓文后方平台边缘处,浮现出无穷无尽的阴风,将平台的入口彻底封锁了。

    阴风本就极为难缠,此次出现在平台边缘的阴风数量太多。

    就算是卓文,应付起来也要大费周章,更不用说身后实力不怎么行的众人了。

    “完蛋了,这次是死定了!”

    “吕祖太可恶了,居然直接抛下了我们!”

    “哎,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我们走不掉了!”

    一时间,周围众人都是充满了叹息和绝望。

    至于卓文的话语,众人都是不在意,吕祖、沈健和姚湘君三人联手都不是守关者的对手,这白衣青年此刻出头,不是找死是什么。

    姚湘君轻叹一声道:“我与你一起联手吧!既然走不了,那就一起战死好了!”

    卓文转过头,微笑地看着姚湘君道:“姚姑娘,我们不会死,死的是这守关者,你退后吧!”

    说着,卓文猛地抽出王剑,一步跨出,整个人犹如一道流光飙射而出。

    经过第二座岛屿的洗礼之后,卓文所掌握的时空规则的力量又是雄厚了许多,面对这守关者卓文虽然忌惮,但还不至于不战而屈。

    姚湘君愣愣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在这一刻,那背影在她的眼中反而高大了许多,而她脑海中更是不断回荡着卓文离去前的那句话语。

    “不自量力!”

    守关者右手持剑,左手持盾,目光露出一抹不屑之色,随手便是劈出一剑。

    在守关者看来,除了吕祖、沈健和能掌控时空心的姚湘君三人以外,这里面的人全部都不放在他的眼里。

    卓文目光精芒一闪,这守关者轻视他正好。

    在守关者随意挥出的剑气轰来的瞬间,卓文背后立马爆发出烛龙之翼,而他全身时空规则爆发,顿时间,整个人犹如横渡时空一般消失在原地。

    等到卓文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守关者面前,随后卓文一剑出,立马使出了《毁道剑术》最后一式开天辟地。

    顿时间,以卓文为中心,逸散出浓郁的无形涟漪,随后空间尽数扭曲崩溃。

    守关者太轻视卓文了,压根就没有将卓文放在眼中。

    此刻开天辟地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进去,他开始反抗已经太迟了,整个人都束缚在扭曲崩溃的空间力量之中率。

    若不是这守关者太强大了的话,这一招开天辟地足以将他整个人都撕成碎片。

    轰!

    在守关者被束缚的瞬间,卓文依然掠至守关者头顶上方,右脚毫无征兆地猛地砸在了守关者的胸口。

    守关者猝不及防,直接被这一脚砸中,随后整个人犹如散架一般,从天际坠落砸在了地上。

    这一刻,现场安静地可怕。

    除了本来就知道卓文实力的萧郎几人以外,其余人都是呆若木鸡。

    “这家伙好强,好像比吕祖他们还要强?”

    “吕祖他们都能将守关者搞得这么狼狈吧,此人却做到了!”

    “”

    在片刻的安静后,众人便是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哗然之声。

    原本众人眼中的绝望之色,也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该死!我要你死!”

    守关者自坑底站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上方的白衣青年,右脚一蹬,如离弦之箭般,杀气腾腾地掠来。

    卓文目光淡漠地看着掠来的守关者,袖袍一挥,右手屈指虚空伸出。

    待到守关者掠至卓文十多米处的瞬间,卓文右手屈指迅速点出,顿时间,恐怖的能量涟漪爆发开来。

    守关者身形顿时一滞,随后他发现周围的空间居然化作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四处望不到尽头。

    “这是”

    守关者心中没来由升起一股恐惧之色,他从这汪洋大海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随后,守关者在无尽的大海的尽头,看见了一轮冉冉升起的残日。

    本该夕阳西下的残阳,此刻却是从海平面尽头升起,如此怪异。

    当残日逐渐升起的时候,守关者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时空规则的力量,弥漫他的全身。

    随后他的身躯便是开始不断地爆炸开来,就好像在他的体内,隐藏着无数小炸弹一样。

    平台边缘的众人,他看见了那一轮升起的残日,所有人目光中露出敬畏之色。

    “这绝对是时空规则神通,萧郎,你们怎么没跟我说,卓兄居然身怀时空规则神通?”

    唐儒卿美眸一缩,死死盯着那升起的残日,不由得对着身边的萧郎三人道。

    萧郎苦笑道:“儒卿,还不是你没问起来嘛?不然的话,我早就对你说了!而且卓兄的这时空神通比闯第二关更强大了。”

    姚湘君也极为震惊,她复杂地看着那升起的残日,以及那残日余晖映照下的那道修长的身影,苦笑道:“每次我见到卓兄,都发现他实力比之前更强大,他进步的太快了”

    随着残日升起,守关者身上不断爆出血雾,恐怖的时空之力在守关者体内流转,使得守关者体内的伤势越来越恐怖,越来越严重。

    最终守关者整个身躯都是爆成数个残躯,血雾漫天。

    “小鬼,藏得还真深,我真是不甘心啊!”

    守关者不甘的声音再次响起,但很快就戛然而止,随着那残日逐渐地消失。

    卓文缓缓落在地上,单膝跪在地上,气喘吁吁,脸色微白。

    海上生残日的威力确实是增加了,但相应的消耗也更大了。

    此刻的卓文,就好似被榨干了一般,全身无力,瘫软在地上。

    “虽说这神通是我自创的,但可惜我的境界还是太低了,使用这等神通对我的负荷太重了。”

    卓文摇摇头,立马取出蒲团,在周围布下禁制后,便是开始休养生息,恢复精力。

    时空神通一般来说都是虚天九登修士施展的话,不会吃力,想要怎么用就怎么用。

    但卓文毕竟才虚天七登,和虚天九登差距可不小,施展时空神通确实是太吃力了。

    每施展一次,都好像全身被掏空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