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规则之力的创伤?”

    卓文目光一凝,很快就想到了关键。

    时空规则所弥留在他体内的创伤,天域星空髓居然无法驱除掉,这让卓文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时空规则的力量,大部分都是虚天九登的修士能够掌握,而这股力量又是弱于天道规则。

    天域星空髓无法恢复时空规则的创伤,恐怕也无法恢复天道规则所造成的创伤。

    也就是说,天域星空髓对于掌握这两种规则的虚天九登以下的修士以及虚天九登以上的修士完全没有疗伤的效果。

    怪不得当初那大梵天拥有这么多的天域星空髓,留着自己不用,反而拿出来奖励,而且卓文取出一池子的天域星空髓都不吭一声。

    原来这天域星空髓对于大梵天这种级别的存在已经完全没作用了。

    既然天域星空髓无法驱除这时空规则的创伤,卓文只能依靠自己掌握的时空规则,来慢慢地恢复了。

    而且卓文发现,受了这时空规则力量的创伤之后,他居然无法自如地调动体内的时空规则之力。

    现在卓文虽然伤势好了,由于无法自如地调用时空规则的力量,想要施展那海上生残日的神通,基本是痴心妄想。

    卓文轻叹一声,他知道,受了这时空规则的创伤,恐怕他体内的根基出现了缺口,若是不及时将这创伤驱除的话,恐怕对他以后可没什么好处。

    “先离开此地再说吧!”

    卓文轻叹一口气,时空转轮嗖的化作一道流光,很快便是落入了骨岛之中。

    至于雷翼饕餮虽然还在后面追逐着,但根本追不上此刻的卓文。

    此刻,骨岛中央的骨柱上的绿色大门已经在逐渐变小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彻底消失。

    卓文轻吁一口气,还好他及时赶回来了,若是在慢一步,这绿色大门就真的要消失了。

    收起时空转轮,卓文一步进入了绿色大门之中。

    绿色大门的另一端,依旧是断崖海底。

    此刻,凝固在海底周围的永恒时间点的众多生灵中,有六道身影表面的坚冰逐渐融化。

    姚湘君手握时空心,恢复了自由之身。

    她活动了下四肢,在确定神魂确实是回到肉身中后,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当她目光落在不远处,依然凝固在时间节点中的白衣青年的时候,松下来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唐儒卿、萧郎、萧音和萧弗四人也是从各自的凝固的时间节点中走了出来,他们四人自然注意到恢复正常的姚湘君,皆是汇聚在后者的身边。

    当然,五人的注意尽皆都放在白衣青年身上,他们没有注意的是,距离断崖颇远处,也有一块凝固的时间节点融化了。

    吕祖脸色难看,他看了眼不远处姚湘君五人,心中冷哼一声,便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片海底。

    “卓兄怎么还没醒来啊?会不会在里面出了什么变故了吧?”萧郎担忧地道。

    唐儒卿敲了下萧郎的头,道:“就你多嘴,卓兄那么强,怎么可能会有事?”

    萧郎揉了揉头,嘿嘿傻笑,连忙称是。

    正当五人担心卓文的时候,白衣青年周围的坚冰咔擦一声碎裂了,凝固在时间节点中的白衣青年,缓缓落在地上。

    卓文睁开双目,看着面前五人投射而来的关切目光,他知道他算是顺利地出来了。

    他与姚湘君五人打了个招呼后,神识便是悄无声息地进入灵戒之中,在发现灵戒中确实是多出了黑色的时空神匙以及生命晶石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试炼结束,你们可以离开此地了!”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旋即神秘头颅缓缓地从断崖岩壁中出现。

    姚湘君五人皆是退后一步,目光警惕地盯着这神秘头颅。

    他们没记错的话,当初他们之所以无缘无故进入试炼之地,全是因为这神秘头颅。

    现在见这神秘头颅出现,他们如何不紧张?

    卓文倒是泰然自若,他给神秘头颅投去了一个感谢的眼神。

    他知道,若不是这神秘头颅鼎力相助的话,他很难靠自己通过这时空之主布置下来的试炼。

    “卓兄,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见神秘头颅并没有其他动作,姚湘君看向卓文道。

    卓文摇摇头道:“你们先离开吧,我和这位前辈还有些事情要说。”

    姚湘君五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这神秘头颅性情喜怒无常,而且实力强大,没人敢接近这恐怖的东西。

    但卓文居然想要独自留下来与这样恐怖的存在对话,不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嘛?

    “可是……”

    姚湘君还想说些什么,顿时一股传送之力便是将她以及唐儒卿四人笼罩过去。

    随后一行五人便是消失无踪,只留下卓文一人。

    “此次试炼多谢前辈!”卓文抱拳道。

    神秘头颅淡淡地道:“无需客气,你我本是交易关系,我需要你替我找回左眼和心脏,自然不可能让你死。而且我也仅仅只是降低试炼难度而已,能通过还是因为你的本事。”

    卓文却是摇摇头,并不认同神秘头颅的说法。

    若不是神秘头颅的话,他通过试炼的几率不超过一成,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拿出你身上的时间和空间结晶!”神秘头颅忽然道。

    卓文一怔,也没拒绝,将灵戒中收集的时间和空间结晶,尽数都取了出来。

    神秘头颅张口一吐,吐出一股腥风,随后卓文拿出来的结晶有三分之一直接被这股腥风卷走,紧接着被碾碎成了一股浆液。

    “喝下它!”

    腥风袭来,那股浆液被递到了卓文的嘴边。

    卓文犹豫一会儿,还是将这浆液吞了下去。

    一股清凉蔓延全身,随后卓文目光爆发出一股精芒。

    因为他发现,在喝下这股浆液后,他身上因为那时空规则所造成的创伤,居然彻底痊愈了。

    “多谢前辈!”卓文抱拳感激道。

    “你这么拼命地想要得到这把时空神匙,是为了能够进入时空神殿吧?”神秘头颅漫不经心地道。

    卓文心中一动,这神秘头颅来历神秘,而且看样子也与那时空之主熟识,或许他知道时空神殿的具体情况。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卓文恭敬道。

    神秘头颅淡漠地看了卓文一眼,道:“时空之主并不是慷慨的人,就算这家伙陨落了,恐怕也不会留下太多的好东西,你拼命收集的时空神匙,恐怕会让你失望。”

    卓文微微一笑,道:“小子我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强者,就算时空之主再吝啬,那也是证道强者不是吗?这等强者不要的垃圾,可能对我都有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