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2350章 居然是卓文
    神秘头颅点点头,便是不再在时空神殿上过多纠缠,反倒是淡漠地道:“你只有一百年时间,带回我的左眼和心脏,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说完,神秘头颅便是缓缓地消失在了岩壁之中。

    卓文看着右手掌心静静躺着的一块血玉,脑海中响起神秘头颅的声音:“这血玉可以助你摆脱一次生死危机,这是我对你的馈赠,不要让我失望。”

    声音逐渐敛去,随后卓文周围空间便是扭曲起来,他脑海中更是传来一阵天旋地转之感。

    等卓文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熟悉的星空。

    这片星空卓文并不陌生,正是时空流沙河外的星空。

    此刻,卓文站在一颗破败的陨石上,在他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横亘在星空中的时空流沙河。

    此时的时空流沙河戒备极为的森严,一道道身穿统一服饰的修士,手持武器,围在时空流沙河周围。

    这些修士都是流沙世家的人。

    卓文在出来之前,就已经料到流沙世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提前改容换貌。

    再加上现在卓文熟练掌握了时空规则之力,以时空规则的力量来遮掩他身上的气息,也并不是难事。

    而且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即使那狂砾站在他面前,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辨别出他的真实气息。

    “你跟我们走一趟!”

    卓文刚出来,立马就有两名流沙世家的修士迎面掠来,目光不善地盯着眼前的卓文。

    只要卓文有任何异动,这两人立马就会暴起杀人。

    卓文摊摊手,并没有反抗,跟随着这两人离开。

    时空流沙河不远处,时空石柱旧址,自从当初被卓文拆掉以后,此处再次建立了一座更宏伟的神庙。

    狂砾就坐镇在这座神庙之中。

    时空流沙河经常会有修士从时空流沙河内出来,狂砾一个都不会放过,都是先进行严格的盘查之后,才会最终放行。

    狂砾坐在镂空的神庙内,周围是无尽的星空。

    在狂砾不远处,坐落着一座铁水浇筑的牢笼,这牢笼表面弥漫着绚烂的涟漪波动,显然是有着一层颇为强大的禁制存在。

    牢笼内,关押着四个人,分别是三男一女。

    四人目光都是怨毒地盯着狂砾,仿佛要用眼神将狂砾给撕碎掉。

    在牢笼之外,站着一名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子。

    这名美丽女子双手带着布置禁制的镣铐,气息颇为的紊乱。

    “姚姑娘,你是六欲宫的人,我不想对你出手,你只要不管这四人的话,我现在就放了你!”狂砾看着那美丽女子,淡淡地道。

    这美丽女子正是先卓文一步离开时空流沙河的姚湘君,而被关押在牢笼中的四人,则是唐儒卿、萧郎、萧音和萧弗四人。

    姚湘君抬起螓首,冷冷地看着狂砾,道:“我也是卓文的朋友,你若是想要报复卓文的话,大可以将我也关押起来,甚至是杀了我。”

    狂砾颇为头痛地看着姚湘君,这姚湘君在六欲宫的地位很特殊,他怎么敢乱来呢?

    一旦姚湘君若是有什么不测,他们流沙世家就不用在六欲天域混了,直接就可以滚蛋了。

    但这姚湘君又极力维护那卓文,这让狂砾大感头疼。

    “若是卓兄弟出来的话,也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牢笼中,萧郎目露愤怒地盯着狂砾,冷冷地道。

    在试炼空间中,看到卓文一次次地击败闯关者后,萧郎就对卓文有着盲目的自信。

    吕祖和沈健两人联手都无法击败的第三关守关者,最终却是被卓文击败了,他知道这不是侥幸,而是卓文真的很强大。

    狂砾犹如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他目光戏谑地看着那目露愤怒的萧郎,道:“一个当初仓皇而逃的孬种?你说那孬种回来,我的死期就到了?你这笑话很好笑,该赏。”

    狂砾说完,右手猛地探出,顿时间,萧郎便是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无血,全身抽搐。

    狂砾脸上依旧在笑,只不过他的笑很冰很冷,犹如锋利的刀片,锋锐而无情。

    唐儒卿连忙扶起萧郎,她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狂砾。

    “因为那卓文,你们遭受了无妄之灾,你们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心!若是不甘心,就应该去责怪那卓文了,是他造成了你们现在的下场。”狂砾慢悠悠地道。

    蹬蹬蹬!

    神庙门口走来两名士兵,他们身后带着一名身形驼背的中年男子。

    “大人,这是刚从时空流沙河内出来的修士!”一名士兵走近道。

    狂砾随意扫视了番这驼背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在其身上发现想要的气息,淡淡地道:“你们查过了?”

    “查过了,并没有问题!”那名士兵恭敬地道。

    “既然没问题,那就让他滚吧,不要在这里碍眼。”狂砾随意地道。

    “大人,他说要见见大人你!”那名士兵继续道。

    狂砾身形一凝,转过头来,认真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戏谑地道:“你要找我?”

    驼背的中年男子缓缓抬头,与狂砾四目相对,随后一股恐怖的杀机猛地爆发而出。

    狂砾察觉到不对劲,右脚一蹬,跃上数十米,后翻十多圈,落在了百米开外,而他原本所在的地方,已经扭曲成了虚无。

    “时空规则的力量,你是谁?”狂砾目光凝重地道。

    狂砾此话刚说完,那两名带着中年男子的士兵,惨叫一声,便是爆成两团血雾。

    “你不是一直都在寻找我嘛?现在还问我是谁?”

    驼背的中年男子,缓缓的直起身来,脸上面皮不断变化,显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

    “卓文?”

    狂砾脸色难看,他冷冷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白衣青年。

    此次,狂砾发现,眼前的白衣青年居然隐隐给他一种强大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比卓文进入时空流沙河之前要强烈太多了。

    虽然狂砾知道,能够进入时空流沙河内的,并且靠自己的实力离开的,基本都能够掌握时间或者空间规则,而领悟出时空规则的也有,只不过是少数。

    但狂砾却深知,即使掌握时空规则,对他威胁也不可能那么强烈,因为他本身进出时空流沙河许多次,也掌握了一定的时空规则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