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两极境是虚天九登第三个境界,距离证道也只差了一步,在八大天域绝对是站在巅峰的强者。

    “而这静芸是见欲宫宫主,这见欲宫的弟子都是一些舍弃视觉的疯子,在他们看来,看见的欲望是世间最大的罪恶,所以进入见欲宫的弟子,都会自毁双目,以此来表示进入见欲宫的决心。”麻玉杰略有些嫌弃地道。

    卓文却是露出古怪之色,他现在才注意到,这十几人中,除了姚湘君和朱蕊两人以外,其余人全部都是和那静芸一样,双目闭着。

    卓文有些无语,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规定,加入见欲宫居然要自毁双目,连见欲宫的宫主也是个瞎子,这不就是瞎子势力嘛?

    “卓兄,你可不要小看他们,见欲宫的弟子虽然自毁双目,但他们的神魂极为的强大,这是自毁双目,修炼了见欲宫的功法后,所带来的好处。”麻玉杰又是道。

    此刻,酒楼的店家极为热情地迎了上去,在静芸的要求下,店家安排了最豪华的厢。

    “静芸宫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在静芸一队人打算跟着店家前往厢的时候,一道如雷鸣般的声音骤然响彻而起,震得不少人皆是身形一颤。

    随后在酒楼门口,又是走来一支队伍,为首的一人是个身材高大,脸上布满刀疤的男子。

    不过这男子虽然没有刻意表现出气息,但那隐隐透露出的压迫感,却是暴露了这男子绝不是个简单人物。

    当这队人走入酒楼的瞬间,也是引起了众人的哗然,显然周围不少人也都是认出了这队人的来历。

    卓文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高大男子身边的一名俊逸青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而这俊逸青年卓文并不陌生,正是当初在试炼空间第二座岛屿所遇到的那个吕祖。

    看来这吕祖也是从卓文打开的出口离开了试炼空间啊。

    而这队人的来历,卓文不用猜也知道,应该就是吕神殿。

    而吕祖身边的那名高大男子应该就是之前卓文听说的那吕昊天了。

    这吕昊天实力很强,也是一名虚天九登的强者,和那静芸宫主是同一级别的高手。

    静芸宫主缓缓转过身去,她虽然紧闭着双目,不过那双闭着的双目就好似在盯着人看一般,让人有种诡异的感觉。

    “吕昊天,是好久不见!看来你这些年闭关,进步不小啊,居然已经达到了悟生境了!”静芸宫主淡淡地回答道。

    吕昊天微微一笑,道:“那也是吕某运气好,所以侥幸突破了!对了,忘记介绍了,这是犬子吕祖,宫主应该是第一次见吧!”

    站在吕昊天身边的吕祖连忙上前行礼,他目光却是不由得落在了那姚湘君身上,露出炽热之色。

    “虎父无犬子!若是吕殿主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上去了!”静芸宫主颇为敷衍地道。

    吕昊天却并没有露出任何尴尬之色,而是一抱拳道:“静芸宫主,我这里有一个情报或许你会感兴趣!”

    “没兴趣!”静芸宫主冷冷地道。

    而站在静芸宫主身边的姚湘君好似猜到了什么,美眸一缩,旋即对着静芸宫主道:“静芸师叔,我们先上去吧,若是真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聊!”

    静芸点点头,转身朝着楼上厢走去。

    “静芸宫主,难道你对时空神殿也不感兴趣嘛?”

    静芸宫主刚走上楼梯的时候,吕昊天的传音就已经在静芸脑海中回荡。

    静芸身形一颤,她转过身来,不由得道:“此话当真,你们有线索?”

    姚湘君俏脸大变,她知道应该是吕昊天偷偷给静芸传音的。

    但现在她也无可奈何,有吕祖在,时空神匙的事情肯定是隐瞒不住的。

    想到卓文很可能会被吕神殿和六欲宫通缉,姚湘君就芳心大乱。

    坐在偏僻角落座位上的卓文,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

    他可不是傻子,这吕昊天要给静芸的情报很可能就是关于时空神匙的。

    吕祖知道他卓文只是个散修,而且还得到了时空神匙,顺利通过了试炼,这么重大的事情,吕祖肯定是跟吕昊天说了,绝对不会隐瞒。

    吕神殿卓文倒也不是特别惧怕,他就怕这六欲宫会因为时空神匙的事情来通缉他。

    六欲宫的势力可比吕神殿要恐怖太多了,而且影响更是遍布整个六欲天域,若是六欲宫通缉他的话,恐怕他卓文在六欲天域要寸步难行了。

    当然,卓文还是有些太高估自己了。

    在吕祖的形容里面,卓文只不过是个毫无背景,修为只是虚天七登的散修而已。

    这样的一个散修,不说六欲宫,就连吕神殿恐怕也不会太重视。

    当然,因为卓文身上拥有时空神匙,这两大势力行事肯定是秘密的,毕竟时空神匙暴露出来的话,并不是什么好事,其他势力肯定也会插一脚的到时候。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吕昊天和这静芸肯定是秘密商量的。

    吕昊天见已经引起静芸的兴趣,嘴角微翘,道:“静芸宫主,这种事情我可不会乱说的,若是你想要知道具体情况的话,不如我们进入厢一叙?”

    静芸宫主思索了番,点点头,旋即叫来店家道:“你给我们两人单独开个厢,原来的厢给我的弟子!”

    店家连忙点头哈腰,很快就开了两个厢。

    “静芸宫主,我看你那厢很大,不如让我的弟子和你的弟子一起进去吧!”吕昊天微笑道。

    静芸宫主则是冷冰冰地回应道:“抱歉,吕殿主你还是自己单独开一个厢给你的手下吧!”

    说完,静芸宫主便是率先上楼,而她身后的十多名弟子紧随其后。

    吕昊天目光有些僵硬,无奈之下,也是让店家重新开个厢安置吕祖,而他则是先上楼和那静芸宫主会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