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昊天和静芸宫主两人一进入包厢内,便是在包厢周围设置下重重的禁制,只要没有他们的允许,外界的人根本就进不了这包厢内部,更是无法窥探包厢里面所发生的是什么。

    当然,静芸宫主为了以防万一,更是在里面设置了反屏蔽的禁制,她也是为了防止这吕昊天耍诈,会向外界传递讯息之类的。

    吕昊天虽然有些不爽静芸宫主弄得这个反屏蔽禁制,但他也没说什么,时空神匙确实是比较重要,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时空神殿的事情。

    据说时空之主乃是证道强者,若是能够找到时空神殿,对他们作用有多大,可想而知。

    正当吕昊天和静芸宫主在秘密谈论时空神匙的下落,并且就这个事情达成合作的时候,六欲宫的女弟子已经陆续上楼了。

    不过,姚湘君却并没有跟着其他女弟子上去,她则是来到吕祖面前,美眸中蕴含着怒火。

    吕祖微笑地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正想说话的时候,一张玉手猛地掠来,随后在吕祖脸上出现了一个深刻的手掌红印。

    清脆的巴掌声,在酒楼中源源不断地响彻而起,酒楼众人都是听得心颤。

    这吕祖可是吕昊天的亲子,更是吕神殿下一任继承人啊,居然就这样当众被扇耳光,这丢脸可丢大发了。

    吕祖先是一愣,随后气得面庞通红无比,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美丽女子,最终他还是没有出手。

    “姚姑娘,就算你再生气又有何用?那卓文他是逃不掉的,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你将无能为力。”

    吕祖目光中露出一丝猩红之色,姚湘君对于卓文的态度,让得吕祖极为的恼火,而且他更恼火的是,那卓文在试炼空间处处抢他的风头。

    所以,妒火中烧的吕祖,在回到吕神殿后,立马将时空流沙河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吕昊天。

    吕昊天正惊喜于儿子终于是回来了,也震撼于儿子带回来的消息。

    没想到时空流沙河内,居然隐藏着时空神匙,而且这时空神匙居然被一名散修得到了。

    若是姚湘君这样的六欲宫的高层弟子得到的话,吕昊天还会忌惮一二,但仅仅只是散修的话,那他还真的是毫无顾忌。

    当然,吕神殿的影响力毕竟有限,再加上六欲天域地域辽阔,若是那散修一逃了之,吕昊天还真的不好去找寻。

    而且在吕祖的建议中,那散修与姚湘君关系不错,此次又是在这丹炉星域遇到六欲宫一行人,吕昊天计从心来就打算与静芸宫主合作。

    若是能够在姚湘君那里套到一些关于那散修的信息的话,当然是最好的了,这样他去找那散修就不用大海捞针了。

    只要知道线索,以吕神殿和六欲宫,就完全可以找到那区区散修。

    姚湘君气得发抖,心中却慌乱之极。

    她很清楚,卓文就在这丹炉星域,而且还要进入那神丹秘境。

    若是那卓文被吕祖认出来的话,真的是插翅难逃了。

    吕祖淡淡的看着姚湘君,特别是瞧见后者竟是露出惊怒交加的样子,他心中满是快感,当然,在快感之中也有着妒忌。

    姚湘君越关心那散修,他就越妒忌。

    “咦?居然叫卓文,卓兄,好像有个人和你同名啊,从这个家伙的语气来看,好像那个和你同名的人要倒霉了!”

    角落中,麻玉杰微微一笑,旋即转头看向卓文。

    等他发现卓文的脸色并不好看的时候,麻玉杰露出诧异之色,道:“卓兄,难道这家伙说的是你?你怎么惹上这吕神殿的少当家了呢?吕神殿可不是好惹的啊。”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目光幽冷地看着不远处的吕祖。

    说起来,这吕祖还是他救得,若不是他卓文的话,这吕祖早就死在那雷翼饕餮的老巢内部了。

    不过,吕祖显然对卓文的恩情丝毫不放在心上,反倒是恩将仇报。

    “麻兄,若是我杀了这吕祖后,你说我能不能逃掉?”卓文忽然看向麻玉杰道。

    麻玉杰嘿嘿一笑,道:“静芸宫主和那吕昊天现在正在包厢里,并且还设置了反屏蔽的禁制,你杀这吕祖的时间很充裕啊。”

    卓文点点头,旋即缓缓地站起身来。

    麻玉杰的话语他并不怀疑,因为这家伙可是九级阵道神师啊,在场的禁制基本都逃不过麻玉杰的窥视。

    而且就算这麻玉杰骗他,卓文也能拉个垫背的,到时候他直接说这家伙身上也有时空神匙就行了。

    “姚师妹,那卓文只不过是个毫无背景的散修,但他却得到了他不该得到的东西,若是姚师妹你能够将那无耻散修的消息透露一下的话……”

    吕祖目光中满是得意之色,他斜睨着眼前气得发抖的姚湘君,心中快意更甚,刚想继续说的时候,一道破风声骤然掠来。

    吕祖脸色微变,一股不祥预感直掠心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张手掌瞬间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在他的眼皮底下,狠狠地扇了他数个巴掌。

    每一个巴掌都犹如雷鸣般响亮,而吕祖直接被打得双颊红肿隆起,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在半空中迅速旋转,随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砸出了巨大的深坑。

    吕祖怒吼出声,恐怖的气势顿时自身上爆发开来,而心中怒意弥漫。

    不过,他还未来得及起来,一道腿风凌厉地扫了过来,重重地踢在了吕祖的胸腔上。

    噗呲!

    吕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犹如垃圾一般,被一脚踢飞,直接摔在了酒楼之外。

    在吕祖倒飞而出的瞬间,一方巨大的噬玺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吕祖的身上。

    噬玺的威力,不同往日,其威力太过恐怖,特别是融合了道果。

    “啊……”

    吕祖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是被噬玺淹没,随后了无生息,竟是被噬玺直接轰成了肉酱。

    噬玺表面的道韵的力量,更是将吕祖的形神全部湮灭掉。

    从吕祖被打到被灭,仅仅只是眨眼之间,众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吕祖就已经彻底被灭杀。